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闻寻川贺临舟 > 49 43.见家长?
 
清早闻寻川醒来的时候隐约听到贺临舟在客厅打电话的声音,他也不是故意想偷听,主要是贺临舟没有关卧室的门,所以客厅的说话声听得很清楚。

“你不是看了那个院长的采访吗?里面事情的经过都说得清清楚楚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啊?”贺临舟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不耐烦,“对,他就算是我男朋友又怎么了,你儿子是同性恋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我还不能谈个恋爱了?”

“要不是因为我挨打那群流氓拦着不让走,他也不会动手,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儿,你信不信都一个样。”

“我的手?呦,您现在想起来关心我的胳膊了?已经断了,以后准备一雕一剑闯天涯了。”

贺临舟阴阳怪气儿的样子让躺在床上的闻寻川有点想笑。过了一会儿,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贺临舟沉默了一下,再开口的声音突然软了下来。

“爸,你帮帮我。我就求你这一次,你让我干嘛我都答应。”

“哦,结婚不行,一方面是国内法律不允许,另一方面是我这才刚谈恋爱就求婚,人家也不一定能跟我结啊……”

“喂?爸?爸!……”贺临舟把挂断的电话拿到眼前看了看,撇着嘴嘀咕了一句,“老顽固。”

一抬头就看到卧室门口站着的人,他愣了愣,问:“我吵醒你了?”

闻寻川打着哈欠摇了摇头,吸了下鼻子,“没有,生物钟。”

他朝沙发上的人走过来,在贺临舟旁边坐下,身体微微倾斜懒洋洋的靠着贺临舟,“你什么时候醒的?”

两个人坐得比较近,闻寻川偏头和他说话时声音几乎贴着他的耳朵响起,刚睡醒的声音带着慵懒的沙哑,传进贺临舟耳朵里时自然带上了一种别样的味道。一大清早本就血气方刚,再加上这么一遭,贺临舟觉得自己有点经不住,他揉了揉耳朵:“靠,你别这样跟我说话。”

闻寻川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神经。”

他俯身过去从桌子上拿起平板,又靠回贺临舟肩膀上低头点开肯基基宅急送:“帕尼尼吃吗?”

“吃,”贺临舟伸手过去在屏幕上划了两下,点点屏幕上的豆浆选项,“再来杯豆浆。”

“嗯。”闻寻川点完了外卖以后随手点开微博,一边问贺临舟,“你才这么大就被催婚了?”

“你听到了啊。”贺临舟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也不是说要逼我结婚,就是……呃……”

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索性闻寻川替他说道:“后半辈子还是想让你找个女孩儿一起过。”

“对,对对对。”贺临舟咂舌道,“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一天到晚表面谴责这个道德败坏,那个品行不端,结果天天想着法子让我欺骗人家小姑娘的感情,这种时候又不说人品了。”

闻寻川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嗤笑:“你欺骗过的感情还少吗?”

“你情我愿的事儿算什么欺骗。”贺临舟面不改色道,“他们图我长得帅活又好还不缺钱,我只图他们长得好看,这么对比起来好像还是我更吃亏吧?”

闻寻川低着头,手指滑着屏幕,嘴里漫不经心地重复了一遍:“长得好看?”

“跟你比那自然是差得远。”贺临舟忙接了一句。

闻寻川突然抬起头看着他,贺临舟被他盯得发毛,问:“咋,咋啦?”

“你不是有处男情节吗?”闻寻川突然开口。

“啊?”贺临舟愣愣,“什么情节?”

“三精为一毒?”闻寻川回忆起来当时听到的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抬眸觑着他笑道,“哎你怎么想的啊?”

“我操。”贺临舟睁大了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事儿?”

“你不会还没反应过来是谁拿我照片跟你聊天的吧?”

“是他?”贺临舟皱了皱眉头,“可是他为什么拿你照片?”

闻寻川沉默了一下,贺临舟看了他一会儿,这才猛地想起面前这人之前的私生活貌似也比自己干净不到哪儿去,于是瞥着他道:“啧,我那顶多算是情史丰富了点,你之前那才叫欺骗感情吧?”

