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 第一章 如梦令
 
地球,2019年,天文学家通过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成功拍摄到了黑洞!

  2050年,疯狂科学家陈斯克耗资千亿,在青藏高原发射星际火箭,目标是通过黑洞,到达另一个平行宇宙。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可能成功的试验…

  十名志愿者仍旧义无反顾的踏上星际火箭…他们都是这个星球上最失败的人,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

   1993年,大暑。

  于尘县是四水省最大的一个农业县,多达150万的人口让这贫瘠的丘陵地区不堪重负。

  土里刨食的农民为了生存使出浑身解数,县道二级公路旁陡峭的山坡上都种满了应季的庄稼。

  因为干旱少雨,最不挑土质的红苕藤也长得纤细而瘦弱,迷失在炽热的灰尘暑气中,被雾蒙蒙的山坡所吞噬,完全看不到一点绿色。

  “砰…砰砰…”

  一辆破旧的中巴车喷着呛人的黑烟,像个不停咳嗽的老头,从县道摇摇摆摆的驶入小河镇…

  惊得几只胡豆雀从灰黑的矮树丛掠出,唧喳着飞向竹林深处。

  穿过幽深的竹林,水汽便扑面而来,隐隐听到水库边一阵急切的嘈杂声。

  南泥水库是小河镇六十年代举国大修水利的结晶,也是现在镇上近五万居民的饮用水源。

  每到暑假,便有不少调皮的男孩子结伴来此游泳消暑,大人当然是不允许,但没有哪家能长时间盯住精力旺盛的孩子…

  于是每年必然有一到两个小孩会淹死在深不见底的南泥水库中!

  “刘老六,这个男娃娃好像是四组项清家的二娃子。”黄四叹了口气,把背心上的水用力拧干。

  “那造孽哦,当父亲的刚逮进班房不久,儿子又遭淹死了。”赤膊的刘老六面有不忍之色…

  他用力咳了一声,吐出口发黄的浓痰,将草地上一只倒霉的蚂蚁淹没。

  溺水的人一般超过五分钟,就很难再抢救回来,这项二娃捞上来都快十分钟…依然没有什么反应,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刘老六是个心善的性子,惋惜道:“老天爷要收人命,哪个都没得办法,只有先抬回项家去…”

  黄四把手中搓得发皱的红梅烟揩回耳后,回头吼了一声:“郭子,你龟儿子给老子再使把劲,把项二娃肚子里的水全按出来试一哈。”

  他顿了一顿,语气变得凶狠起来,“如果人救不回来,老子要带人去把你屋头餐馆砸得稀烂!”

  黄四是自来水厂看管水库的职工,水库本来就不准人下水游泳,按照以往惯例,出了人命多少也要负上一些责任,至少当月奖金要遭洗白。

  叫郭子的是个傻大黑粗的少年,一对牛眼,看似憨厚,瞳孔中却不时闪过狡黠的光芒…

  “不就是带人来游个泳嘛,他个人溺水关我锤子事!老子今天是被黄眼狗咬到了,倒霉透顶…”

  郭子一边在心里埋怨黄四多管闲事,一边在项远身上胡乱的挤压,完全是一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野蛮作风。

  乡镇上也没学过什么落水急救措施,小河镇的小学和初中连生理卫生课都不敢教,更别说教他们落水后用于急救的人工呼吸。

  站在老一辈教师保守而内敛的育人角度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教会学生人工呼吸,岂不是变相的鼓励学生们去游水!

  “好冷…”

  项远眉头散乱,被动的呕出最后一口酸水,意识依然定格在窒息后那冰冷漆黑的水底,仿佛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

  “在梦的河流,遇见了我。

  拖长的身影,憔悴的面容。

  随涛涛的河水,

  一步一步向前走。

  眨眼已是好多个秋……”

  黑暗中有歌声传来,幽幽的水光,锈得发闷的吉他声。

  一种诡异的忧伤…

  像是回光返照的挽歌,诉说着一个老男人对过往沉重的忏悔,与无穷无尽的不甘!

  突然,原本空无一物的黑暗里,出现了很多缤纷的色彩…

  一部老电影,随着挽歌慢慢拉开序幕!

  项远仿佛看到自己在飞快的成长,刹那之间,就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翁…

  这是失败者的一生…如同精神分裂者的絮叨,这个落寞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项远自己!

  其中光怪陆离,由无数的情景变化组成,隐约有哭泣、欢笑、纯真、狂躁、无语和惆怅…

  求而不得的落寞,徒劳无功的挣扎,时光飞逝,最后定格成一轮孤独的明月,这轮孤月十分亲切,仿佛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他想去接近,拥抱,占有…

  他手方一伸出,月影便化为漫天碎片,似梦似幻,亦真亦假,随着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若有若无的溶入眉心之中!

  …………

  “项二娃,二娃子,快点醒过来嘛,妈煮了你最喜欢吃的醪糟蛋…”

  丁淑贤满面愁苦,带着哭腔一声声唤着项远的小名。

  项三妹坐在矮板凳上,端着碗热腾腾的醪糟鸡蛋,趁母亲不注意,空出右手朝项远脚趾上狠狠一拧。

  “妈你好偏心,项二娃又没有断气,肯定害怕你打他的屁股,才装死躺在床上不起来。”项三妹扯着嗓子放声大喊,“姐姐快点过来吃醪糟蛋,我们两个把蛋分来吃了,等项二娃起来喝汤。”

  “三妹你要一起来喊醒哥哥,隔壁子的陈医生说像是离魂症,如果这几天喊不回来…”说到这里,丁淑贤几乎是伤心欲绝,“恐怕以后就要在床上躺一辈子!如果哥哥醒不过来,你们两姐妹要不要照顾他一辈子嘛?”

  她抚摸着现在还不懂事的三女,望着女儿酷似丈夫的眉眼,一股无助的悲伤从心头冒起来。

  “你们项家人没得一个省心的,当姐姐的万事不管,当妹妹也不懂事,我啷个这么命苦哦。”想到难过处,丁淑贤又抹了把眼泪。

  项三妹不为所动,她的注意力全放在那碗醪糟蛋上。

  醪糟冒着香甜的水汽,里面两个雪白晶莹的荷包蛋在缺了个小口的瓷碗中载沉载浮,十分诱人,馋得她猛吞口水。

  项三妹见母亲注意力依然放在哥哥身上,便悄悄的凑到碗边啜了一小口甜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