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八章
 
  宁彦臣把壶塞扯开,递给衍之。衍之示意自己不好酒,惊鸿一把抢过来,笑嘻嘻地说着:“我喜欢我喜欢,不用管那个臭道士。”

  看惊鸿这幅模样,听闻滕蛇的幺女天真无邪,这么一看,传闻倒是真的。宁彦臣倒是不解:“那衍之兄与惊鸿姑娘相识很久了?”

  衍之摇头。

  惊鸿搭嘴道:“我数数,大概……五六个日夜了吧。”惊鸿咕噜咕噜一口酒,手上还拿着个大鸡腿。

  衍之呛声道:“慢点吃,别噎住了。”

  惊鸿舔了舔嘴唇:“我还小!阿姊说我还在发育期呢,我得多吃点,才能长得跟阿姊一样高。”

  宁彦臣被她的话逗得哭笑不得,但是却还是心存疑惑:“但我听闻衍之兄是被滕蛇族……”难不成传闻也只是空穴来风?

  “我确实是滕蛇族收养长大的。”衍之品了一口茶。“只不过滕蛇王平日将我养在松树林,所以未曾碰见过惊鸿姑娘。”衍之只喜欢在松林读古书,练法术。

  惊鸿听到,也长长地“喔”了一声,“难怪我从来未碰见过你了。”

  宁彦臣虽笑着,但伴着冷冷夜风,他的目光也寒冷如铁,透露出一丝狡黠。宁婉清向衍之请教着一些道学上的事情,衍之和她聊得很是投契。

  惊鸿看着他们聊得起劲,自己却对他们所讲的事情一无所知,赌气地拎起酒壶坐到悬崖的一边喝酒去了。

  她吹着夜风,发丝随风起舞,醉意朦胧。她不喜欢衍之和宁婉清这么亲近,她总觉得嘴里酸酸的。她往下看悬崖,风呼啸而过,她总听到悬崖下,有些什么在嘶吼。她突然好想跳下去,想着想着,她的身体越来越沉。

  忽地,她的肩膀被人按住,她一回头,是衍之。她惊觉,自己妖力被封印了,若是跳了下去,必死无疑……

  衍之在她的身边坐下,神情还是那么冷然如雪,如覆雪的松树,如画中的神衹。惊鸿不胜酒力,轻轻靠在了衍之的身上。夜风吹来她身上的清香,衍之还是有些不习惯惊鸿这么‘授受不亲’。

  惊鸿想起来糖,忙从衣间拿出来掏出来,打开包裹糖的纸,递给衍之。“这是婉清姐姐请我吃的糖,我特意给你留着的。”惊鸿笑靥如画,期待着衍之夸奖她。

  哪料到衍之答了一句:“刚才宁姑娘请我吃过了,确实好吃,这颗你留着自己吃吧。”

  惊鸿娇嗔:“你是说她的糖比我请你吃的甜吗?”

  衍之没想到她这么大的反应,想否认说没有,看到惊鸿双眼都已经被气红了。他真是拿这个小孩子没有办法。

  惊鸿起身,衍之以为她要走,错愕地抬起头看她。衍之总觉得自己的心绪被她挑拨,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只见惊鸿把银丝糖塞进嘴里,然后蹲在衍之的身边,一把揽住了衍之。惊鸿身往前倾,覆上了衍之的嘴唇,把糖送进了衍之的嘴里。

  衍之再说不出男女授受不亲的话,傻傻地被惊鸿亲着,她的糖,真的好甜……

  惊鸿轻轻咬住他的嘴唇,双眼轻轻闭着,伸出舌头舔他口中的糖。待衍之清醒过来,赶紧把惊鸿拉开,他们的嘴间还拉了一道银丝。

  衍之丢下一句胡闹,便走开了。惊鸿看他离去,一颗糖两个人分不好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两人都没注意到身后的树,宁婉清躲在树后,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眼里发着寒光,她看上的人,谁都不可以抢走。

  衍之回到亭里,宁彦臣正一个人自斟自饮。“宁兄。”衍之客气道。

  宁彦臣看他这幅模样,清冷俊然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忍不住挪揄他道:“看来衍之兄是有心上人了?”

  衍之听罢,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丫头片子,喜欢她?怎么可能。

  宁彦臣倒是继续自言自语:“我总是梦见一个女子,我倒也想见一见她。”宁彦臣想起那梦中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觉得世上最美的人不过如此,比惊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宁彦臣开怀一笑,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碰见她的,想罢,一饮而尽。

  风从悬崖底下吹来,惊鸿站起身,风几近要把她刮进去。她的羽衣被吹起,她往下看去,那片黑暗快将她吸进去。

  “该走了,惊鸿。”衍之喊她。

  宁婉清一瘸一拐走到衍之身边,也打趣说道自己困了,暗示自己腿脚不方便,想让衍之背她。

  衍之却直接拒绝了她:“惊鸿困了,我该带她回去。”说罢,一只手就把惊鸿拎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宁彦臣似乎看出来妹妹的心思,便一笑:“来吧,哥哥带你走吧。”宁彦臣看着前面的二人,事情要变得好玩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