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七章
 
  兰云寺由两个部分组成,其建成在半山腰,前观是人人可前来参拜的佛寺,后观是供仙家子弟学习修行的地方。后观连着后山的路,后山自然是禁地之处。

  惊鸿和衍之才快走到兰云寺,半路看到一男一女停在路边。女子长得温婉可人,坐在路边一旁揉着脚腕。男子生得也是十分好看,虽比起衍之还是落了下风,但他总生有一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风姿。

  衍之看到他身上的道袍,勾画着昙花的图纹,心里了然。

  昙花是宁家的族徽,宁家是修仙大家,盛名远传,宁家算得上是当世的第一大家了。

  男子看见他们,一眼就认出来他们也是同来修行的世家子弟,便向他们招手问道:“那位兄台,能来帮个忙吗?”

  衍之看到他在招呼自己,便带着惊鸿走了过去。惊鸿却是出奇地比平时听话,少了点聒噪。

  “兄台好,吾乃宁彦臣。”宁彦臣稍稍弯腰作揖,“这是舍妹宁婉清。”

  衍之虽想到他是宁家的子弟,但不曾想会是宁彦臣,当世不二出的天才。传说中宁家最有可能会成神的人。衍之也弯腰作揖:“宁兄好,吾名衍之。”

  宁彦臣听到他的名字先是一顿,所谓天才都是惺惺相惜的,衍之这个名字在他们的仙家道界也是响当当得很。听闻衍之从小就被滕蛇一族收养,天赋异禀,也是很有可能成神的人选。

  宁彦臣注意到他身边的红衣女子,虽不作声,但风姿卓越,无法让人忽略。“这位是?”

  衍之答:“这位是惊鸿姑娘。”

  惊鸿……!

  滕蛇的幺女?宁彦臣的丹凤眼微微端详着惊鸿,从她的身上却完全感觉不到妖气,真是奇怪。

  “舍妹的脚扭伤了,但是行李居多,”宁彦臣无奈地举了举自己手中的行李,两大袋三大包的,“能劳请衍之兄台帮忙带一下舍妹上山吗?”

  衍之见状,也不好推脱了,只好蹲下身来,背起宁婉清。礼朝的民风较为开放,此等事情,也不算太过逾规越距。

  惊鸿在一旁看到衍之背起了宁婉清,心里倒是有些不舒服了,瞥了他们一眼,便自己往山上跑去。

  宁婉清也是第一次被陌生男子背着,红了脸,小声对衍之道谢。

  加快了脚程,他们一行人很快就到寺里了,寺里的大师安排他们住下,男女分房,因他们四人是最后赶到的,便让惊鸿和宁婉清一个房,衍之和宁彦臣一个房。

  惊鸿进到房间,先是傲娇地冷哼了一声:“我可没有衍之那么好说话。”

  宁婉清倒是笑笑不在意,从包袱中掏出了一颗糖,一跳一跳地来到惊鸿面前:“来,惊鸿姑娘,这是我家自制的银丝糖。这吃起来甜而不腻,软而香浓。”

  惊鸿一看到糖,倒是两眼发光,口水几乎都要馋下来。从前阿姊都不许她吃太多糖,总是没收她偷偷藏起来的糖。惊鸿还是傲娇地接过糖去,但是嘴角却藏不住笑意了。

  待她们收拾好房间后,宁彦臣和衍之一起来寻她们吃饭。惊鸿一路搀着宁婉清,心里打好了小算盘:宁婉清先前给她的那颗糖,先给衍之尝尝;待她对宁婉清献个殷勤,指不定宁婉清还会再给她一颗。

  兰云寺占了整个山腰,旁的人只能到前观,还以为这是一座小庙罢了,却不知里面的路蜿蜒盘绕,奇观美景更多。

  宁彦臣前年已经来修行过一回,所以也轻车熟路,带着他们来到悬崖上的小破亭子。但在清冷的月光下,亭子也被照得另有一番风味。

  宁彦臣左手拎着三壶酒,提在肩上走得轻快。宁婉清早就准备好下酒菜,也一道提着过来。惊鸿闻着酒香肉香,肚子早就饿得坐不住了,终于等到天黑了,他们才启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