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诡命魅香夏冰儿 > 第22章 尸
 
因为她,是我的娘亲……

当知道我的坚定,宗楚没有感到意外,只是表露出用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情感,感慨一句:“有的时候,感情并非是自己想的那么美好……”

他说的或许是有道理的,但很多时候人即使知道是错的,也会去做……

“或许我应该向你道个歉,是我让你跟你的师傅断绝关系了,其实他是很关心你的……”

“不,这件事与你无关!即使没有你,我和他的关系也迟早会断裂!为何原因,我说的已经很明确了……”宗楚回答的毅然决然。

我无话可说,就想到关于刘老汉的事,于是我问该怎么解决?是不是陈语两兄弟,都已经……

宗楚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

“很难说,王德发是被黑狗血伤了身体,所以吸食了人的精气!刘老汉就很难让人摸清了,他是中了你身上的那股邪力爆体而亡!怨念极其鼎盛,只是他没有办法进到房子里,所以附身到了人的身上,现在有没有脱离出来就很难说了。”

“只是我希望他现在没有出来……”

我很不理解的问为什么?

宗楚像我这样解释,如果鬼魂自愿从一个附身的人身上出来,就说明那个人已经没有了价值,通常会死的很惨!

我大惊失色,简直不敢想象。

“还有关心别人,倒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无论刘老汉做什么,他的目标始终都是你!”

我自然明白,只是认识的人忽然就从你的身边消失了,怎能平息的下来呀。

“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在山上我们遇到了什么?是谁把你打的那么重?”我问出了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宗楚陷入了沉默,脸上有着我说不出的神秘表情。似乎是在回忆,又或者是在想着什么……

“一个半人半兽的女妖……”

他说:“它就是我跟师傅说的那个东西,那座山的植物动物,似乎全部受到了影响,变成了精怪!”

“你们村子的两座山,一个因为把死人都埋葬在一个地方,所以阴气很大,另一个则是妖怪横行!可以说附近百里之内,都极其凶险。不过两股力量相冲,恰巧形成了平衡……”

“昨日你情绪激动,那里的阴魂部被你身上的邪力弄醒了,所以去另一座山上弄出一些动静,否则两者之间平衡就会被破坏!到时候的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的好像有道理,可为何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宗楚脸上平静看不出什么端倪,我也看不出什么人的心思。就更不要说,像他这种厉害的人了。

“不过说到那座山…我想要问问你一些事情……”

“我!?”我茫然了,有什么事情是我知道的。

“在山上的时候,我被迷了心智,我不记得当时的事,当时我没对你做什么吧?”

我万万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猝不及防间,脸顿时变得滚烫滚烫的。

当时的画面异常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宗楚身形不算是高大,但很健壮,人也可以归到帅气的一类,想起那时强横,我的心居然有股酥麻感。

“…没有了,你别多想,哈哈哈……”

我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晚上,安欣姐和我睡,宗楚和她男友一块睡。

睡前她帮我在手上上药,经过昨晚,手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了。

“伤成这个样子,很长时间都不会好了。”安欣姐为我感到不忍。

我说没什么的,都是小伤。

跟我经历的相比,手上的这些伤痕又算得了什么?

忽然,安欣姐悄悄靠近了我的耳边,耳语:“冰儿,你是不是看上那个抓鬼的了?”

“啊?没有,绝对没有!”我浑身像是触电了一般,连忙摇头否认:“他能力那么大,通阴阳能抓鬼,怎么会看得上我?”

“呃…你这不打自招也太明显了吧?我说的你是不是看上了他呀?”

我无言再开口,心里则是一团乱麻……

安欣姐又突然在我身边闻来闻去的,我不明白的问她在做什么?

“我在闻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味道?可以让男人如此为你疯狂!如果我要也有就好了,到时候说不定可以成为一个大明星……”

“安欣姐,这玩笑可开不得呀。”我哭丧着脸说,要知道现在我已经吃了多少苦了。

我们两个打闹了很久,最终累得躺在床上,我对安欣姐说谢谢你。

“哪怕是姐夫成了那个样子你还愿意帮我。”

“没什么,我说过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当时自己一个人独闯城市,什么苦都吃过,但你看现在我不是挺过来了吗?所以人啊,真的只有经历才可以变得强大。”

安欣姐真的好成熟啊,真的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像她一样变得这样坚强。

第2天,宗楚要去看看刘老汉的尸体,我跟他一起去了。也不是我胆子变大了,只是我知道刘老汉的目标是我,过去或许对自己有帮助。

我们到地方的时候,在场的宗楚的师傅还有陈语的家人,不远处还有一些看热闹的。

宗楚还是尊敬地叫了声,师傅。

宗楚的师傅脸上冰寒依旧,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来做什么?

“我说过在一起解决刘老汉之后,才会离开村子。”

“少假惺惺的做好人了,你去了那座山,你比谁都清楚有什么后果!”

宗楚的师傅完全不领情,最后那句话也让村子里的人,齐刷刷的看向了我们。

宗楚没有再露出悲伤,而是反击说就算是他不去,也会去……

“难道这20年您不就是为这个活的吗?”

明显宗楚的师傅是没有从这个断绝师徒关系走出来,听到徒弟犟嘴,脸上肯定挂不住。最终他没说话,脸别了回去,继续看刘老汉已经腐败的尸体。

正临近三伏,刘老汉的尸体被凉席裹着,都不知道放了多久了,一靠近就是让人无法呼吸的臭味迎面而来。因为死的样子太恐怖了,再好的人也不会给他去收尸啊。

尸体铁青死灰,浑身通体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红色斑纹,我听老辈人说过那叫做尸斑!

对于死人,人好像拥有着天生的恐惧感!这与看到动物死是不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