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被狼牙淘汰的特种兵 > 9 陈排的坚持
 
  转眼间,又是一月过去!

  攀登,泅渡,捕俘,侦察与反侦察,军事地形学等等训练科目充斥着常军的军旅生活。

  同时也让常军意识到,野战部队侦察兵作为特种部队的前身,绝非是浪得虚名。

  跟这些老侦察兵比起来,他或许掌握着更加先进的射击理念与技战术优势,但战场生存能力却差之甚远。

  如果将他们投放到一处陌生地域,在相同的条件下作战求生,常军并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不如人怎么办?

  那自然是学习!

  犹如一块干涸的海绵,常军迅速吸收着夜老虎侦察连的养分,用别人的长处来填补自身的不足。

  当然,他也毫不吝啬把自身东西教给他人,但可惜的是能听懂的人并没有几个。

  或许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甚至有不少人将他所说的快反射击理论当作歪理邪说。

  绝对快相对准?这不是在乱打浪费子弹是什么?

  侦察兵射击就应该又快又准,枪枪命中要害毙敌性命才行!

  面对这种情况,常军也是没有办法,谁让他人微言轻没有话语权呢。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身素质,等待合适的时机再把自身所学反哺给部队。

  这天夜里熄灯后,常军同往常一般来到连队训练场加练,早早等在那里的陈国涛马上热情的凑了上来。

  “常军来,再给我讲一下那个快反射击,我最近琢磨了一下,其中的原理好像跟外军的莫桑比克射击法很类似呀~”

   “可以啊陈排,连莫桑比克射击法都知道!”常军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国涛。

  这种射击法,可是十年后才在国内军警系统流行开,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人研究了。

  “可以什么可以,我也就是仅限于知道而已,真本事人家能轻易教给咱嘛!”陈国涛面露遗憾道。

  “陈排你说得对,真东西人家肯定是藏着掖着,不过我这套东西也是跟一个转业老兵学习总结出来的,你确定要学?”

  常军向陈国涛再次确认,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少尉军官,向他这个刚进部队的列兵学习多少有些丢面儿。

  “学!怎么?老炮学得我就学不得?用不用拜师!”陈国涛郑重点头肯定道。

  从高中开始,他就致力于加入陆军特种部队,并通过搜集各种信息在这方面下了苦功研究。

  但由于没有具体的训练方法,就只能通过夜以继日的刻苦训练来磨练提升自己,以至于落下一身伤病。

  如今遇到一个懂行的新兵,他这个排长哪怕被人说闲话,也要跟人家虚心请教把东西学到手才行。

  “陈排你言重了,这年代还拜什么师,换成别人还不乐意跟我学呢!”

  常军闻言连忙摆了摆手,示意陈国涛不用这么较真,对他来说有这句话比什么都强。

  既然对方愿意学,那他就愿意教,当即就言简意赅的向对方讲述起什么是快反射击。

  只不过光说不练假把式,能不能学会,还得上射击靶场走上一圈才行。

  正好连里最近在举行侦察兵多能射击科目训练,他可以趁此机会检验一下陈排的特种作战天赋究竟如何。

  “那就这么说定了,来!陪排长我练上一会!”

  得知很快就能实操的陈国涛面露喜意,但今晚训练的时间他依然不想浪费,起身就取出一副拳套扔给了常军。

  眼下既然要学人家的绝活,陈国涛也不想让常军太过于吃亏,思来想去便打算将自己这一身搏击功夫倾囊相授。

  通过整整一个月的观察,他确定这个兵在训练的刻苦表现并不是做样子,看来以后晚上加练总算是有人陪伴了。

  “陈排你确定?”

  听到陈国涛要和他打实战,入伍以来还未真动过手的常军看着拳套不禁楞了一下。

  “别紧张,凡事总有第一次,这实战可跟你们平时练的摔擒配套完全不同!”

  陈国涛以为常军发愣是紧张的表现,马上示意自己会注意留手,并讲解起实战对抗中要注意的事项。

  不过他这次却是完全想差了,常军之所以之所以愣神,其实是在考虑要不要戴拳套,生怕一不小心把陈国涛给打伤。

  上辈子作为内卫部队特战队员的他,习练的可不是军中普遍的军体拳,而是因招式阴险狠辣,早就被禁止学习的黑龙十八手。

  后又跟某位被特聘为部队教官的无限制格斗大师学习,一旦认真动手起来可谓是非死即残,之所以退役也跟这事脱不开干系。

  “来,对我攻击!”

