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五十三章
 
  惊鸿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了。

  房外热闹得很,纷纷扰扰的吵闹声把惊鸿吵醒。她醒来换上衣服,对昨夜的事情已经不大记得了。只觉得浑身疼痛,她动了动筋骨,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打了一顿似的,浑身上下都使不太出力气。

  她打开房门,发现城府热闹非常,到处张灯结彩,铺满了红色喜庆的花灯。这是什么回事?她还处于懵懂的状态,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她远远看见衍之站在树下,衍之看见她,竟微微侧过了头。

  她走过去,看衍之好似有些异常:“这是怎么啦?”

  衍之看见她,就想的起来昨夜的事情。他僵硬地拧过头去,不看着她:“宁兄要有福了。”惊鸿才反应过来,他们昨日已经钦定宁彦臣做夫婿了,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快,今日就开始做装饰了。

  “宁大哥呢?”他们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们不能忘了回来的目的啊。

  衍之倒是对这件事不在意:“宁兄上集市去了。”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惊鸿看着他,他的脸晒得微微发红,约莫在树下站了有一小段的时间了。

  “等你醒。”衍之回答得简短,但还是抵不住这份关心的热切。

  惊鸿不思有他,以为他是怕她又有了危险,觉得还挺感动的。“好衍之!果然是好兄弟。”她嘻嘻一笑。

  衍之皱眉,“这样的话,是谁教你讲的?”

  “啊?你跟宁大哥平日里不也是称兄道弟吗?我们那也应该是比他更好的兄弟吧?”

  惊鸿睁大疑惑的双眼,应该没错吧。

  衍之不说话,气冲冲地走了。

  惊鸿在后面叫唤着他,小碎步地跟上他,“哎哟,我的好衍之,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呀?”衍之虽然平日里待人犹如冰山,但对惊鸿却是个例外。衍之对惊鸿那是一个句句有回应,事事有落实啊。

  衍之气闷,什么是兄弟?他何时就与惊鸿成了是兄弟的关系?真想不明白这小丫头的脑回路是怎么想的?惊鸿拉住他的衣袖,他撒手甩开:“男女授受不亲。”

  惊鸿不依不饶,“怎么又开始不亲了。我们之前不是还亲得很吶。”

  他们一路拌嘴,一路走到了市集。

  市集里挤满了人,大家都纷纷听说了有人过了城主设下的难关,可以抱得美人归,大家都想来一睹新郎官的风采。众人一看宁彦臣的风采,那些说配不上的都闭上了嘴,这灼灼风姿,羽扇纶巾,少年郎的气势世上无几人可相提并论了吧。

  城民听说他除了山林中最危险的万骨妖,都拍手替他叫好。

  更听说了这位新郎官的家世,是更加不一般了。宁家是修仙大家,是最古老的家族,其血统纯正,生出来的也必定是龙子凤女。他们宵明城必定会有更好的发展了。老百姓们张灯结彩,万人空巷,喜庆的气氛传遍了大街小巷。

  几个本来还想掺和的大汉听说新郎官人选已经出来,懊恼道:“早知道早点来了!哎!晦气!给这宁家小子抢先一步了。”

  旁人听去了,耻笑了他一句:“你若是早些来又如何了?你早些来,你能懂那八卦阵吗?你能除得了万骨妖吗?”

  想想也真的是,这种高位,又岂是别人随手就可摘得的。

  可见,宁彦臣是有真本事。

  惊鸿和衍之在一处碰见了宁彦臣,宁彦臣全然没有当新郎官的欢喜,他带着面具随街游走。他看见惊鸿和衍之时,才停下来打了个招呼。

  “宁兄可是有什么发现?”衍之看他面色不佳,应是发现了什么。

  “宵明城,怕是要亡了——”宁彦臣语重心长,“幸好我们来得还算及时。”

  衍之听去,事态应是颇为严重了。“宁兄此话,所为何意?”他看见宁彦臣的面具,就是当日他们在街上小摊看中的那一个,这其中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宁彦臣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他英俊的面容,他的皮肤洁白光滑,比起衍之多了一份阴柔和桀骜。“你可记得这个面具?”

  “是我们当日来时那个。”衍之记忆力不差。

  宁彦臣无意把玩着面具,他只是越想越不对劲:“摊主换了人。”

  惊鸿出声了:“换了人有什么?这小摊小档的,多得很。兴许宁大哥只是去错了那家。”

  宁彦臣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其邪魅阴柔的气质暴露无遗。“哈。惊鸿,你也是太小看我了。全集市独独那家有这幅面具,我是认得出来的。但是——不一样了,不是那一个人了。”

  “不。或许还是那个人。”宁彦臣把面具重新带好。

  “皮囊不重要,”他嗤笑:“重要的是,那个人的说话语气、腔调还是那样。”

  衍之细细想来,突然想到只有一个可能性——

  如果真是那样,宵明城或许,是真的会亡城了。“宁兄,带我再去一趟,让我观察一下。”衍之要慎重为上,不能轻易把事情下了定论。

  宁彦臣带路,他们走得匆忙,身边的路人纷纷向他们投去注视的目光,这样的目光底下,让人后背发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