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 第三章 自留地
 
因为老街太过拥挤。

  镇上已经在考虑在南河四组靠近镇口的平坦位置扩建出一条新街,好与修在竹林山坡上的小河高中联成一片。

  项家的老瓦房也可能在扩建的规划范围,小河镇现在还有三成是茅草房为主,墙也是用黄土压打出来的。

  其实茅草房冬暖夏凉,除去茅屋顶容易掉落毛毛虫,防火压力要大点以外,其他方面倒不比瓦房差到哪里去。

  项远这两天少了往日的跳脱与调皮,他在家帮着喂鸡,清理自留地里南瓜秧的杂草,给四季豆搭架子,把落下地的丝瓜藤扯回到树上挂好…

  七月的天气太热,晒得菜苗都蔫头蔫脑的,浇灌蔬菜要趁着一大早太阳没升起来,或者在太阳落山后才行,否则气温一高,水一吸热,很快就能把娇弱的蔬菜苗烫死。

  等晚上吃过豇豆稀饭,项远跟着丁淑贤去给庄稼浇农家肥,空粪桶他还是能挑得起的,就是个子还没长高,粪桶要在地上蹭来蹭去。

  化肥不便宜,农民日常还是以农家肥为主,让人畜粪便在茅坑中自然发酵,再挑来倒在田间挖好的肥料坑…

  用池塘水稀释好后,粪勺挨株挨株的浇到菜苗根部,不能盖头盖脑的乱浇一气,会对菜苗的嫩叶产生伤害。

  项远一步一趋,跟着母亲学习怎么浇菜苗,今天浇完两分自留地,还有两亩玉米才是大头。

  浇到一半,有脚步声从田埂边传来,“丁淑贤,带娃娃来浇菜啊,你们吃了晚饭没得?”

  “是钟大哥和嫂子啊,我们在屋头吃过了,你和嫂子出来逛山啊。”见是熟人,丁淑贤赶紧招呼。

  钟长久瘦高高的,满脸和善,笑眯眯的看着项远,他老婆毛春花个子却矮,眉间拧出道皱纹,阴郁得很。

  见毛春花面色不善,丁淑贤心中咯噔一声,项清前年九月份跟钟长久借了三千块钱,约定五年内连本带利还清。

  现在家里这个情况……

  她虽然只是个小学未读完的农妇,却也是个自强的性格,打定主意这几年砸锅卖铁也要想办法还清男人欠下的烂债,免得见到债主就要矮一头。

  钟长久先打了个哈哈,笑道:“项清老弟出了这个事,按理来说,我们也不该急着上门要帐,大家乡里乡亲的。”

  他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但我们屋头也实在困难,缺钱得很,今天刚巧碰到了,就把话说开。”

  毛春花说话更加尖锐:“晓得你们屋头没得钱,两年了连利息都没还上一分。”

  她轻蔑的吐了口唾沫,“丁淑贤你是不是考虑早点把屋头的房子卖了还债,指望这一亩三分地的庄稼,种出花来都卖不到几分钱,你们家项清还在班房头等到用钱呢!”

  钟长久虽然也是农民户口,但娶的这个老婆是镇农机站的职工,也是吃公家饭的,之前借钱时就打着项家老房子的主意,现在眼看着地皮要涨价,便迫不及待的逼上门要债。

  “还有三年债才到期,毛春花你们两口子也不要欺人太甚,还怕人跑了吗?”丁淑贤被气得满脸通红,声音也有些哽咽,“房子是不得卖的,这两个月我就先借钱把你们的债和利息还清。”

  项清为了村里的乱摊派帮大伙出头,钟长久还来怂恿过…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都很正常,你们不闻不问也没关系,现在居然跑来冷嘲热讽,要债就要债,扯什么坐班房,这就完全是落井下石了!

  “再给你两个月时间,恐怕你偷偷把房子卖掉,甩下三个娃娃,自己跑出去改嫁了。”毛春花冷笑连连,“哪个蠢婆娘会瓜兮兮的在屋头守活寡,一个正常的女人,没得男人能熬过十年吗?”

  她这番话也是有依据的,小河镇前几年严打过一次,只要判刑五年以上的,女的基本上就是离婚改嫁,没得哪个会老老实实种庄稼守活寡的苦熬。

  何况成了劳改犯的人就算是放回来,也过不上什么好日子,以己度人,毛春花是算定了丁淑贤想要跑路改嫁,说话怎么可能客气!

  这番话如同一记铁锤,重重击打在丁淑贤的心头,虽然男人项清这么多年一直对她不好…时常无故打骂,农活与家务基本也全丢给她。

  但三个儿女是她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牵挂,何况她又把名声看得极为重要,再穷也是要脸面的。

  项远见母亲被毛春花气得脸色发青,像只斗架的小公鸡一样蹦出自留地,站到田坎上怒瞪着两个大人。

  “毛孃孃,你有时间来骂我妈妈,不如和钟叔叔回家去恩爱一哈!”项远做了个鬼脸,“说不定还能生个胖娃娃出来,不用去认别个屋头的娃,也不用担心钟叔叔要和你离婚,你也不用再找男人改嫁了。”

  他这种山间地头野大的男娃娃,在乡间婆娘吵架的时候,啥子脏话闲话都听过,又经常去近处的畜牧站看猪配种,羊割卵,那方面的事不比一般大人懂得少。

  现在为了维护母亲,肯定是捡最难听的话来说!

  这种揭人阴私的话一说出来,杀伤力当然是巨大无比,直接打中毛春花的要害!

  她嘴唇哆嗦着变黑,咬牙切齿的吼道:“小杂种,再过两个月你们全家就要当讨口子要饭,你们这是逼我告到派出所去哈,老娘要整得你们家破人亡!”

  毛春花家有亲戚在派出所上班,想出力整项家这种破落户易如反掌,只要她舍得花钱,何况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钟长久也是脸色阴沉,他脑子精明,行为果断,看世事往往比人快上一步。

  五年前就敢第一个吃螃蟹,倾家荡产买了几台当时人们看来新奇无比的游戏街机,借此发了笔横财,但结婚十五年,一直生不出娃娃……

  现在17岁的儿子钟山是五年前从老婆娘家过继的,本名应该叫毛山,这事情整个镇上都当成笑话来说,说他是个没种的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