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十八章
 
  惊鸿的瞳色逐渐变得赤红,紫晶琉璃珠再也压制不住她的妖力,她的头发被****吹得凌乱,她一甩手,把伞丢在了脚边。“天堂有路你不走,”她一睁眼,杀气腾腾地盯着鲛人:“地狱无门你自来。”

  鲛人万万想不到这个小女孩竟会是滕蛇之女,他想逃跑,却发现双腿变得发软,怎么都迈不开步子。

  惊鸿一抬手,雨滴仿佛失去了重力,连时间都变得缓慢起来,鲛人只觉得他快要窒息。

  他发出哼鸣,普通耳力是听不到他们哼鸣的频率,只有同伴才可以感应得到。他不想葬身在此处,他此刻太需要族人的救助了。

  惊鸿厌烦这种贪生怕死又欺善怕恶的妖物,她用食指抵在嘴唇处,示意他噤声,她一眨眼,水滴变成了利刃向鲛人飞去。

  鲛人瞬间被撕裂了,只留下残破的躯壳。而他的族人刚好赶来,一大群的鲛人围攻着惊鸿。

  惊鸿只觉得身上的妖力越来越强,血腥的味道几乎让她失去了自我,她很难再保持清醒了。若是再杀上两三个……她不确保自己会不会暴走。

  惊鸿试着压下妖力,阿姊不在,若是她失控,这山上山下,她无法保证安全。她对着鲛人的族人说:“是他冒犯我在先,我只是防卫罢了。”

  鲛人的族人应是也能感觉到来者不善,但是如果今天他们就这样善罢甘休的话,他们鲛人族的面子往哪里摆?

  族长刚好正在此处,他站出来说话:“你是哪家的小妖?!哪怕他冒犯你,你也不应该置他于死地。”

  惊鸿听罢,有些怒不可遏:“我早就听说鲛人族不讲道理,今日一看,原来是真的。”任凭她平时再娇蛮,她也从来不做欺男霸女的坏事。她反倒看不起这些鲛人,专挑软柿子捏。平日这些鲛人,看见她的父王,又是另一幅要讨好的嘴脸。

  鲛人族长被这种黄毛丫头一教训,顿时觉得脸面全失,他露出锋利的爪子,“嘴皮子功夫厉害,我倒要看看今天你还能不能跑得掉!”

  惊鸿蹙眉,她已经不能再闻血味了,能维持到现在的理智,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抽出利剑,虽能勉强挡下鲛人的围攻,但是始终在防守,就处于了弱势。

  在惊鸿犹豫着要不要还手的时候,几道利光闪过,鲛人的爪子悉数被砍了下来。惊鸿回头一看,竟然是衍之。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惊鸿看他,她好不想让他看到她杀人的模样,那样就不可爱了。

  衍之握住惊鸿的手:“你的妖气一露,很明显。”衍之仔细查看了她手上的紫晶琉璃珠,没坏没断,怎么会?“怎么回事?”他的语气里竟有些紧张。

  他才看到惊鸿的羽衣破了,手上还带着伤,鲜血都已经凝固了,一口热血涌上他的喉咙。“谁干的?”衍之打开折扇,神情比以往更冰冷漠然了几分。

  惊鸿不说话,已经被她杀掉啦,这可怎么说。

  衍之只当是这群鲛人围攻她时,把她所伤。他愠怒地转动折扇,一道道扇风劈开了暴雨,直直砍向了鲛人。衍之的手法干净利落,他左手画符,右手执扇,鲛人接连倒地。

  鲛人族长自知不是对手,只好跪下来求饶,这个道士修行高深,竟会护着一只小妖。

  衍之看他们落败,才稍稍平息了怒火,“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衍之冷冷说道,鲛人族长赶紧带着受伤的族人逃跑,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改变主意。

  惊鸿把脚边的伞捡起来,伞面覆盖了一些泥水,惊鸿倒是毫不在意。

  衍之替她查看伤势,从前如粉藕一般的手臂多了几条触目惊心的伤痕,他吸了一口凉气,看来他刚刚下手还是太轻了。

  衍之想带她回山上,惊鸿不肯,难得都下来了,怎么可以这样就回去?

  衍之拧不过她,只好随她一同下山。惊鸿吵着疲乏,非要衍之抱她,衍之只好单手把她抱起,另一只手给她撑着伞。

  “紫晶琉璃珠还在,”衍之问:“你的妖气从何而来?”

  惊鸿许是妖气泄露太过,太久不适应妖力,浑身都是软绵绵。“从我的血呀。”惊鸿努力向他挤出一个微笑:“再怎么说,我的血可是纯纯正正的滕蛇之血。”

  衍之皱眉,听懂了一点,以血唤醒妖性,以惊鸿现在的能耐,她很难控制得住。“下次不要这样了,有什么事,在心里默念我的名字。”

  “我会听得到的。”衍之抱她的手,稍稍更用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