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影之解码者 > 第十章 远房亲戚
 
  阎川不停的侍弄着玉盒子,自从当年古墓一事发生后,他就再也没有染指玉器生意,但对玉器的鉴赏能力却反而与日俱增,为的就是想有朝一日能解开玉盒子所隐藏的秘密。

  虽然随着北川文学院的创建,多年来一直忙于学校的日常琐事,致使密室似乎已被遗忘了一般,放置在密室内的玉盒表面也封存了一道厚厚的尘土。

  阎川一遍遍细细的擦拭着,玉盒整体看似轻柔细腻,实则厚重绵长,是真正意义上的禺氏之玉,灵秀之气溢于玉表,单单是玉的质地就足以让无数人为之惊叹。

  而这一切对阎川来讲,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吸引力,一直以来都是视而不见,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曾经存放在玉盒内的物件。

  尽管老师当年所展示出来的异象让他为之惊讶和恐惧,因为那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畴,或者说是人力所能及的范畴,从而对老师的结论也不敢有丝毫怀疑。

  但当初敞开的玉盒,又让自己始终无法说服自己,玉盒内的东西可以肯定是在那次事件中被神秘人取走的。

  想到这,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老师一定还有事瞒着他。

  阎川重新把玉盒放回到了密室的架子上,看了看手机上的留言,内心仿佛已经有了主意——但愿他能解开这个困扰自己多年的迷局。

  此刻,第一医院顶层的特护病房楼道内,一个保洁员装束的男子向四周张望了一番,然后慢慢悠悠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虽然特护病房周围跟其他楼层相比显得安静了许多,但医院永远是个不缺人流量的地方,哪怕是你认为最偏僻的一个小角落。

  厉娟娟侧着头悠哉悠哉地吸着星巴克咖啡,这是郭队为了弥补报道那天爽约的饭,特意给她点的。

  一大早,她便在秦涛病房的正对面找了个长凳坐下。刑侦出身的她看起来疯疯癫癫,像个二逼青年,但那完全是保护色。

  实际上对面熙熙攘攘经过的每一个人都在厉娟娟的脑海中进行了分析归类,并在自己的记忆宫殿中做了标记。

  尽管郭队来之前交代过她,要重点关注那个保洁,但厉娟娟却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最好的伪装莫过于隐藏在主色调下的底色。在这方面的经验,厉娟娟的表现显得尤为突出。

  她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一举一动,忽然脸上浮现出不屑的表情。心想:这是要跟我玩躲猫猫呢?恐怕还嫩了点。她继续喝着咖啡,却不断的用余光锁定着目标。

  保洁男子自以为临时换了身普通家属的服饰靠近病房就不容易引起怀疑。

  于是,他表情故作镇定,缓缓走向秦涛病房,透过探视玻璃往里瞅了眼,中途并没有短暂停留,让人以为只是找错病房了。

  当他确认完病房内情况后,便眨眼间离开了众人视线,朝电梯厅走去。

  厉娟娟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起身自言自语道:换个马甲就想从本女侠眼皮子底下逃跑,姑奶奶同意没?

  顺着环形走廊,厉娟娟飞速的追了过去。穿过医院大厅,直到大门口,那男子才停了下来,远远望去,像是在打电话汇报情况。

  为了保险起见,厉娟娟跑向提前停靠在大门口的越野车。

  见男子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她便启动后悄悄跟了上去。出租车并没有预想中那样绕来绕去,而是直接到了一个学校门口停了下来。

  厉娟娟想了想,应该是没被发现,否则不会直奔目的地。她把车停靠在了离学校大门不远处,可能是怕中途出变故,所以车子并没有熄火。

  透过车窗,厉娟娟瞅了瞅不远处的学校名字——北川文学院。

  怎么会到学校来?厉娟娟在记忆宫殿中飞速地查询着这所大学的所有相关资料。北川文学院创建于十五年前,明面上有三个股东,董事长阎川,也就是文学院的校长,其他两个董事分别为方波和洪枫。这所高校在全国也算的上是知名的私立高校,师资力量雄厚。下属有多个上市校办企业。

  男子下车后便径直朝门卫处走去,不一会儿,换了一身保安服穿在了身上。厉娟娟见状,又继续侦察了一会才快速离开了。

  “娟娟!在哪呢?我不是命令你蹲守在秦涛病房附近嘛。”郭绮娴生气的问道,“本想给你带点午饭来,谁知找遍整个顶层都没看到你。”

  “郭队,刚结束躲猫猫游戏,你可是错过了。”厉娟娟一如既往的没个正经,“你的那只大猫,看来不简单哦!”

  “别卖关子,敲重点!”郭绮娴继续佯怒道。

  厉娟娟一边开车,一边调整了下蓝牙耳塞,把整个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我们看到的那个保洁员,实际上是北川文学院的保安?而秦涛又刚好是那所大学的老师,这肯定不是巧合!但他们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难道秦涛的坠楼跟他有关?而冯局又说秦涛坠楼只是个意外,跟别人无关,那为什么又把监控内容列为A级保密呢?”郭绮娴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到底是唱的哪出呢?看来这戏才刚刚开始。”

  “我说,郭队,咱就别犯嘀咕了,既然刚开始,那说不定我们还能赶上个女一号呢!先不说啦,挂了!”厉娟娟永远是个乐天派。

  “冬子,你回来路上没人跟踪吧?”

  之前的保洁男子外号叫冬子,此时他刚换回了保安服坐在学校岗亭处。正准备把消息记录清空时,突然备注名为“老板”的信息又一次跳了出来。

  “放心吧,叔!俺办事很小心!”冬子自信的笑了笑,快速的打着字回了过去。

  “记得别暴露,什么都不用做,每天过去了解下情况,然后及时汇报就行。”对方很快又发了条信息过来提醒道。

  冬子虽然心里很想问这么做的目的,但对于这个“叔”,他天生有种敬畏感,因为他是他的远房亲戚,能来大城市上班,有份稳定的工作和落脚点,要是换成几年前,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而最终让这一切成为现实,则多亏了这个“叔”的安排。

  所以只要是叔安排的事,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来不会问事情的缘由。但最终,他却因为这份忠诚反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