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十七章
 
  正是盛夏,暴风雨说来就来,雨倾盆而下,几近把树上的花都砸落下来。

  这几日皆连大雨,百姓受苦,涝灾死了许多平民百姓。惊鸿望着那片天,坐在窗台边有些失了神。

  她再傻,都能感觉到所有事情都是冲她来的。她自幼与阿姊不一样,阿姊在别人眼里总是通情达理,温柔大方。她只会调皮捣蛋,人见人厌。阿姊从来疼惜她,极其护短,从不让别人说她一句不好。

  直到有一天她偷看了故事本子,阿姊对她发了脾气。“惊鸿,你还小,这不是你该看的。”

  “阿姊,情为何物呀?”

  “情……你还小,不会懂的。”游龙对她虽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一种内疚。

  自此以后,惊鸿就不怎么看故事本子了,阿姊疼她,不愿她看,她就不看。她也最不愿让阿姊伤心了。

  宁婉清从屋外回来,裙脚处沾了些泥巴,她看见惊鸿在发呆,便跟她说道:“惊鸿,老先生让你下山一趟。”她虽有记得离殊的话,但那人着实恐怖,她也不想招惹到他。但是没有了离殊,她也可以有别的法子害她。

  “下山?老头子怎么会答应让我下山?”惊鸿倒是很想下山,但是老头子从来不肯放她下去。

  宁婉清怕她不信,还给她看了先生的手令。虽然是她假制的,但是以惊鸿这个智商,也定看不出来。下山的路险阻,听闻有鲛人在作乱,鲛人生性凶猛,无论人还是妖,一律都会被当成他们的食物。

  惊鸿信以为真,虽然下着滂沱大雨,也是万分高兴的。“只有我下山去吗?婉清姐姐呢?衍之去不去?”

  宁婉清抱歉地笑:“先生只让你去,我和衍之哥哥他们都需要留守在这里,先生要给我们另外辅导功课。”

  衍之不能来,她倒是有点失落了。

  不过也罢,那个臭道士只会管着她,不许她玩这个那个,像个管家婆似的。她还是开开心心收拾了三两件衣服,跟婉清姐姐抄了小路就下山了。

  宁婉清只送她到路口,便要走了。“惊鸿妹妹,我只能送你到这里啦。下山注意安全哦。”

  惊鸿告别宁婉清,一个人打着伞往山下走。她的羽衣都染上泥污了,鞋子都变得脏兮兮了,她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雨变得更大,噼里啪啦就打向了她的脸。

  忽然,一个鱼尾人身的妖挡住了她的去路,她的眼睛几乎被雨水打得睁不开来。“小兄弟,你挡住我的路啦。”惊鸿摆摆手,示意要他让开。

  鲛人看见是个小女孩,却长得绝色,不禁起了色心。“小姑娘,你要去哪里?”他想一人独占她,生怕族人看见了要跟他抢。等他抢来了这个小女孩,族人也只能艳羡他的艳福了。

  “我要下山。”惊鸿不疑有他,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我来带你下山吧。”鲛人把鱼尾化作了腿,色眯眯地向她走去。此等美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不用了,我知道路。”惊鸿也看出他居心叵测,还是不要靠近他为好,阿姊说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坏人的。

  鲛人看她不从,凶恶的嘴脸哭了出来,他的手变成了尖锐的爪子。“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吃掉。”他以为这就能把惊鸿吓到。

  哪料惊鸿说了句:“你要是敢碰我,我阿姊不会放过你的。”

  鲛人最恨有人挑衅他,一爪子就抓了过去,狠狠抓破了惊鸿的羽衣。惊鸿的手被划破,细嫩的手臂渗出了血。

  惊鸿吃痛,她的血液沸腾了起来,浑身变得燥热。“你可知道我是谁?”她虽妖气被压制了,但她始终是滕蛇之女。

  她在十八年前曾暴走过一次,但当时的记忆她已经记不得了。自此以后,父王就不许她出远门了。

  鲛人隐隐能闻到她血的气味不对,不像是凡人的气味,他怕不是惹上不该惹的人了吧。“管你是谁!今天你都跑不掉我的手掌心。”

  惊鸿舔舐了一下伤口,鲜血染红了她的嘴唇。

  “我是滕蛇之女——惊鸿。”她妖媚一笑,区区小妖,也敢伤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