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全职教父 > 第六章 你的下一句话是(下)
 
  舒展了一下筋骨,陈迷感觉舒服极了。

  刚好在晚饭前搞定,不过,我这该死的强迫症,不把包括最新英雄凯隐在内的一百三十七个英雄都练完,陈迷是不会彻底放松了。

  “该去买饭了,儿子!”看到陈迷没有按时去买饭,打野的老二江奕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哎,升米恩,斗米仇啊,天天帮你们打饭,晚了一次,就这么催你爹。”陈迷觉得,自己最执着的事情,还是当五个舍友的爹。

  “这话可真到头了,你要是不收钱,爹还可以感恩你一下。”江奕笑骂道。

  “确实,不过我最近比较忙,带饭这事儿吧,可能有点压力啊。”

  “了然,了然,得加钱是吧。”江奕说道。

  “都是兄弟,谈什么钱不钱的,你看外卖平台最近又增加抽成了,骑手和商家都不赚钱了,这外卖的分量啊,是越来越少,价格啊,是越来越贵!”陈迷摇头晃脑。

  “得,你再买瓶矿泉水吧,一块钱以内随便挑,我请。”江奕摆摆手,鏖战还没有结束,他正在和上单应决然双排,两人连体婴儿一般,打的对面的著名主播嗷嗷叫。

  “真孝顺!”

  “滚!”

  ....

  陈迷刚准备出门,纪渤就突然从外面回来了。

  满脸的抑郁,一副要找人倾诉的样子。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陈迷开始了预判。

  “你的下一句话是,我失恋了!”

  “我失恋了!”

  两人一前一后,几乎同步。

  “???”纪渤满头问号。

  “你的下一句话是,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

  “你的下一句话是,你们知道吗,她有男朋友。”

  “你们知道吗,她有男朋友。”

  .....

  “我告非,有这预判,我玩ez肯定能收头。”袁风羡慕了。

  “还有金克斯!”应决然补充。

  “还有德莱文。”任冲奶声奶气道。

  “还有烬!”江奕也补了一句。

  “住口,你到底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的?”纪渤收住了诉苦的冲动,追问道。

  “因为,我了解你啊。”陈迷回答道。

  纪渤一阵感动!

  “知子莫若父嘛”陈迷的下一句话,直接让纪渤追杀了陈迷三百米。

  没追上的纪渤,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继续倾诉:“我真没想到,她居然有男朋友,那为什么还要回我消息?”

  “因为你不够帅,但也不丑。”应决然分析。

  “因为你没钱,但也不穷。”江奕猜测。

  “因为你不高,但也不矮。”袁风摸着自己的双下巴道。

  “因为你不是富二代,但是却有五个爸爸。”任冲补充道。

  “对!”所有人异口同声!

  陈迷也跟在后面,知道他也没真生气,继续火上浇油。

  “别这样三哥。”为了安慰纪渤,陈迷很罕见的叫了他一声三哥,“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姑娘,他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的房,不要你的车...”

  毕竟陈迷已经确定自己的猜测了,那姑娘多少有点那啥茶。

  “真的吗,这样的姑娘什么时候能遇到?”纪渤有几分激动。

  “也不要你。”陈迷补上最后一句。

  “好补刀。”任冲拍着巴掌。

  “来,迷总,ad让给你了”袁风自叹不如。

  纪渤想哭,却没有泪,只能让自己的青春,就这样变成一个笑话,这样起码,不那么痛。

  想了一会儿后,纪渤说道:“其实,我发现,我也没那么喜欢她,这玩意儿,哪有lol好玩,我决定了,拿到高校联赛冠军之前,我纪渤,绝对不会接受任何女生的求爱!”

  “今晚出去喝酒吃宵夜,我请客!”纪渤要纪念一下,自己死去的爱情。

  大家也不会客气,因为他哥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高级程序员。

  开学就请过全宿舍的人吃饭,很是宠他这个弟弟。

  吃宵夜要很晚,陈迷继续训练三s评分的刷野。

  有了辛德拉的经验,陈迷对于野怪的仇恨距离,打野的平A技能衔接,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晚上十点前,陈迷把名字拼音是A的几个英雄,全部完成了三s评分。

  暗黑元首辛德拉,暗裔剑魔亚托克斯,暗夜猎手薇恩等。

  看着陈迷一遍又一遍的刷野,室友们纷纷感慨,这就是强迫症吗?

  这么无聊的事情,也干的下去?

  “好了,兄弟们出门吧,我们灵活组排都可以排到国服前几的车队了,这次高校联赛冠军,必拿下!”纪渤重新回归游戏,如同战神附体,连续拿了好几个mvp。

  毕竟纪渤也是队内唯二的最强王者,和应决然并称队内的卧龙凤雏。

  不过自从某部电影上映后,这两个词儿,突然就变得不对劲了起来。

  古今异义,可能说的就是这么个情况吧,陈迷想着。

  “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这几局表现不错。”江奕夸奖道,主要还是他这个野爹一直抓中,为了让纪渤的夜宵钱付的痛快,打野爸爸对于中路的爱,都让对面感受到了。

  “中路是你爹啊?”

  “说什么呢,我是中路他爹。”

  游戏里的对话,每局都是这样的。

  校门口的夜宵一条街,人流很大,物美价廉。

  学生时代的福利,莫过于此,啤酒烧烤小龙虾,一群人喝的满脸通红。

  陈迷不喝酒,而是把串从小到大排列的十分整齐方便所有人拿取。

  纪渤也是打了电话,让他哥哥纪旭过来。

  “这么晚,还让你哥过来?”应决然替人着想。

  “没事儿,他这个点才下班呢,本来上班到这么晚,也是得吃点宵夜的。”纪渤笑道,“先蹭点我哥的,他年薪税前七十万,等我将来赚钱了,再还他。”

  “你哥对你真好。”袁风说话的时候,嘴里总是吃着东西。

  “还好吧。”纪渤说着,“都多吃点。”

  根据陈迷的分析,两兄弟应该是有些故事的,因为陈迷观察到两点,一是纪渤的生活费,都是他哥给,二是他从来不玩亚索,对孤儿这个词很敏感。

  所以陈迷有一些推测,不过放在心里,没有说。

  不一会儿,一位戴着眼睛的花衬衫准时到来,文质彬彬,跟纪渤有着五分相似的脸。

  脸上有几分憔悴和苍白,强者的发量,比起开学,又少了半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