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三章
 
  衍之的道观建在了云京旁的山峰处,一到山峰便是云烟笼绕,云京也早已恢复了当年繁盛的模样,烧焦的土壤都像灰尘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的繁华盛世。

  “这……已经是什么朝代了?”惊鸿往山脚下望去,人如蝼蚁般渺小,忙碌着各自的生活。

  衍之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压低声音答了一句:“当今国师,不是一般人。”惊鸿听不出他这一句话的意味,只当那位国师是什么奇人异人罢了。但是衍之随后说了一句:“国师是宁彦臣。”

  宁彦臣……?

  宁彦臣是当世唯一能和衍之齐名的修仙道士,宁家也是最古老的仙家,宁彦臣便是这千年来宁家最优秀的仙道。

  说来也怪,她和宁彦臣认识也有两千年了,记忆中的宁彦臣是十分张扬而不羁的人,怎可能会屈尊做国师?

  惊鸿不解道:“会不会认错人了……或许只是宁家的一个小辈?”

  衍之否定:“我在皇宫的亭观碰见过他了,确实是宁彦臣。”他接着说,“我也问过他为何在皇宫当国师。”

  “他说,他在等人。”衍之说完,便不再答嘴了。

  惊鸿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道观,衍之让莲瑶带惊鸿去他的卧房。惊鸿不满:“你这么大个道观,还要我和你挤一个房间?”

  衍之不许她换房:“我怕你偷偷跑掉。”

  看惊鸿赌气的模样,总又觉得她变回到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莲瑶听到这个妖女要和师傅共处一室,也立刻提出了抗议:“她一个妖女,怎么能打扰师傅!”要同房,也是她和师傅同房,这妖女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勾引师傅!

  惊鸿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故意气她道:“哎,那就只好勉强跟你师傅挤一个房间咯。”

  衍之听到后倒是挺满意地点了点头,本想伸出手去摸摸惊鸿的头,却被惊鸿往旁一闪,躲开了。她还是记恨自己的吧,衍之怅然。

  惊鸿推开了衍之房间的门就使开莲瑶了。惊鸿走进房,侧卧摆放着干净的棋盘和玉盒,玉盒盛放的黑子白子都是由上好的美玉制成的。惊鸿随手拎起一枚,滑如凝脂,她当年是多想学下棋啊……

  惊鸿放下棋子,在房间四处游逛,发现有个小木箱带着锁,好奇地摇了摇它,小木箱发出晃晃的声音。惊鸿失去了妖力,无法打开它,只好把它放回去原位。

  衍之房间的后面是一处温泉,惊鸿见到温泉,就脱下衣服想好好泡一下,好解乏。她这五百年来都没洗过一个舒服澡了。惊鸿泡在温泉里,舒服地闭上眼睛,朦胧中看见阿姊在温柔地唤她名字。

  惊鸿从梦中惊醒,眼角像是有泪划过。衍之在门外听到里头的声响,以为惊鸿在里头出了事,便直接打开了门,看到刚从温泉站起来的惊鸿。

  衍之顿时红了脸,背过身去。

  “臭道士,傻站着干嘛,去拿件衣服给我穿啊。”惊鸿不解他为何脸红,只觉得风吹过她湿漉的身体有些冷。

  衍之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男女有别。”惊鸿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她活了数千年,仍然不懂阿姊口中的爱慕,也不懂衍之所说的男女有别。在她的眼里,他们都是她最亲最爱的人,从不避讳。阿姊总是挪揄她:“小惊鸿若是有一天长大了,就会明白爱慕的意思了。”

  只有阿姊离去,衍之抛弃她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痛彻心扉的滋味。这就是阿姊说的情,对吗?

  衍之在卧房里寻了一件红纱羽衣,随手一丢丢给惊鸿。惊鸿接过穿上,才发现羽衣与她从前穿的是一样的款式,连绣线的纹路都是一模一样的。

  惊鸿赤足踏出,步步生莲,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青莲,她便是从不沾染世俗。

  衍之不语,游龙一生都在用全力保护好惊鸿,连死的时候也是……

  惊鸿靠上他的面前:“臭道士,你想好方法找出真相了没?”惊鸿轻推了一下他,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衍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丹药,丹药散发着淡淡的沉木香。惊鸿闻了闻,还是猜不出这是什么丹药。“这是什么?”

  “筑梦丹。”衍之答道,“它可以带你梦到过去的事情。”衍之沉思,“或许那时候的我们都忽略了些什么。”

  惊鸿接过他手中的丹药:“你不会也想毒死我吧?”她笑着看他,他抬起手拂过她额头的碎发,他绝不会伤害惊鸿,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惊鸿。

  惊鸿服下丹药,躺在软塌上,不到片刻时辰便入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