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诡命魅香夏冰儿 > 第15章 树林之毒
 
同时从茂密地树叶之间的空隙,看到树干居然有一张干巴巴的人脸对着我们笑。

那张脸不是有皮有肉的脸,而是树皮之间的纹路形成的一种酷似人但却有非人的脸啊。

“嘿嘿嘿……”

树皮上的纹路一变,在一声震慑人心的笑声中,变得恐怖,变得狰狞!树叶摇晃得更厉害了,此时我竟发现上方落下种细小的颗粒。

很显然这些颗粒,从这些树叶掉下来的……

“快捂住鼻子,千万不能吸入这些颗粒!”宗楚大声说道。

我立刻捂住口鼻,但发现好像已经有点晚了,因为在我们四周已经出现了上方飘落的那种细小颗粒,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将这东西吸入了!

“总么办?”捂住口鼻后,我口齿不伶俐的问道。

“补药俗话。”宗楚一个转身与我背靠着背,递给我个东西:“记猪,议会准备套炮。”

我没看直接伸手就去拿,可紧接着手动就一疼。原来宗楚给我的是一把匕首,刚才因为没注意手被划了一道口子,匕首锋利的刃已经有了我的血液。

不过片刻插曲后,自己还是一下把匕首接了过来握在手中。

我瞪大眼睛盯着眼前这些树木,在这些晃动如舞的树叶里隐藏的是树干上一张张干枯渗人的脸!一双双似鬼的眼睛,毫无死角的看着我们。

“哼……”

我从背后感觉到宗楚身体有点发软,他用力的晃着头似乎想要甩开混沌,保持清醒。

我连忙问他怎么了?宗楚气若游丝回答我说这些颗粒有毒。

“那,那怎么办?”我一时间慌了神,宗楚万一出了事我可怎么办啊。

“别急。”给我吃了颗定心丸,宗楚拿出一张符。

“御灵大通,明阳祛邪,封!”

宗楚拿出之前的铃铛,用符将其包裹住,旋即铃铛就是一阵作响。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森林恢复了平静,树叶不在晃动的发出骇人沙沙声,树干上那扭曲的脸也消失了。

“快走!这顶不住多一会儿的……”宗楚跟我说,他的呼吸声很重。

我们二人继续往大山的深处走,宗楚吸入的颗粒毒性真的很强没多一会儿他就跑不动了。

“我扶你。”我过去,搂住宗楚对我来说很宽的腰,自己的一只手玩完全不够长啊。

让他粗壮的手臂搭在我的肩上,宗楚整个身体向我倒过来。我很吃力的一点一点向前走,不知不觉我眼圈红了。

“宗楚你可别吓我呀,你现在哪里不舒服?需要我做些什么你才可以好起来!?”现在宗楚是我唯一的依靠,如果他出了事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哭,我,最见不得你哭了!”他嘤咛着说了一句,话有点暧昧,但我知道其中的意思,

我的身体猛然一颤,心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像是麻醉剂让我恢复了平静,但很快替代的是剧烈跳动。仿佛,身体里的所有血液都朝着心脏流动。

我的脸贴着隔着衣服都觉得有些烫的胸口,我想抬头看看宗楚的脸,却想不到这时他一把推开了我。

“你怎么了?”他的样子越来越反常,我有点担心起来。

冲我用力一摆手让我别过去,宗楚用手捂着脸呼吸渐渐加重。他的样子我很熟悉,之前刘老汉,李叔叔都是这样的。

“你在这里待着别动,我很快就回来……”宗楚扔下了几个蜡烛,转身走去。

我想跟过去,但他把我呵斥住不让我跟去。

“我真的没事,只是我需要点时间把颗粒的毒排出!”他说话同时脚步没有停下。

“记住我说的话点上蜡烛,等我回来……”

宗楚的身影逐渐被黑色笼罩,现在的我只能按着他说的点燃蜡烛接着将其插进地面,身体靠在树下静静的等待。

我拿出父亲给我的吊坠,细细的抚摸起来。配合着橙红色的火光吊坠光滑的表面,更加浮现出奇异的光泽。

“爹,娘,你们究竟对女儿隐藏着什么呀?”我泛起阵阵苦笑。

从小村子里的孩子曾嘲笑我没有母亲,家里更是怪里怪气的不愿意跟我玩。最严重的一次是有个小女孩儿,说我们家都是妖怪所以才这么奇怪。

我气的跟她打了一架随后又被父亲揍了一顿,可我一声都没有哭,而是瞪着眼睛问父亲我的娘亲去哪儿了?

可想而知,我这么一问换来的肯定是更加严重的打骂。从此我甚至都在想娘亲是不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抛下了我们。又或者是父亲做过什么,不然他怎么会不让我提呢?

想着想着,我苦涩笑容融合进了一点点的甜味。

父亲和娘亲都是爱我的,父亲临走时给了我这枚娘亲她留给我的吊坠,说明她没有抛弃我,我还可以去找自己的娘亲。我想他们一定都有自己的苦衷,不能向我表达出来。

我开始想象与娘亲欢聚的场景,想着想着眼皮就开始变得沉重接着就睡着了。

不过荒山野岭完全睡不踏实的,于是我朦朦胧胧的闭着眼睛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刺痛让我醒过来。

翻身无意间让牙齿形状的吊坠末端最尖锐的部分,扎了自己一下。

我捂了捂自己的胸口微微皱眉,刚才那一下还真是有点疼啊。

拍拍脸让自己精神精神,看蜡烛已经是短不少了就说明有段时间了,宗楚为什么还不回来?

我开始担心,觉得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然该回来了。

我望着只有小拇指长短的蜡烛,想了想把心一横决定去找宗楚。我不是自以为是而是蜡烛已经燃烧了将近1/3了,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大概好几十分钟的样子,所以真的不能再呆了……

为了防止在碰到那些可怕的树,我走的是空旷地段尽可能绕开树林。

“嗒,嗒”。

我走在一个布满石子的山路上,非常不好走。同样我走很远,但却始终没有看到宗楚。

蜡油已经是流淌在我的手上,蜡烛已经快燃烧完了,还好还有两根。

拿起另一根蜡烛借助那根快要燃烧殆尽的蜡烛将其点燃,我一口气把这根蜡烛吹灭了。

刚点燃的蜡烛完全亮起来是有时间的,但就是这短短几秒地黑暗,我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浑身一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