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 第七章 卖鱼喽
 
项远在话里留了个心眼,就算鱼塘里跑进去一只野生团鱼有千分之一的可能,但同时出现两只…除非这个猥琐汉自己变成个大王八来凑数!

  “好,你等倒起,最好不要走,我去逮两只团鱼给你看。”汉子转身就跑。

  项远看着他慌慌张张的背影,晓得这个猥琐汉子是找借口逃跑,免得被赶来看热闹的人围住了。

  “喂,叔叔你还没说你叫啥子名字呢,我等会找屋头的大人来看你的团鱼,你的鱼塘是哪一个哦?”项远声音大得很。

  那人再不敢接话,只是跑得更快了。

  这样子一闹,项远也没得心思再打鱼,收拾好虾耙,不理那几个叽叽喳喳围过来的农村妇女,提着铝桶往还等在山坡上的项健走去。

  “远叔,这些大人好坏哦,你明天还敢不敢出来逮鱼?”

  “啷个不出来逮,天气不热就出来,下完大雨也肯定出来。”项远握紧拳头,“你不要怕他们,越害怕他们越是要整你!”

  “远叔,你突然就长成大人了,以前你都不敢和大人吵架。”项健吐了下舌头,“我妈说三孃的性格像个男娃娃,你在外头倒秀气得像个女娃娃。”

  “呃……你才像个女娃娃,我是有礼貌晓得不,不要去扯团鱼的尾巴,扯断了卖不上好价钱。”

  “远叔,卖了钱不要全部上缴,留几块钱给我哈…”

  “哈哈,要得,健娃你又想吃冰糕哦。”

  ……

  丁淑贤拖着疲惫的脚步,一路上愁眉不展,她走了二十多家扯得上关系的乡亲,才借到八十几块钱。

  有的人是没钱,有几个人也把话说得明白,“你们项家现在三个娃娃读书,已经欠了那么多债,又没得当官的亲戚…

  残酷的现实让丁淑贤无力反驳,耳朵嗡嗡作响,心头反复响起那些冷嘲热讽的声音,“哪个敢再借钱给你?你男人坐十年班房,又是个无底洞,逢年过节还要倒给他寄钱!”

  丁淑贤软弱的倚在院门上休息,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灶房头传来一阵诱人的鱼香味,鸡群正在争抢项芳剥小龙虾扔出来的红色甲壳。

  丁淑贤精神稍振,“芳芳,你还炸鱼了,哪儿来的鱼?”项芳刚把小龙虾剥好,闷头不说话,她有点生母亲的气,出去借钱都只告诉弟弟…

  正在灶台炸鱼的项三妹赶紧把一尾炸得焦黄的小鲫鱼塞进嘴里,烫得她龇牙咧嘴的,从灶房头蹦出来,邀功道:“妈,是项二娃去河头打的,去找四哥借的虾耙。”

  “芳芳,喊你看好二娃,不要他出去,二娃万一又遭河水淹了,不得行,我要出去找他…”丁淑贤满脸的紧张。

  顺手拖起项三妹便往门外走,三妹还在喋喋不休,“妈,妈,项二娃还打了条大鲤鱼,红艳艳的好看得很,养在水缸头的,你先切看一哈嘛。”

  她们才一出门,就恰巧碰上回来的项远与项健,两个人身上衣裳湿哒哒,打起个光脚板,狼狈得很,但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幺奶奶,远叔逮了个大团鱼,可以卖好多钱哦!”项健迫不及待把手里捆好的团鱼举起来显摆。

  项三妹都看呆了…

  她死盯着团鱼的绿豆小眼,仿佛看到了吃不完的冰糕,“啊,团鱼,可以卖好多钱哦,妈,有钱买冰糕了,我要吃冰糕。”

  项远的好运气对丁淑贤是一剂强心针,但她还是放不下担心,“二娃,明天不准再去逮鱼了,小河中间也深得很,大人都踩不到底。”

  项远放下竹虾耙,摸了下耳朵,笑道:“妈,我是用虾耙站在岸上打鱼,只打浅水的,用不着去深的地方,小心得很,你放心嘛。”

  如果换作以前,他肯定要不耐烦,嫌母亲啰嗦得很,现在却能体会到这种血浓于水的关心。

  那些外人眼头只有他逮的团鱼,哪个会管他安不安全,会不会被水淹到。

  项远把铝桶头的草鱼,鲤鱼,鲫鱼都腾出来,从水缸头舀了半桶清水,先将不停挣扎的红鲤鱼放在桶里,再是两条一斤重的草鱼,最后才把捆好的团鱼抱起来,珍而重之的放进桶中。

  “妈你等一哈,我和项健穿好凉鞋和你一起上街去卖团鱼。”项远忙着去洗脚…

  项芳也不剥小龙虾了,跑过来看着桶里的团鱼,眼晴直勾勾的,也不晓得她在想些啥子。

  “姐姐你和项三在屋头煮好饭等到,卖了鱼就给你们带冰糕回来哈。”项远知道姐姐在想什么。

  项三妹和项芳吞了下口水,都是点头,脸上满是憧憬的微笑,冰糕她们一年都未必能吃到一次,虽然只要两角钱,但这两角钱却不可能凭空出现…

  零花钱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从来都是与她们无缘的,就连过年,项清也从来没有给子女发过红包。

  项芳最羡慕的就是班上几个单位上的女孩子,新衣服多得很,夏天两套,冬天两套,春天还有不重样的衣服,冰糕可以随便买来吃。

  她和几个家境不好的女同学只能悄悄的吞口水,所以吃冰糕对项芳来说,更像一种自尊上的奖励,是一种美梦成真的仪式。

  至于项三妹嘛,她一个小学生,还不会想得那么多,单纯的就是嘴馋,好吃的东西她都不得放过。

  沿天贵街走了两家酒楼,价格都出得不高,最后来到挨着车站的醉仙酒家,这家酒楼最大,上下有三层,经常承接一些单位上的酒宴,最缺稀奇的野味…

  看到丁淑贤提来的野生团鱼和大红鲤鱼,醉仙酒家的程老板眼睛都在放光,他倒也爽快,随便讲了下价,就拍板收下来,喊了个女服务员拿电子称来。

  项远正要去看称,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下,回头一看,原来是郭子,这个损友嬉皮笑脸的要上来帮忙。

  野生红鲤鱼4斤2两,卖到9元一斤,野团鱼3斤1两,50元一斤,草鱼就不值钱了,2块钱一斤,正好2斤。

  丁淑贤不放心,试了三回秤,确认好重量没得问题,196元的卖鱼款也仔细数了两遍,才用手帕包好。

  沉甸甸一叠十元的大团结,还有8毛钱的零头是程老板按习惯抹去了,他是典型的生意人,小处算得不精,大处就要吃亏。

  郭子非要来帮忙称鱼,这会拿着蹭来的雪糕,溜得飞快,还约定明天要来找项远一起去小河里打鱼。

  丁淑贤心疼子女,手上有了点钱也大方起来,刚才她在供销社,一口气买了四根冰糕,五根雪糕,共花销3块3毛。

  项远三子妹,加上项健,都是一人两根,雪糕和冰糕都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