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你的无情,我的碑乔心婉顾遇北 > 第10章 把她的孩子打掉
 
一连数天,初尝云雨滋味的顾遇北,像无休无止的野兽。

乔心婉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感觉自已就像是他床上的一只性奴。

不管她醒着昏着,只要他想要了,便会压过来。

全然不顾她是否承受得起,也更不会怜香惜玉在意她的身子。

是啊,一个杀人犯,又怎能奢求他的在意?

她全身的青紫吻痕咬痕都没断过。

原本的才消下去一点,马上又有新一波印上。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暗无天日。

未来也如黑暗的深渊。

她一天一天地往下掉,却找不到解脱的出口。

冬天来临时,她开始发起高烧。

成天成天的下来,一句话都不说。

像个苍白毫无生气的娃娃。

家庭医生给她退烧。

烧刚退下,她又开始吐。

吃什么吐什么。

而且顾遇北一碰她,她也开始吐,吐得翻心翻肝。

顾遇北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不管用什么法子,她依然如此,吃不进一口,也不说一个字。

她身子更见消瘦,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几乎只剩下大而无神的双眼。

他怒极,用孤儿院威胁她,也没用。

她照样吐得厉害,瘦得厉害。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明明就在眼前,就在他身边,晚上还同睡在一张床上,可他却又惊恐地感觉她似乎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他怕极了,也不敢再动她。

请了无数专业的医生来治。

医生建议他,把她送去医生祥查。

顾遇北妥协,亲自带她出别墅,去医院。

终于查出结果,她怀孕了,因为身体太过虚弱,精神更差,导致孕相不明显,不靠精端医疗仪器都查不出来。

顾遇北傻傻地轻拍她的脸颊:“你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快点好起来,好好把他生下来听到没有?”

乔心婉眼珠终于动了动,她缓缓看着他,依然不语,但眼角却滴出一行清泪……

————

“什么?你说她怀孕了?她一个杀人犯还怀上了顾大哥的孩子?顾大哥疯了吗?凭什么让她怀上他的孩子?”从听到这个消息,陈蓉便失了控。

从顾遇北把乔心婉关进别墅起,陈蓉便拿捏了别墅里家庭医生的把柄,控制他随时打听别墅里的情况。

“他答应我们陈家,会让那个贱人生不如死,这就是他折磨她的结果吗?”陈蓉一把扯过医生的衣领,“你是不是检查错了?她怎么可能?”

“陈小姐,千真万确!我孩子还在你手上,我怎么敢乱说!”家庭医生急促地道。

“谅你也不敢!”陈蓉冷声,“把她的孩子打掉!”

医生吓得惊叫出声:“不行!顾总会要了我的命!”

“这么说,你儿子的命不要了?”

“陈小姐,求你,饶过我们一家吧。”

陈蓉想了想,觉得在别墅里动手,迟早会让顾遇北发现破绽,现在看来,这个男人还是对那个贱人要手下留情,不准备追究陈可被杀的事了。

她沉吟几秒,看向医生:“你找个机会提前通知我,我带人去别墅把她弄出来。”

“现在别墅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好多保安把守。”

“这是你的事,要是让那个贱货把孩子生下来,你也别见你儿子了!”

————

五层的出租屋,顶楼昏暗的阁楼里。

乔心婉眼睛上的黑布被遮开。

房间里摆着一张简陋的铺着无尘纸的手术台。

还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似乎正在准备着什么术前工作。

角落一张椅子上,坐着面色阴暗的陈蓉,她直直看着乔心婉,温柔低声:“乔姐姐,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弄到这里来吗?因为你背弃了我,所以我要惩罚你。”

“还记得吗?我上次就跟你说过,我爱顾大哥,可是,你为什么还爬上他的床,怀上他的孩子呢?你杀了我姐姐,居然还有脸怀上我姐姐男人的孩子,你说,你是不是该死?是不是该千刀万剐?可我没你心狠,我不会杀死你,我只会杀了你肚子里的孩子,顾大哥的孩子妈妈,你这个杀人犯不配当。”

“唔唔……”乔心婉嘴巴被捂着,发不出声音。

“陈小姐,准备好了!”白袍医生上前道。

“动手吧。”陈蓉翘起二朗腿,看着医生和护士上前去抓不停挣扎的乔心婉,她嘴角勾得阴森的笑,“老实点,不然,虽然我不想要你的命,可你逼急了他们,让他们手术进行得不顺利,说不定他们一个手抖,你可就要去冰冷的地下陪我那惨死的姐姐去了,哦,还有你那个可怜的连形都未成的孩子。”

挣扎中,乔心婉嘴里被塞的棉布脱落,她一撇头,张口咬上最近的医生的手臂。

她用尽全力。

医生疼得嘶声大叫。

陈蓉大怒:“给我住声,不许大声,让别人听见你们全死定了!”

护士和医生都吓住。

就是这一个瞬间,只绑了手,却没被绑脚的乔心婉从仅仅一人大小的小窗子,奋力钻了出去。

陈蓉骂了声一群蠢货,马上追去窗口。

只听砰的巨响。

五层出租屋底下的环城滨江里,激起一通巨大的水花。

五楼,数十米的高度,乔心婉掉进江里,身影顷刻便被翻涌的江水淹没……

陈蓉一直静静地看着那团黑影彻底沉入江底。

因为是郊区,人烟稀少,包括这栋出租屋,都只有顶层阁楼陈蓉他们一群人,便再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医生吓白了脸,马上就要下楼去救人。

陈蓉却一把扯住了他,厉声:“你去干什么?”

“陈小姐,她还绑着手,会死的!”

“今天,你们谁也没来过这里,也没看见过什么,更没听到什么,记见没有?”陈蓉环顾他们几人,狠声命令。

几人都被她脸上的狠绝吓到了,最后都颤抖着点头……

——

顾遇北刚结束一个会议,手机铃声响了。

“顾先生,这里是负责环城滨江一带的滨江警局,我们接到消息,曾经被您领养的孤儿乔心婉小姐在今晨十点零八分时,从江边一座出租楼顶层窗口坠进江里,我们现在正集全部警力以及滨江海事局展开全力搜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