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影之解码者 > 第六十章 隐情
 
  “郭队,你彻头彻尾的大实话,可是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心那。”秦涛这话自然是开玩笑的,但郭绮娴那具有穿透力的目光,却给了他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

  郭绮娴笑而不语,静静地等待秦涛给大家揭露谜底。

  “原本我有足够的自信揭露真相,可现在……不知为什么,丧失了信心。”秦涛刹那间有些颓废,甚至不敢去触碰郭绮娴那柔和而又摄人心魄的目光。

  那种感觉如同一个老师在看他这个小学生在表演。

  厉娟娟仿佛寻到了找回场子的机会,用带有挑逗意味的语气说:“这可不像一个想当警察的人该说的话,临阵脱逃换以前可是要砍脑袋的。不过,念在你前面给了我们调查的方向,暂且不跟你计较了。”

  秦涛一个劲的灌着水,喉结处的每一次起伏,仿佛都在为接下来的真相进行着标注。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管是金钱还是能力,在没有得到前,总想着得到后有多牛掰,而真当他得到了,却又总想着去证明没得到前的自己。

  秦涛也不例外,他之所以没去动用观影术,其根本原因也是为了想了解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你们不觉得同样的户型,两个卧室的开间不一样吗?”秦涛把一口气喝剩的半瓶水放回到茶几上。

  “我说秦老师,您教的不是哲学吗?看来平常没少误人子弟。”

  面对厉娟娟看似幸灾乐祸的话语,秦涛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说道:“你们来之前,我翻看了应宛夕屋内的冰箱,发现里面存放着不少时鲜,只不过因为时隔几天,西红柿一类的蔬菜表皮已经开始干瘪。这也再次说明应宛夕没有出远门的打算。而你们口中的黄勇宏假如真的杀害了他的情妇应宛夕,那以他细致到把房间每一处都打扫干净的性格,肯定会非常沉稳而镇定的去处理尸体。”

  没等秦涛继续往下说,郭绮娴已然转身回到了隔壁应宛夕的房子。

  她凭记忆仔细比对着秦涛和应宛夕两个客厅之间的差距。果然,应宛夕房子这边的客厅要比秦涛那边窄上几十厘米。

  于是,她马上打电话给了叶凯,让他带上工具,并通知高法医过来。

  没过多久,叶凯便提前赶到了子麟苑小区。

  当一番凿墙声过后,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女尸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尸臭味和忍不住的呕吐声。

  “郭队,你是怎么发现这尸体的?”叶凯捂着鼻子问道。

  郭绮娴抬了抬下巴,向秦涛望了一眼,说:“是他的杰作。”

  “他是?”因为之前关于秦涛的案子叶凯并未参与,所以两人并不相熟。

  厉娟娟平常很少服过谁,但面对眼前的事实,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坐在沙发一角的秦涛。

  “北川文学院哲学老师——秦涛。不,现在应该叫他秦半仙才对。”

  虽然叶凯并不清楚在他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从郭队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个秦涛一定不一般。

  “你好!秦老师,感谢你为警方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叶凯客套的打了个招呼。

  经过辨认,厉娟娟第一眼就认出了死者便是酒吧认识的应宛夕。只是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想不到时隔没几天,再次见到时,对方竟然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叶凯,高法医那通知了没?”郭绮娴问。

  “跟你通完电话我就立马转告她了,应该快到啦。”

  “不用看了,死因是被钝器击打头部,导致失血过多致死。”秦涛不紧不慢的说道。

  叶凯等人纷纷侧目看向秦涛,惊讶地问:“你没看尸体怎么会知道?”

  “我没见到尸体,不也找出来了嘛。”秦涛看似吊儿郎当的架着二郎腿倚在沙发上,但他的每一句话都分析的精准到位。

  厉娟娟实在有些看不怪秦涛的嚣张气焰,上前怒道:“能不能别这么自大,前面碰巧被你蒙对了。现在这尸体都开始腐烂了,你哪来的自信,不用看就判定是钝器致死。”

  郭绮娴依旧沉默不语,带着复杂的目光看了看秦涛。

  “你这徒弟脾气有点大啊。既然你不明白,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我不用看尸体就知道死因。”秦涛双手扶膝缓缓地站了起来,“你看那只陶瓷鸳鸯,明白了吗?本来肯定是一对,现在就剩一只摆放在架子上,那另外一只呢?还有,你再看看摆放鸳鸯的架子下方,那地毯的颜色,虽然凶手很仔细,买了块一模一样的地毯。但是,应宛夕在这里应该住了有一段时间了,地毯不可能保持的这么好,连边角绒毛都没有一点褶皱。”

  “你意思是凶器就是那只丢失的陶瓷鸳鸯?而之所以换了地毯,是因为上面染了血迹?”郭绮娴下巴微微向右偏了偏,轻声说道。

  “把那个隔层全部都给凿出来,看看里面有没有作案工具。”叶凯随即下了命令。

  “高法医,您来啦!”

  “嗯,一接到叶凯的通知,我就赶紧赶了过来,目前什么情况。”高玮边说边拿出各种检测仪器。

  “死者身份可以确定,就是家属刚来报过案的失踪人员——应宛夕。从尸体腐烂程度看,被害应该有好几天了。至于具体死因,就麻烦高法医了。”郭绮娴向刚来的高法医简单说了下情况。

  房间内充满了尸臭的味道,让人觉着浑身不自在。秦涛捏了捏鼻子,见警方的法医到来,便知趣的离开了。

  因为大伙都在忙着处理现场,所以谁也没注意秦涛的离开,唯独郭绮娴定睛望了望门口的方向。心想:这秦涛到底是什么来路?背后又隐藏着什么?从他那淡定从容,见微知著的表现看,绝不是一个普通老师能做到的。

  这不仅让她想起了当初省厅的决定,一个毫不起眼的坠楼案,居然定性为A级保密,最后还惊动了国安局。这里面,若不是有特殊的隐情,恐怕谁都无法相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