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你的无情,我的碑乔心婉顾遇北 > 第7章 好好折磨她
 
她看到陈蓉脸上的表情像换脸般,瞬间变成苦情悲恨的样子,她把手中的大伞扬了出去,眼泪从她晶亮的眼睛里流下来,她哭着大吼大叫:“我姐姐人都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她?你为什么还要用这么恶毒的咒语来诅咒她?你以为你咒她永不超生顾大哥就会回心转意喜欢你了吗?乔姐姐,我一直以为你心肠柔软,却没想到你竟这么狠的心!”

乔心婉的手被她拉起,而后只听她一声惨叫,她自已飞过去撞上了陈可的墓碑,身子软软地从湿漉漉的墓碑上滑软下去。

雪色的精致脸庞上,有鲜红的血漫延而下。

红的惊悚,白的渗人,形成极目的对比。

几乎是同一时间,乔心婉本能转身向后看去。

果然,西装革履高大颀长的男人撑着一把黑色大伞,正大步而来。

那张深刻的容颜,铁青戾冷如深海。

看到他,乔心婉唇角缓缓地牵起了一抹嘲讽至极的笑。

这一幕,和三年前陈可坠楼那一幕何曾相似。

若不是背景的转换,她真以为一瞬间又重新回到了那一天。

接下来会是怎样一番暴风疾雨,她仿佛都无所谓了。

顾遇北大步过去,他穿着手工皮鞋的脚,踩过乔心婉纤细柔弱的脚踝。

疼痛,钻心刺骨。

他看也没看她一眼,像呵护珍宝一样,把陈蓉轻轻抱起,而后出墓园,上车,去医院。

乔心婉独自瘫在冷风寒雨里,浑身如坠冰窖。

而墓碑上陈可的笑脸,更是讽刺到了极点……

乔心婉从墓园出来,看着一片茫茫的天地,一时竟不知何去何从。

回孤儿院只会让人担心。

脸上脖子上手臂上全是伤,不用看,都知道肯定不忍直视。

从精神病出来,她除了口袋里连话费都没有了的手机,身上分文无有。

雨势渐小了些,她撑着陈蓉落下的伞,用手臂抱着自已,微微蜷着身子茫目地前行。

细雨迷离,她眼前也变得恍惚。

一样的雨夜,少年时期的顾遇北白衬黑裤,凌乱的短发丝上都滴着水,撑着伞疾步破雨冲来,扯过小小的她揽在臂弯,恼火地骂:“你没长脑子啊?说了放学在学校等,你把我话都当耳边风呢?今天回去要感冒了看我不揍你!”

……

乔心婉虽然性格内向,但从初中开始,喜欢她的男孩便从没断过。

高中时,一个男生哭着向她告白:“心婉,你在我心里,其实一直是高不可攀的女神,可我实在控制不住喜欢你,我每天都想你,想得发疯,你给我一次机会,和我在一起,好吗?”

前一分钟还在篮球场上打球,引无数女生尖叫的顾遇北不知怎么就过来了,扯过乔心婉就狠狠吻了下去,一吻毕,张狂地瞪着那男生:“还要继续看我和我女人亲热吗?我是无所谓,就怕你女神接受不了。”

男孩面红耳赤,落荒而逃,那一天,顾遇北整天脸色都臭得滴水。

……

三年里,她都不敢回忆这些,可它们却似疯草一样在她脑海里蔓延生长。

就像是刻在她骨头心脏上的烙印,这辈子都除之不去。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像藤蔓一样将她缠紧,而后把她彻底淹没。

他从没说爱她,可是,却一直不停地撬着她刻意锁紧的心门,让她在他面前败得溃不成军,他却另外有了心上人……

————

把陈蓉送到医院,让司机去诊治时,顾遇北打电话给何司机,让他去墓园看看。

何司机马上驱车前往。

半个小时后打电话汇报:“顾总,人已经不在。”

顾遇北握着手机的手指都收紧,沉声命令:“附近都找找!”

“是,顾总!”

挂了手机,顾遇北心里没来由的焦躁如焚。

她刚从精神病院出来,身上一分钱没有。

现在还下着雨,她穿那么少……

想到自已居然又情不自禁担心她,不由低咒了一句该死。

一边继续焦灼地担心着,一边劝自已,那个心思狠毒的女人,他一点都不关心她,只是不想看她躲到一边好过,才会想赶紧找到她,抓回来好好折磨她!

何司机电话再次打来:“顾总,附近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乔小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