闻寻川握拳掩在面前,轻咳了一声,道:“......你情我愿的事儿算什么欺骗,我去洗漱了。”说罢起身钻进洗手间。

贺临舟看着他的背影努了努嘴,伸手拿过平板接着闻寻川刚才刷到的微博继续往下翻了翻,前两天一直霸占热门的#二院医患冲突事件#的热度已经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最近的流量艺人的花边新闻。

贺临舟百无聊赖地刷了一会儿微博,房门被人敲响了,估计是闻寻川刚刚点的早餐外卖,他放下平板起身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两个中年女子都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开门的人,很快稍稍靠后那个戴了一副细边眼镜,外表看似温婉的女人眉头明显蹙了起来。她身前提着不少东西的女人回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贺临舟,怔怔问道:“......你是?”

贺临舟也愣了愣,摸不清面前的人是谁,只好绞尽脑汁思考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身后的浴室门突然开了,闻寻川打着赤膊从浴室里走出来,一手捂着脖子,沉着脸叫了一声:“贺临舟,你昨天晚上......”

话音没落,他的目光越过贺临舟看到门外的人,脚下的步子顿了顿,疑惑叫道:“陈姨?你怎么过来了?”

门边的贺临舟闻声侧开了身体,闻寻川这才又看到陈阿姨身后的人,身体当即一僵:“……妈?”

赵郁淑把手里的保温桶递到身前的陈阿姨手里,说:“你就打算让我们一直站在门口吗?”

闻寻川伸手扯了扯贺临舟的胳膊,对她们道:“进来吧。”

等两个人进屋以后,贺临舟侧身站在门边有点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偷偷转过头给了闻寻川一个不知所措的眼神,张了张嘴,无声地跟他做了个口型: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现在是在这儿吗?”贺临舟不确定地指了指门外,“还是出去?”

“你出去干嘛?”闻寻川可笑道,他伸手把房门带上,压低了声音道,“你紧张个什么劲儿,搞得跟我们俩偷情似的。”

“昨天在一起今天就见家长了,这么刺激的事儿谁顶得住啊?”贺临舟也跟着压低声音道。

闻寻川指了指自己脖子到后颈上遍布的一片深色的红痕,瞪了他一眼道:“这么刺激的事儿我也顶不住。我去换个衣服,你过去陪聊吧。”

贺临舟立马怂了:“我靠,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啊。”

闻寻川换完衣服从卧室出来的时候,贺临舟正和他母亲两个人坐在两个沙发上比赛‘谁先说话谁先输’,贺临舟看到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抬头夸张的冲他皱了皱脸,无声道:救我!

闻寻川耸了耸肩,回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微笑,转身走进厨房:“陈姨,需要帮忙吗?”

“不用,炖个骨头汤不费什么事儿。”

闻寻川看着陈阿姨把大骨头洗干净放进高压锅里炖上,他侧身靠在橱柜旁,低声问她:“我妈今天怎么过来了啊?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陈阿姨抬头朝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对他说,“你妈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看她赶你走的时候话说得挺狠,其实比谁都关心你。你走了以后她好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前几天好不容易好一点了,结果又出了这事儿,这两天在家光看新闻干生气了。昨天晚上说是有人扒出你地址电话了,你爸妈俩人打你手机电话怎么都打不通,这不是放不下心来,一大清早就叫我赶紧跟她过来看看你。”

父母是什么性格闻寻川再清楚不过了,他扭头看向客厅沙发上板着脸正襟危坐的母亲,轻轻叹了口气,又看到视线正对面偷偷打量着母亲的贺临舟,与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跟母亲搭话,最后又闭上嘴看回电视的动作。

闻寻川收回目光,转过头问陈阿姨:“我爸妈这两天都在家?是不是学校那边……”

“不是学校的事儿,是你爸妈自己请了假。”陈阿姨小声叹了口气,“哎,现在的孩子各个手机电脑不离手……”

又跟陈阿姨聊了两句,闻寻川回了客厅,在母亲旁边坐下,给她面前的水杯里添了杯茶,抬头对贺临舟说:“你刚不是说要去再睡会儿吗?”

“啊?”贺临舟怔怔地看着他,随即反应过来,道,“哦哦哦,是,我进去再睡会儿。”

他跟烫了屁股似的从沙发上弹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机快速往卧室的方向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有些局促地对闻寻川的母亲说:“那阿姨你们慢慢喝啊,我先进去了。”

闻寻川差点被他这一句“慢慢喝”逗乐了,看旁边的赵郁淑没说话,只好强行把自己的笑意憋了回去,抬手冲贺临舟摆了摆,贺临舟迅速钻进房里把门关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