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 第八章 要债的
 
“妈,雪糕给你吃,我吃冰糕就好了…”项远抓了下耳朵,“卖鱼的钱,还有一半要给三哥,借虾耙的时候和四哥说好的,打的鱼一家一半。”

  “哦,既然说好了一家一半,那就要认,再多钱都不要反悔,大丈夫说话就是要算数。”丁淑贤掏出用粗布手帕包了几层的钱,小心翼翼的数了十张大团结出来,叮嘱道:“二娃,买冰糕的钱算在我们这边,健娃还小,你去拿给三哥。”

  项远从钱里面抽出一张大团结,“妈,把这张十块的换成零钱,健娃要留五块钱买冰糕,你不要说漏嘴了。”

  项健舔着冰糕,一脸紧张的点头,左顾右盼怕被人听到,像是在防备东瀛鬼子的小兵张嘎。

  丁淑贤又换成零钱,“健娃,雪糕拿回去分给你姐姐吃,你把钱藏起来。”她是个宁愿自己吃亏,也要照顾别人的性格,听到儿子重视承诺,心头只有高兴,并没有半点舍不得。

  “二娃,雪糕给你吃,妈吃冰糕。”丁淑贤舍不得吃雪糕,一定要让给儿子,项远抓着冰糕不放,“妈你吃嘛,我不喜欢吃雪糕,甜得腻人,还是冰糕好吃。”

  丁淑贤拿着雪糕叮嘱,“二娃,回去马上要洗澡换身干燥的衣裳,湿衣服穿久了要得风湿。”

  回到家里,项芳与项三妹欢呼一声,便上来抢雪糕,冰糕则被她们选择性无视。

  项远提着分好的鱼虾,“妈,我就先去三哥屋头了,虾耙先放在院坝头,明天还要用。”

  ……

  见到项远拿出一叠大团结…

  三哥项德忠一脸的惊讶,他是个老实人,只愿意收下二十,剩下的七十五非要塞回给项远。

  项远当然不肯,又把钱硬塞回来。

  “二娃,你拿来的几斤鲫鱼和小龙虾就收下来了,虾耙你不急倒还,想用就用。”说到钱,项德忠就有点脸红,“这二十块钱收来意思一哈,多了就不敢要,能打到团鱼是你的运气,三哥在小河头逮了二十年的鱼,都没逮到过团鱼。”

  9岁的项秀红却满脸着急,农村的娃娃早都晓得钱的重要,她一手拿着雪糕,一手去掐项德忠,“爸爸,你把钱收下来嘛,你不收我去喊妈妈出来。”

  项秀红又伸手去拉项健,“远叔都说好了,借虾耙打的鱼一人一半,你不收他回去交不到差,再说弟弟也帮忙累了一天。”

  项秀红更像精明厉害的三嫂,项德忠一听女儿要去喊老婆出来,身子就是一个哆嗦,明显是个耙耳朵。

  “好嘛,二娃,那这个钱我都收下来了,那个虾耙也不值钱,就送给你用了。”项德忠终于敢拍板。

  如此算是皆大欢喜。

  在侧屋一直在听墙根的三嫂满脸笑意,也站出来打包票赞成,说虾耙的钱她留三十块下来交给四哥。

  项远走后,三嫂满脸不可思议:“德忠,你说二娃才12岁,做事居然有板有眼的,还真舍得哈,他们屋头现在这么困难,就是不把团鱼钱分给我们,我们也不可能说啥子。”

  三嫂开始扳着手指算细帐,“毕竟虾耙才十几块钱,啧啧,九十五块钱哦,你半夜去木料市场下苦力都要拼五天,还要有老板给活路才得行。”

  项德忠点头应道:“二娃看起来比幺叔会做人,还好他像幺娘,不像幺叔,可以让健娃多和他耍,不怕跟倒会变坏。”

  第二天郭子一大早也买了个虾耙,兴冲冲的提着,要项远带他去打到团鱼的地方,两人累了半天,只打到两斤小龙虾和小鲫鱼。

  “项远,你龟儿子不厚道,昨天又是逮到团鱼,又是有大红鲤鱼,肯定不是在这儿打的,是不是害怕我抢你的鱼窝子。”

  郭子满腔怒气,义正辞严的发起火来:“我对你可是有救命之恩哦,要不是我喊人把你从水库头捞起来,再费心费力给你挤水,你早就埋到土头去了。”

  项远有点无语,如果不是郭子强行要炫游泳技术高超,非要拉自己比试横渡南泥水库,他也不会因抽筋而溺水…

  最后还是水厂的黄四叔帮忙把自己救起来,郭子怕担责任,本来想脚底抹油的……再说昨天也确实是在这里打到的团鱼,实在不信也只能由得郭子去了。

  两人不欢而散,回来时老房子门口围了一圈人。

  中间有两个年青人是派出所联防队的,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绿色制服,神气活现的站在门口给看热闹的邻居大声解释。

  “项家借钱不还哈,大家看一哈,钟长久手上是借条,借了足足三千块钱,都拖了两年,我们派出所是上门来执法的。”两个联防说得口沫横飞。

  丁淑贤站在院坝门口,急声辩解:“借条上写了是五年连本带利还清,现在才两年,我们项家不是借钱不还的人。”

  她说话时钟长久便带着几个人大声起哄,旁边的邻居,土道上的行人也指指点点,越围越多。

  远一点的人完全听不到丁淑贤辩解的声音。

  有人幸灾乐祸,“啧啧,三千块钱啊,是我借了也不得还,哪个瓜娃子才把这么多钱往外借,留到信用社吃利息不好吗?”

  也有知道内情的人,“项清是办洗衣粉厂没办起来,把钱亏进去了,也不是存心借钱不还,但不管啷个说,借了钱是应该还。”

  还有些以前被项清嘲笑过的邻居,以钱大娃为主,在人群后面唯恐天下不乱的吼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上门要债天经地义,没得钱就把房子扒干净,用地皮来抵债。”

  他说的这种暴力办法,偏远地区计划生育抓超生罚款也经常干。

  但在镇上却要文明很多,毕竟无知者才能无畏,文化人多点的地方,懂法律的人也多,不方便如此蛮干胡来。

  钟长久自觉是个文化人,见舆论对己方大大有利,就装出顺应民情,不得不如此…他面带得意,往四面拱了下手,带着三个大汉就往院坝里面硬冲。

  丁淑贤张开胳膊来挡,但她一个弱小的妇人,哪里又挡得住,立马被两个大汉撞翻在地,钟长久还顺势踩了一脚。

  项三妹急得又哭又跳,项芳被吓得发呆,院坝头的鸡也被冲进来的陌生人惊得咯咯乱飞。

  挤进人群的项远正好看到这一幕,他顿时热血上涌,双目发赤…

  只觉得眉心胀得难受,一股怒气要冲到天灵盖上,也来不及去扶母亲,埋头便往院坝里头冲去。

  三个大汉冲进屋去搬家具,钟长久打算来个强拆!

  只要房子没了,项家的人就只能接受现实,用地皮来抵债,到时候地皮多少钱就是他说了算,还没等估算好从什么地方开拆,便见到项远冲进了院坝侧面的柴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