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闻寻川贺临舟 > 34 30.没钱寸步难行(下)
 
闻寻川趿着拖鞋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下意识抬眸朝飘窗前的榻榻米上扫了一眼,没看到贺临舟。

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贺临舟告白被拒恼羞成怒愤然出走了?想法冒出来不过一秒他便迅速在心里否决了,毕竟这里面哪个词儿都跟贺临舟的脸皮沾不上边。

家里难得的安静,春梅也没在,闻寻川伸着懒腰往浴室走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还不到八点。

贺临舟今天这么早就出门遛狗了?

他洗完澡站在镜子前擦头发的听到几声门响,他顶着毛巾从浴室出来,看到贺临舟正牵着狗进门。

“今天这么早?”

贺临舟蹲在玄关的毯子上帮春梅擦脚,随口道:“昨天不是没带它出门吗?”

不提昨天还好,一提起来贺临舟立刻又窝了一肚子火,起身擦了擦手,掂起刚刚随手挂在衣架上的一次性餐盒从闻寻川身边走过去,错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撞了一下闻寻川的肩膀。

闻寻川抬手揉了揉被他撞得生疼的肩膀,蹙眉道:“大清早抽什么风?”

贺临舟没理他,洗了个手出来,盘腿坐在沙发和茶几中间的缝里,抬着手一边拆餐盒一边没好气儿道:“没买你的份。”

闻寻川站在电视柜前面擦着头发,好笑地看着贺临舟傻|逼兮兮地捏起一个热气腾腾的灌汤包刻意眼气他似的一口|塞进嘴里。

3——

2——

甚至还没等到闻寻川在心里默数到1……

“啊——”贺临舟痛苦地五官紧拧,张开嘴把带汁的汤包吐进了垃圾桶里,抬手对着嘴巴扇风,一边道,“烫烫烫烫烫……”

闻寻川无奈地从脑袋上扯下毛巾,转身去饮水机前接了杯水递给他,叹道:“你几岁了啊?”

贺临舟迅速从他手里接过杯子往嘴里狂灌了几大口水,待到嘴里的火辣辣的烧灼感稍微缓解了些,这才回答道:“反正比你年轻。”

“看出来了。”闻寻川若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又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看着他道,“也就比我年轻二十来岁吧。”

贺临舟不悦地瞥了他一眼,低头拆了一双一次性筷子,两手握着两只筷子扒开一个灌汤包,把里面的汤汁吹凉了才喂给趴在脚边的春梅,一边随口问,“哎,你多大啊?”

“二十七。”

“真的假的?”贺临舟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闻寻川睨了他一眼,“身份证给你看看?”

“我还当你跟我差不多大呢。”贺临舟低声嘀咕了一句,罢了又刻意提高了音量咂舌道,“啧啧,真老。”

闻寻川耸了耸肩,随口道了句:“凑合吧。”

他早上起床的时候没在床上摸到自己的手机,心想大概是昨天晚上掉在沙发上了,他刚抬腿往沙发的方向挪了两步,沙发前的贺临舟突然抬起胳膊环成半圆把面前的早餐圈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他:“都说了没买你的!走开。”

闻寻川扫了他一眼,弯腰在沙发缝里摸出自己的手机,转身坐在沙发上,一边查看手机上的未读消息一边道:“吃吧吃吧,我外甥跟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护食。”

“……”贺临舟有些尴尬地抬手摸了摸鼻子,被他说得脸一红,也觉得自己这行为幼稚得不行,伸手把一盒包子往他面前推了推,说,“你手机充电器借我用用。”

闻寻川倒不客气,捏起一个包子送到嘴边咬了个小口,一边嘬着鲜嫩温热的鸡汁一边问:“你要充电器干嘛?”

“充电呗,还能干嘛。”贺临舟从兜里掏出自己黑屏的手机丢在桌上,“我妈早上把我手机钱包送来了。”

闻寻川在他手机上扫了一眼,问:“那你是不是可以搬走了?”

贺临舟正要说“没钱搬个屁”,转过头看到坐在沙发上斯斯文文地小口咬着包子的闻寻川,嘴里还未出口的话突然转了个弯,改口道:“我现在有钱了,搞对象吗?”

闻寻川用手腕扒拉了一下耷拉在额角上微潮的头发,一口回绝道:“不搞。”

贺临舟有些不爽,朝他的方向侧了侧身,微微仰起头看着他问:“为啥还不搞啊?”

“不想搞。”闻寻川随口道。

贺临舟觑着他,拆穿道:“你不就是怕负责任吗?”

闻寻川偏眸扫了他一眼,“我怕负什么责任,你是能给我生孩子还是怎么?”

“……靠。”贺临舟刚骂完,突然想到什么,一拍沙发从地上站了起来,瞪着他恍然道,“合着你还是打算骗婚?”

“我哪句话说我要骗婚了?”闻寻川有些无语。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搞?”

贺临舟的不依不饶让闻寻川突然有点心烦,他擦了擦手从沙发上站起身,往贺临舟跟前走了两步与他面对面站着。

他看着面前的贺临舟,薄唇轻启,沉声道:“搞可以,搞对象不奉陪。”

“哎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

还没等贺临舟把话说完,闻寻川已经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贺临舟忙在后面喊道:“哎别走啊,不搞就不搞,充电器借我用一下啊!”

五月的天气阴晴不定的,清早还看上去晴空万里,转眼窗外如墨一般的浓云不知何时遮满了天,看样子像是要下雨了。

闻寻川伸手将卧室的窗户关上,拿了充电器从房间里出来,扔给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里的贺临舟。

贺临舟接过充电器把手机插上,屈膝跪撑在沙发垫上俯身去够沙发左侧扶手旁的插座。

闻寻川抱臂站在沙发前问道:“你什么时候搬?”

“你也太无情了吧?”贺临舟转过头蹙眉看着他,“一夜夫妻百日……”

他的动作幅度不算小,于是话还没说完,那条撑在沙发垫边缘的膝盖突然打滑,伴随着“咚”地一声脆响膝盖直直地跪在地板上。

贺临舟顿时呲牙咧嘴地揉着腿嚎了起来:“嗷——”

闻寻川眼睁睁看着他的膝盖撞上实木地板,着实替他疼了一把,皱眉道:“平身吧。”

贺临舟顺势坐在地板上,抻直了另一条腿从裤兜里摸出钱包,拿出里面的四百三十七块五放在桌上,一边拧着眉头揉着磕到的膝盖一边说:“我能搬哪儿去啊?”

“……你不是说你有钱吗?”

贺临舟抬起下巴朝桌子上扬了扬:“这不是钱吗?”

闻寻川无语地看了他一会儿,开口问:“我有个问题……”

贺临舟头也不抬道,“别问,问就不是亲生的。”

“……行吧。”闻寻川伸手把桌上的四百三十七块五收起来,“当房租了。”

“哎,”贺临舟忙抬头叫住他,“就这么点,最起码给我留一张啊。”

闻寻川往手里的钱上看了看,点了点头,说:“也行。”

贺临舟看着面前桌上的一张五毛大钞,从齿缝里挤出一句:“真是谢谢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