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 第159章:对他投怀送抱……
 
  “呃,我差点都忘了,贵妃娘娘是吴妹妹的亲姑母。不过吧,有些事只有过来人才知道痛,我就在想,当年贵妃娘娘知道被人下了绝育药、从此无法再受孕的时候,一定很难过吧?将心比心,所以贵妃娘娘更能体会何姐姐的那份痛。”秦昭没有轻易结束这个话题。
  吴惜语送上门来,想让她承这所谓的救命之恩,却不想想自己以前做过什么样的事。
  做小三儿这件事本来也翻篇了,她不在乎赵钰那个渣男,因此对吴惜语这个小三儿也没有多大的痛恨。
  但是,吴惜语联合吴贵妃断绝一个女人的生育权利,这种法子太阴损,她无法苟同。
  吴惜语好一会儿才恢复常态,她美目如水一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造化,只能说何姐姐的命不大好,才会遭此横祸。要妹妹说,秦姐姐就是运气极好的,遇事能逢凶化吉,还能得到太子殿下的宠爱,阖整个后宫,都没有哪一位有姐姐这样的运气。”
  但也仅止于运气,以及秦昭会算计罢了。
  若不是被秦昭占了先机,她何至于只是一个小小的良媛,位份还在秦昭之下?
  “依我看,也不只是运气,或许是我跟太子殿下有缘罢。”秦昭莞尔。
  只是这个所谓的缘份,很可能是孽缘。
  就在气氛诡异的当会儿,萧策来了。
  一看到萧策现身,吴惜语的双眼便亮了,她抢在秦昭前面向萧策行礼:“妾身恭请殿下金安。”
  “你受伤未愈,不必多礼。”
  萧策虚扶了吴惜语一把,便去到秦昭跟前站定:“你昨夜睡得可还好?有没有做噩梦?”
  秦昭已经习惯了萧策的这些问题,这几天他总是问同样的问题。
  “昨儿个妾身睡得很好,一定是那天服食的安神汤的功效。有殿下僻护,妾身一切都很好。”秦昭从善如流。
  萧策见她气色红润,唇色也极好,皮肤也较以前有了莹润的光泽,不禁多看了两眼。
  “你这丫头是不是胖了?”他上下打量秦昭,总觉得她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
  不只是气色上,而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不同。
  秦昭低头看向自己,她捏捏自己的脸:“许是最近吃得好睡得好,心宽体胖,长肉了。”
  萧策也捏了捏她的脸,手感还不错:“长胖就好。”
  吴惜语就站在一旁,看着萧策和秦昭亲切聊家常,她站在一旁,就像个局外人,插不上一句话。
  这一幕刺眼极了,她却无力改变这样的现状。
  明明她豁出了性命才救了秦昭,为何萧策只关心秦昭晚上睡得安不安稳,却不关心她的伤势是否还好?
  没有她,今天秦昭还能站在这儿跟萧策说话么?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存在,秦昭看了过来:“吴妹妹伤未痊愈,别光站着,坐吧。”
  吴惜语正要坐下,却突然间扯痛了伤口,她惊呼出声,萧策看了过来,问道:“可是伤口疼?”
  吴惜语轻咬下唇,强牵出一点笑意:“这点疼痛,妾身还忍得住。”
  秦昭在一旁也不禁感叹,吴惜语的演技精进了不少。
  “疼别忍着。”萧策看向张吉祥吩咐,“你去请太医过来帮吴良媛看诊,速去速回!”
  张吉祥应声而去,很快便把太医请了过来。
  一刻钟过后,太医对萧策回禀,称吴惜语的伤势没有恶化,只需再好好调养些日子,便可痊愈。
  “吴妹妹的伤口可会留疤?”秦昭突然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
  别说古代女人在意身上是否留疤破相,即便是现代,也会在意自己身是否留疤。
  像吴惜语这样的大美人,想必更会在乎吧?
  秦昭看向吴惜语,正对上她紧张的表情。
  这回来诊脉的依然是梁太医,他犹豫片刻,还是如实作答:“伤口较大,待伤好了才能知晓。不过,留疤的可能性较大。”
  他此言一出,吴惜语便慌了:“梁大人有没有法子不留疤?”
  她不想因为救秦昭这个女人,而让自己身上留了疤痕,秦昭凭什么?!
  “这……”梁太医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习的是医术,不是仙术,若伤疤太深太大,哪怕他手里有最好的去疤痕药,也无法做到半点不留印迹。
  萧策见梁大人为难,便开了尊口解围:“梁太医先去开药方,记得要给吴良媛最好的去疤药膏,此事不得怠慢。”
  “是,臣省得了。”梁太医松了一口气,去到一旁。
  吴惜语这会子忍不住了,她的眼泪一点一滴地掉落,打在她莹白的手背上。她哭得委屈,萧策绕是铁石心肠,也不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景。
  “殿下……”吴惜语眼红红,满脸委屈地看着萧策。
  萧策轻咳一声,避开她委屈的眼神,淡然启唇:“此事或许还有转寰的余地,朕会找最好的太医给你看治。”
  下一刻,吴惜语突然朝他的怀中扑过来。
  萧策惯不会和女人打交道,他反应却也迅疾,在吴惜语扑过来的瞬间便起身,还顺势把杵在一旁的秦昭拉了过来。
  吴惜语救的人是秦昭,理当是秦昭安抚吴惜语才是。
  吴惜语不料自己这一扑,竟然撞上了秦昭。她一时间忘了哭泣,睁大泪眼看着秦昭,似在嗔怪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秦昭自己也尴尬,她又如何能想到萧策会把她推出来?
  “殿下,不只是吴妹妹的伤口不能留疤,念素那边也要仔细着些。以念素的性子,只怕也不会跟殿下说这事儿,殿下可得跟进此事。女子身上留疤是了不得的大事。”秦昭见现场气氛尴尬,索性把念素拿出来转移这尴尬的氛围。
  “嗯。吴良媛救了你一命,你要好好报答她的救命之恩。”言下之意,这事儿跟他没多大干系。
  此后,萧策离开了望月居,只剩下秦昭和吴惜语大眼瞪小眼。
  室内好一阵沉默,最后还是秦昭命宝珠拿来自己以前用过的药膏:“这药膏我用着还不错,有去疤的功效,你也可以试一试。”
  ——
  哈哈,大家有月票帮大千投一下哇,这个月还剩下几天呢,排名还靠后,看能不能冲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