  见常军迟迟没有回应,已经戴好拳套的陈国涛鼓励着招了招手,随即摆出格斗势严阵以待。

  “那陈排我就不客气了!”

  见陈国涛做好了准备,常军只好戴紧拳套以免伤到对方,随后才闪身上前向其支撑腿膝盖处扫去。

  ‘我去!这么狠!’

  陈国涛见状眼睛顿时一眯,意识到常军格斗能力同样不弱的他毅然上步拉近距离,使得常军的低扫发挥不出威力。

  可眨眼间,常军的低扫腿就瞬间变线直奔他的脑袋而去,只要踢中就是一个ko的下场。

  嗖~!

  耳边一道凌冽的破风声划过,极限后仰转身堪堪躲过的陈国涛直接起腿,回应给常军一个后扫踢。

  只不过却被早有准备的常军一个后撤步躲过,且趁着他着力点还未稳定时,箭步一脚踹在了他的腿窝上。

  “哎呦~!”

  陈国涛不禁踉跄了几步,快速拉开安全距离后夸赞道:“可以啊小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哪里哪里,都是一些下三滥的招式,跟陈排你比起来差远了!”

  听到陈国涛的夸奖,常军谦虚的笑着摘掉拳套示意两人点到为止,而后者认识到常军的实力后也不再多说什么。

  真正的生死搏杀,往往就是那么一两下便能分出结果,你来我往墨迹半天的那纯属是用来娱乐的动作电影。

  若不是刚才常军刻意收敛没有下狠手,陈国涛现在就可以改名叫陈果桃了。

  “得了,时间已经不早赶紧回去睡觉,我得去查哨了!”

  陈国涛说着示意今天就到这,随后擦了把汗准备转身离开,但这时他却是闷哼一声扶着腿僵在那里冷汗直流。

  “陈排你怎么了?”

  察觉到异样的常军赶忙上前搀扶,将其带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休息。

  “没事,刚才扭到脚了而已,别大呼小叫吵醒别人!”陈国涛忍痛制止道。

  “陈排,你这模样可不像是扭脚,我看还是去医务室检查一下的好~”

  常军忽地想起剧中陈国涛是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的,这病弄不好后半辈子可就只能坐轮椅度日了,当下就要带对方去医务室做检查。

  “我说了不用!”

  陈国涛见状猛地一把抓住常军的衣袖,压着嗓子微声嘶吼道:“你听我说,这事绝对不能让苗连知道,听清楚了吗?”

  “可是你再这么练下去,绝对会废掉的!”

  “如果不能完成我毕生的梦想,那跟废掉有什么区别!”

  用力拍了拍疼痛难忍的双腿,陈国涛咬紧牙关强行站了起来,生怕休息过多就会彻底倒下。

  为了成为一名特战队员,他从高中就开始磨练自己,吃再多苦受再多罪都没有任何怨言。

  如今身为夜老虎侦察连的排长,他更是接过了苗连手中的火炬,又怎么能因为伤病而轻易放弃。

  成为特种兵,是每一个侦察兵至高无上的荣誉!

  如果可以的话,他就是爬,也要爬进特种部队的大门!

  听完陈国涛的讲述,常军对老一辈侦察兵的敬意不禁在心中油然而生。

  就是这种百折不挠的钢铁意志传承,才让我军一次又一次的创造出让世人为之惊叹的奇迹。

  “陈排,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并不一定非要战斗在第一线!”

  面对陈国涛的坚持,常军已无法再说出劝对方放弃的话语,只好委婉的道出未来特种作战部队发展的方向。

  跟外军特种部队比起来,我军特种部队的起步发展相对较晚,特种作战理论上也落后了不少。

  一支顶尖的特种部队,绝不是单凭一群精锐作战人员就可以组建而成的,哪怕是像米国大片中的超级士兵都不行。

  在外军那些辉煌战绩的背后,往往都存在着高精尖装备和遍布全球的情报系统支持。

  比起精锐的作战人员,我军眼下更为需要的其实是优秀的指挥员和研究员。

  “你说的东西我也曾想到过,但想要跑就得先要学会走啊~”

  冷静下来的陈国涛唏嘘长叹,他虽然认可常军的想法,但这番言论并不足以动摇他加入特种部队的决心。

  看着陈国涛落寞离开的背影,常军忽然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虽然仅隔了二十多年,但眼下还是雄师未彻底苏醒的时代,四周依然有无数宵小在试图挑衅着雄师的威严。

  而他们,正是负责驱赶狩猎宵小的恶狼,特种部队更是狼身上最锋利的那颗獠牙!

  就算碎掉,也要凶狠地咬下敌人身上的血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