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 第十章 王所长
 
镇派出所不大,只有五间平房,连招牌都有些掉漆,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在小河镇居民心中的威严形象。

  三哥项德忠,四哥项德才都在派出所,正在安慰丁淑贤。

  “幺娘,等钟长久从镇医院检查出来就好,他自个晕过去的,也怪不到二娃头上。”项德忠说话有点大大咧咧。

  丁淑贤今天的心情大起大落,已经有点心力交瘁,她着急的追问:“老四,那二娃怎么还关到审讯室里去了,不会被拘留吧?”

  项德才满不在乎,笑道,“拘留了才好,二娃今天给我们项家涨脸了,真要拘留两天放出来,更没得人敢惹他。”

  四哥也算是小河镇上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地痞,拘留所都进过好几次,没进过拘留所的地痞等于是没得文凭的学生,见人都要矮一等。

  所以项远被抓起来,这个混社会的四哥倒是蛮高兴,反正钟长久没得事,关不了几天。

  项德忠虽然老实,也晓得幺娘在担心什么,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叮嘱道:“幺娘还指望着二娃能好好读书,万一真被拘留了,留了污点,学校肯定都不敢要。”

  丁淑贤连忙点头,“老四,你还是要想点办法,至少不能让毛春花找关系乱来。”

  ……

  正值傍晚,镇医院人已经不多,值班的护士用收录机在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

  住院部的老楼年代久远,白天也会显得阴森森的。

  晚上过道灯又十分昏暗,像是舍不得电费,灯泡都严格控制在25瓦以下。

  钟长久面色灰暗,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嘴里在不停的喃喃自语:“狗日的小杂种,是真的要杀我,如果不是我运气好,肯定遭洗白了。”

  他今天算是晓得了为啥牛被屠宰之前,会流眼泪水…在杀牛刀捅过来的瞬间,他也想哭的,没想到反而尿先出来了。

  毛春花、钟山、王公安和一个联防队员也在房间里。

  “钟长久,武医生都来检查了两遍,你屁事没得,现在要回派出所去结案,你赖倒起不出院是啥子意思?”王公安把眼睛一瞪,威严得很。

  毛春花咳了一声,抢道,“王所长,身体只能说暂时没得啥子事,万一我们老钟被那个小杂种吓出精神病,吓出羊癫风来啷个办?”

  她见王公安脸色严肃,口气一软,“肯定是要住院观察半个月,这半个月你也不要放人,如果老钟真的犯了精神病,羊癫风,那还是要项二娃去蹲班房!”

  钟山有点尖嘴猴腮,看见毛春花在递眼色,慌忙提起一个大袋子塞给王公安。

  袋子里装了两瓶五粮液,两条红塔山,出手硬是阔气得很。

  “王所长,一点小意思,麻烦你费心了,毛强说你平时多关照他的。”钟山满脸堆笑。

  王公安把手一甩,嗤之以鼻,“少给老子来这一套,你住院可以,项二娃我回去就放人!”

  他一巴掌拍在木门上,震得门框都在打晃,“如果你们再伙起毛强上项家闹事,老子马上打报告把他开除!”

  毛强是派出所的户籍警察,本来就是找关系塞进来的,今天去项家的两个联防队员也是毛强帮忙联系的。

  毛春花尖声叫道:“那啷个得行,借的钱不用还啊,王所长你是不是想包庇哦。”

  “借条上写的五年还清,现在才两年…你要项家提前还钱也可以,自己写状纸到法院去申诉。”

  王公安冷笑一声,“或者回派出所去调解,再乱搞惹出啥子事情来,别怪老子六亲不认!”

  他是当过兵上过南边战场的人,这番话说出来杀气腾腾,硬是把蛮横无理的毛春花也给镇住了。

  “好嘛,那过几天等老钟好一点,我们再去派出所调解。”

  等王公安回到派出所,茶也没来得及喝一口,指着项德才喝骂道:“项老四,你龟儿子送上门来坐班房啊,上个月汽车站和花房乡的打群架是不是也有你?”

  项德才摇头作无辜状,“王所长,你说的啥子哟,我现在都改邪归正,好久没打架了。”

  他做出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我是陪幺娘来看二娃的,钟长久有没有检查出伤来嘛?”

  “没得事了,丁淑贤,项二娃你要带回去批评教育。”

  王公安叹了口气,“有啥子事到派出所来报警嘛,杀牛刀都敢拿来捅人,长大后怕不得了,刀儿要没收,人马上就放出来。”

  项远跟着一个联防队员后头走了进来,不敢抬眼去看母亲,老老实实的站到王公安面前。

  他上午去逮鱼,本来身上就脏兮兮的,在审讯室的小黑屋又躺了几个小时,更是显得灰头土脸。

  “项二娃,以后还敢不敢拿刀捅人?”

  “王叔叔,我不敢了,以后肯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王公安看了眼丁淑贤,摇了摇头,“晓得你们现在等于是孤儿寡母,不容易得很,碰到啥子事情就到派出所找我,不要做犯法的事情,真的划不来。”

  项远忙不迭的点头,上午他是看到两个穿绿衣服的联防队员,以为派出所都被钟长久收买了,哪里来得及想啥子报警的事情。

  现在是真心实意的佩服这个王叔叔,做事公正得很,不包庇有钱的钟家。

  王公安大手一挥,“你们可以走了,我们也下班回去吃饭了。”

  丁淑贤如释重负,一路上紧紧的牵着儿子,心头生起一股失而复得的踏实。

  她是个文化不多的农村妇女,理所当然的重男轻女。

  “二娃,今天吓死妈了,你以后再也不能莽撞,不能动不动就和别个拼命。”

  项远不敢说话争辩,只是嘿嘿的傻笑,又感激的看了下三哥,四哥。

  父亲项清在家的时候,一直不和亲戚来往,但真的碰到事情,站出来的还是这些亲人。

  哪怕他们只是帮忙说了几句话,项远都牢记在心头。

  老话常说:“恶语伤人六月寒,良言一句暖三冬。”

  如果不是项清过去在言语上得罪了太多的邻居,也不至于钟长久带人来强拆房子都没人帮项家说一句好话,也没一个人去通知三哥,四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