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 第二章 土耳瓜
 
嘴馋的不只是项三妹,昏睡中的项远也被这阵香味勾醒过来…

  他几天没吃东西,此时见妹妹正端着碗醪糟蛋往嘴里送,便本能的有些急眼,“项三,你把碗放下来!”

  “呸!呸!呸!”项三妹眼看不好,使出了她这些年和哥哥姐姐抢东西吃的杀手锏来…

  她往醪糟碗里连吐了几泡口水,得意洋洋的看着哥哥,一副你要敢吃我的口水就上来抢的架势。

  丁淑贤也顾不得去责骂小女儿,看着二娃怒气冲冲的从床上翻起来和三妹斗气,和平时没得啥子两样。

  她心头终于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觉得枯燥的日子又有了盼头,“二娃不要和妹妹抢,妈到街上去割点猪板油回来,给你炸油渣吃哈。”

  猪板油既不是猪皮,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猪肉。

  只是猪肚子一层成条络状的白色油脂,摊开是很大的一张,一板一板的,所以又唤做猪板油。

  对现实的农村人来说,猪板油却是猪身上最好的部位,既可以熬荤油,又有香喷喷的油渣可以打牙祭,价格也相应,算是对物美价廉最好的诠释。

  项远当然高兴,家里一般半个月割一次猪板油,才能有回油渣吃。

  12岁的他开始长身高骨架,因为缺少油水,平时就着泡菜都能吞下五碗糙米饭,正是刚步入半大小子,吃垮老子的年纪。

  “妈,我还想吃土耳瓜。”

  于尘县的人都把佛手瓜叫做土耳瓜,听起来少了几分高大上,却多了种贴近生活的亲切感。

  丁淑贤赶紧答应下来,“晓得了,二娃你听话哈,在床上乖乖的休息一下,等妈妈回来,千万不要跟到郭子到处乱跑了。”

  郭子比项远大三岁,开学就要升初二,经常来拉着项远到处惹祸,爬树打鸟,下塘偷鱼的事情没少干…

  但又缺少担当,遇到点事情就先跑,丁淑贤早就对他没得好感,更别说这次差点连累自家二娃送命的事情。

  “芳芳,把火烧起,先用竹甑子把饭蒸好,三妹,你个人吃完了醪糟蛋,拿洋铲去把院坝头的鸡屎扫干净。”丁淑贤走到院门口。

  侧屋一个冷冰冰的少女应了一声:“妈你早点回来哈,我想吃冰糕。”

  项三妹急忙蹦起来道:“我和姐姐一样,要吃冰糕,等哈油渣可以全部让给项二娃吃。”

  “冰糕要两角钱,吃了也不抵饿,今天没得多的钱。”丁淑贤看到女儿一脸失望,“你当姐姐的这大半个月把弟弟看好点,等开学妈再给你买冰糕。”

  姐姐项芳怏怏不乐的走到灶房捡柴烧火,她今年14岁,开学就是初二的学生了,但个子矮小,又黑又瘦,有些营养不良的模样。

  少女正是自尊心强的年纪,父亲成了劳改犯,开学后还不晓得同学要如何鄙视她,老师又会怎么看她…

  院坝外的知了在槐树上叫得撕心裂肺,正值一天最热的时候,项远站在酷热的日头下,有点神经兮兮的东张西望…

  他对这熟悉的一切都有种疏离的感觉,平时习以为常的破旧院坝,院坝边盛开的姻脂花,嗡来嗡去的小蜜蜂,陌生而亲切。

  还是年纪太小,书读得太少,如果他多看点历史名著,至少还能学孔明酣睡后,吟上一句大梦谁先觉…

  或者如庄周梦蝶般恍然大悟,从此看穿红尘,立志辟谷修仙!

  从南泥水库溺水昏迷又回到屋头,他仿佛经历了好漫长的时间,做了一场好真实的梦,但梦到过什么,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却又完全没办法想起来!

  用小学汪老师给他下的毕业定语,这个娃娃经常上课走神,以后读书恐怕不得行,只有记性好一点。

  如果现在记性都不管用了,那更是前途堪忧!

  “在梦的河流,遇见了我……”

  苦思良久,他嘴里无意识的哼出两句歌词,马上被泼辣的项三妹打断,“不要唱了,项二娃你唱歌好难听哦,像死了人唱的,难听得要死…”

  换作从前,三妹至少要挨他一顿暴打,抢东西吐口水这么卑鄙的事情,不打怎么得行。

  再说哥哥打妹妹,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他看着贪吃不记打的刁蛮妹妹,似乎也没有从前那么讨厌了。

  丁淑贤回来后,灶房里弥漫起久违的猪油香味,油渣炒莲花白,油汤炖土耳瓜…香得炒菜的项芳锅铲都有点捏不稳。

  等菜在小桌上摆好,项三妹打好饭来。

  项远伸筷子为丁淑贤碗里夹了一坨最大的油渣,“妈,你这几天变得好瘦哦,要多吃点肉。”

  丁淑贤不由得鼻子发酸,调皮捣蛋的二娃居然都开始懂事了,都晓得孝顺大人了!

  “哼,马屁精,项二娃肯定又想问妈妈要钱去街上耍游戏机。”项芳撇了下嘴,毫不掩饰对弟弟的鄙视。

  项三妹不停翻动着盘子里的莲花白,悄悄咪咪的夹了几块最大的油渣,埋在碗底准备慢慢吃,论吃菜的速度,她可抢不过哥哥。

  项远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吃了四碗饭,看着只剩油汤的菜盆,打了个饱嗝,他躺了两天,饭量居然下降了。

  “我才不得问妈要钱哦,屋头现在也没得钱……”他在心头嘀咕了一句。

  “咯达达…咯咯达”

  “哈,鸡娃又生蛋了,我去喂鸡。”项远急匆匆的放下饭碗,从米缸中抓了一小把糙米,冲到院坝中间,喜笑颜开的蹲下,五六只鸡一下围了过来。

  “走开走开,胖鸡婆生了蛋要补营养,米是专门给它吃的,你们不准抢。”项远伸手去赶。

  一只大公鸡和另外几只没生蛋的小母鸡怕挨打,悻悻的跑到墙角刨蚯蚓。

  满面红光的胖鸡婆从项远手里欢快的啄食着米粒,不时还梗着脖子叫唤几声。

  “呀,这么大的蛋肯定是双黄蛋,放倒起,凑够两斤,赶场可以卖钱。”项远从柴房拿出个热乎乎的鸡蛋,满脸都是喜色。

  小河镇是于尘县的大镇,规模与人口在于尘县九个乡镇里面排在第一位,逢单号便是赶集日,吸引了附近十里八乡的农民。

  每到赶集的时间,拥挤的人流简直可以把镇上两条老街挤爆。

  镇区不算大,但单位却不少,糖市街毗邻南河四组,畜牧站、农机站、化肥厂、酱料厂、供销社、镇幼儿园、镇初中都在这条长街上。

  另一条主街是天贵街,镇小学、蚕茧站、天然气站、废品回收站、派出所、镇公所、车站……农贸市场一应俱全,比糖市街更加繁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