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十九章
 
  衍之和惊鸿下山后,云京户户皆闭门不出,店铺都闭门不开,平时路上的小摊贩也不见了踪影。

  惊鸿大失所望,她还想下来逛街游玩,却因了这场大雨,什么好玩的都没了。

  远处走来一队巡逻的士兵,他们警觉地过来,围住了他们。“你们是何人?”他们拿出颁布的法令手纸:“陛下有命,妖雨停下前不得出门。”

  惊鸿疑惑道:“陛下,陛下是什么呀?”

  士兵们大概怎么都想不到,还会有人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衍之摸了摸她的头:“乖,我一会跟你解释。”

  衍之跟他们答道:“我们是兰云寺的学生,还请问是何妖雨?”

  士兵们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身边的女子说话都如此古怪。士兵的领队出来,问道:“怎么证明你是兰云寺的学生?”他上下打量衍之,衍之长得像极了世家子弟的贵公子,举手投足皆有大家的风范。

  衍之示意出兰云寺的手令,士兵接过去查看,还是半信半疑。

  那可是兰云寺,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眼前的两人又实在年幼了一些。

  “那二位随我回宫,我先禀报陛下吧。”士兵大哥抱拳,无论真假,他都觉得此少年身上的气质独一无二,应该也是个奇人能人。

  他带着衍之惊鸿回宫,惊鸿对奢华的宫殿早就见怪不怪了。衍之更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只像往常一般没有半分表情。

  士兵看到他俩的反应,平常人早就被皇宫的富丽堂皇给亮花了眼,这两人却只当是寻常的装饰罢了。他的心中又多了几分把握,或许他们就是上天派来的救星。

  士兵让门口的太监赶快通传,道兰云寺下来了两个弟子。

  皇帝一听是道家子弟,忙让他们进来。

  惊鸿一进门,就闻到了齁鼻的熏香,她有点厌恶这种香味。衍之对着天子也只是鞠躬一拜,不作大礼。

  皇帝一看惊鸿的美貌,惊为天人,顿时感觉心痒难耐。他忍不住站起身来,看得眼睛发直,他的视线再也移不开。他忽然觉得宫里最美的万贵妃也不过如此。

  旁边的太监看到皇上这般失态,只好咳嗽两声示意,皇上回过神来。

  “不知二位高人姓甚名谁?”皇帝坐回龙椅,该有的威严他还是要有的。

  衍之的声音不卑不亢:“吾乃衍之,隔壁是我的师妹,惊鸿。”

  衍之的名号他多多少少有听说过,不过身旁那位惊鸿,他倒是不知晓。“二位也知,最近雨势汹涌,多处都造成了涝灾,朕听国师断定,必有雨妖在作乱。”

  惊鸿却否定了他的说法:“这种大雨,且不说一天两天了,它竟连着好些天了。一般的雨妖没有这等法力。”惊鸿虽对别的不在行,对妖她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衍之附和:“惊鸿所说不错。”

  皇上不解:“那依二位见解,此番妖雨是为何?”

  衍之还不能断定,只说:“还需要些时日观察。”

  不曾想,身后却快速走来一个男子,样貌是奇丑无比,身上的道服也是奇形怪状,他瞥了惊鸿二人一眼,就跪倒在地向皇上请安。

  皇帝命他起来,“国师前来所为何事?”

  国师却一把泪一把涕说:“小人唯恐陛下被欺骗,所以马不停蹄就赶了过来呀,陛下。”

  惊鸿嗤之以鼻,就他那个模样,还好意思说他们是骗子,她看他倒是挺像那些江湖骗子的。

  皇帝问道:“此话何解?”

  国师道:“这两人来历不明,张口就说自己是兰云寺的弟子。兰云寺规戒严厉,怎么会随意放两个弟子下山?”

  惊鸿呛声:“这可是道士老头发的手令让我下来的,怎么,你也是我们兰云寺的学生,这么清楚?”

  国师被惊鸿气得脸都绿了,“雌口小儿,皇宫内岂容你如此放肆!”

  惊鸿笑:“我看你挺像那些江湖骗子的,也不知你是师承何家呢?”

  国师从来没被一个小女孩如此呛声过,她的态度极其嚣张,一切都不放在眼里。“我可是宁家的内门弟子。”

  “宁家?”衍之反问。

  国师冷哼,“怕了吧。”

  衍之反问他姓名:“我倒是想向宁兄请教一下你。”

  皇帝看他们争执不下,赶忙叫停。“好了好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摆平这场妖雨。别的事,容后再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