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诡命魅香夏冰儿 > 第9章 极乐
 
香?到底是什么东西香呢?

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我喜欢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想要立刻离开。安欣姐见我这么突然要走,拉住我说是不是刚才的事生气了?

“你别见怪,其实男人有点儿嗜好,是正常的…而且他拿的是我的衣服,你真的别多想。”

就像我说的,安欣姐成熟稳重,对人友好善良。却因为如此我才想走,似乎已经感知到了身上好像在发生着某种变化,昨天夜里已经有东西来过这里,真的不愿意将什么厄运带给这个即将成为新娘的她。

“姐姐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家了,我也不可能因为死了个人而永远不回去吧?”

我知道理由非常牵强,我走的也非常坚决,无论安欣姐怎么挽留,我都回家了……

看着院门,我内心极是沉重,沉重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因为刘老汉,前两天正吊死在我家的门外……

可这里又是与父亲共度时光的地方,有无数温暖的回忆。我也相信父亲一定会保护我,还有娘亲……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脖子上的吊坠,自己毫无恐惧的回到家。

很快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黑夜降临,我将黑狗血倒在了门口等待着无法预知的长夜。

与我想的不同,一个晚上什么事没有,第2天第3天都是……

我原本以为黑狗血起到了作用,怪事情没有了,直到,刘老汉头7那天……

说平安无事,不过自己还是想要知道李奶奶口中的大师,什么时候能来?已经好几天了。

我去李奶奶的住处,问那个大师什么时候来呀?

“哦,过几天吧。”

李奶奶口吻憔悴,也比之前要瘦了很多。我赶忙询问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李奶奶摆摆手说没事。

我还是有点担心,问真的没事吗?

本意是关心的话,可是李奶奶却有一点不厌其烦的回了一句没事,甚至是有一点不太想看到我,说完以后便走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有一丝不解与伤心。

就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我听到了屋内有人叫我的名字。

“冰儿,冰儿……”声音虚弱,可我能够分辨出是叔叔的声音。

我率先的反应是声音那么虚弱,想要去看看李叔叔究竟怎么了?

推开屋子里的门,李叔叔躺在床上旁边是他的儿子。

我悄悄的凑进,探头一看,当即险些没有惊叫出来。

这父子二人的浑身上下简直是可以用皮开肉绽来形容了!裸露的部位满满的伤口,有的还在不断往外流出血液!甚至我还看见血液,表面还泛着淡淡的紫色光芒。

“冰……”李叔叔又想叫我,那刻我注意到他们的嘴唇也是紫色的,像是中了毒。

“谁让你上这里的!?”

外面怒气的吼声,使我回望过去,是李婶婶。

她看见我很不高兴,李婶婶的眼睛红肿,很厉害的那种,显然是经常哭泣造成的。

二话不说,李婶婶直接抓住我的手,把我往外推。

被推到了门外,我焦急的问李婶婶,叔叔,弟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们有没有去医院啊?

“如果医院有用的话就好了!”李婶斩钉截铁的吼道。

我愣了愣,许久我鬼使神差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李婶婶,是我对吗?”

李婶婶没有直接回答我,她表情闪过不忍的神色。

“冰儿,我不知道,并且我也不想说的太过分,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说完她便重重的关上门。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心里的痛苦如刀刃一点一点的割着我。

我回到家反锁上了门,打算不再出去……

我找出洗澡用的盆子,里面装满了刚刚烧开的水,然后就全身进入到盆子里。

可想而知,刚刚冒着热气的水接触到皮肤,会有怎样的反应与剧痛……

可我用力的搓着自己的身体,像是身上有什么很脏的东西一样,我想洗掉,让它不再有味道!很快红肿的皮肤被洗的到处都是伤痕,只有我连头都进入到了盆子里。

我真的不懂自己怎么了,仿佛弹指一瞬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父亲让我去找娘亲,但天大地大我上哪里去找啊?

脖子上的吊坠漂浮在我的眼前,我默默哀叹。

娘亲你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让我成为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

“砰”。

外面一声巨响,我闻声过后从水里面伸出头。还没有看见什么自己的脖子就被掐住拎了起来。

“啊!!!”我发出了要把声带震裂的尖叫,不止被掐住了脖子,同时一张脸开始不断的在我身上蹭。

锁住的门被完全的砸开了,身前共有两个人,是之前帮我拦住李叔叔的哥哥。

“你们快醒一醒,我身上不香。”我拼命的挣扎,呼喊,用那微不足道的力量来抵抗浪潮似的绝望。

“冰儿,你身上好香啊……”

我惊诧了一下,那声音是刘老汉?

不错,我没有听错,就是刘老汉!

我眼睛斜视,看着那两个人,一幅让人头皮炸裂的惊悚画面清晰出现在我的眼前!

一张肥硕的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身后与我对视,神色充斥着喜悦的贪婪,阴森苍白的面孔,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可怕!

在看另一个人,他的双肩也是趴着一个东西……

是王德发!

锥形的脸是在对我笑着,只是表情更加的兴奋,黑漆漆的双眼不断闪耀着妖异的红光。

我恐惧中带着诧异,怎么可能?门口不是有黑狗血吗?为什么会……

难道,是附身到了活人,所以黑狗血不起作用了!!!

我脖子被掐得很痛,甚至出现了昏厥,可我仍然在拼命的挣扎,尖叫。

“求求你们放开我,放过我吧……”

身体仿佛像是被剥了壳的水果,任由被其啃咬。

令人作呕的凌辱,自己的绝望到达了顶峰。

“好香,好香啊。”

我流着无尽的眼泪,用力的蹬踹,虽说或许没用,可我相信任何女生在这种时候绝不会任由践踏!

可是男女先天优势,让我无法挣脱这窒息的加锁,反而像是蟒蛇一般,越发的收紧……

好像我越绝望,他就越发的癫狂!很快,准备开始真正属于雄性的极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