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闻寻川贺临舟 > 20 18.狗保姆聘用协议
 
贺临舟进门后环顾了一下周围,震惊了许久才憋出俩字来:“我靠。”

闻寻川走到窗边正要把窗户打开通风,就看到从飘窗到地板上散落一地的烟灰,白瓷烟灰缸支离破碎地躺在地上。

他叹了口气,转过身朝贺临舟走了过去。

贺临舟看着他气势汹汹的神情,下意识往后推了一步,“你,又,又犯什么毛病?”

他没理睬贺临舟,蹲下来逮住从刚才开始便一直围在贺临舟脚边好奇地摇头摆尾的春梅。

贺临舟尴尬地笑了两声,“上次过来没见你家有狗啊,刚养的?”

闻寻川拉起春梅前后四只爪子看了看,又拨开毛发在它的身体上细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地方被玻璃划破才稍稍放下心来。

见闻寻川不搭理他,贺临舟伸手摸了摸春梅的脑袋,没话找话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爱心啊。”

闻寻川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贺临舟,突然问:“你会做狗肉吗?”

贺临舟:“……”

闻寻川站起来,疲惫地环顾了一圈,连同身旁的贺临舟。最后自然是没将希望寄于贺临舟这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大少爷,他认命地掏出手机在家政软件上约小时工。

晚上家政不太好找,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过来一看这屋里的情况,加多少钱也不肯干了。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撸起胳膊自己干。

信誓旦旦说要帮忙的贺临舟果然不出闻寻川所料——废物一个。

他拿着吸尘器清理地毯时,贺临舟从洗手间拿出他的擦脸毛巾擦飘窗上的烟灰;他擦地时无意间回头,正好看到贺临舟手里的脏毛巾在墙上甩出一片极具艺术感的黑点;等他把沾了烟灰的窗帘与渍了狗尿的沙发套拆下来扔进洗衣机里的时候,贺临舟已经拿着那条毛巾开始跟春梅拔河了。

自打小学毕业就连学校大扫除都再没参加过的贺临舟靠在窗边甩着毛巾喊累,闻寻川顺手从手边的狗窝里拿起一个狗咬球朝贺临舟砸了过去。

“哈!”贺临舟抬手接住朝他飞来的球,得意地扬着眉道,“偷袭失败。”

下一秒,被飞扑而上的春梅压在了身下。

废物一对。

打扫完卫生的闻寻川无语地摔门进了浴室。

他在浴室里待了近一个小时,直到把自己的头发丝儿到脚趾缝都刷了个一干二净,这才终于从浴室里走出来。

贺临舟懒洋洋地侧躺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地换着电视节目,听见声音朝他看了一眼。

闻寻川身上穿着规规矩矩的家居服,圆领的长袖棉t连个锁骨都没露出半点,头发湿漉漉的趴在脑袋上倒是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约等于无的性感。

啧。

贺临舟倍感无趣地收回目光,评价道:“你在家穿得还没在酒吧骚。”

闻寻川擦着头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骚不骚得看跟谁在一起。”

说着,转身进了书房。

贺临舟愣了一下,勾着头朝关上门的书房看了一眼。

没几分钟,闻寻川拿着几张纸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站在沙发旁屈膝撞了撞贺临舟的腿,低眸睨着沙发上发怔的人,“起开。”

贺临舟回过神,收回腿从沙发上坐起来,表情有些不大对劲儿。

闻寻川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他刚把手里的笔纸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还没顾得上说话,旁边的贺临舟先开口了:“我觉得你可能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他随口道了句:“什么。”

“其实我比较喜欢骚的。”

“?”闻寻川转头。

“虽然我这个人看上去挺正经的,但我对那种禁欲系的并不是很感冒。”贺临舟朝他凑了过来,轻笑道,“男人嘛,你懂得。”

闻寻川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对他这种持续性自我感觉良好产生免疫了,目光从他脸上扫过,道:“我觉得你可能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他俯身错开贺临舟凑过来的身体,摊开桌上刚打印好的《房屋租赁合同》,对贺临舟说:“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就签个字儿。”

“我误解什么?”贺临舟的目光转向桌子上的合同,“这什么?”

“租住合同。你也可以当做是短期卖身契。”闻寻川说,“你在我这儿住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贺临舟从桌上拿起合同,大致扫了一眼直接就懵了,倒不是因为里面有什么不合理的霸王条例,而是这份合同实在……有些特别。

“一、乙方需每天遛狗两次,早晚各在七点到八点半之间。二、乙方需每天喂狗三次,以狗粮为主,罐头与含盐量低的食物为辅。三、乙方需每周需给狗洗两次澡。四、甲方不在时,乙方需看管狗的行为,弄乱的房间需打扫干净,损坏的物品需照价赔偿。五……”

贺临舟无语地放下手里的合同,“这标题还叫什么《房屋租赁合同》啊?怎么不干脆叫《科学饲养指南》得了?”

闻寻川抿了抿嘴,忍住没说这个《房屋租赁合同》的原标题是《狗保姆聘用协议》,打印的时候觉得太直白,便临时改掉了。

他屈指点了点合同下方乙方签名的位置,说:“别废话,同意的话就签。”

贺临舟想也没想拿起笔正准备在乙方那里签下自己的名字,落笔前却突然顿住,扭头看向闻寻川,说:“我也有个条件。”

“什么。”闻寻川鬓角的湿发淌下一滴水珠,那水珠从他的脸颊滑至下颚,被头顶的灯光映得晶亮。

贺临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着那滴水珠下移至他纤细修长的脖颈,看着水珠滑进领口,在他浅色的领口洇出一个深色圆点。

“甲方在家里只许穿睡袍。”

闻寻川面无表情地收起桌上的合同,“你可以滚了。”

贺临舟乐了,“别别别,我开玩笑的。”

他伸手按住合同,不假思索落笔签名,抬头看着闻寻川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这么简单啊?我当按你的性格,条件得是什么不许碰这个不许碰那个的……”

“哦对,差点忘了。”被他这么一提醒,闻寻川拿起笔在空白页补充道,“书房的东西不许碰,我卧室不能进,浴室里的浴缸不能用……”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