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在东京开启妖气复苏 > 第二十六章 生而残缺,是我错了吗?
 
  十几万的恐惧点在琥珀川一番消费之后,只剩下八千左右。

  “本来还打算有富余的话,再买一颗鬼灵丹的,罢了。”

  琥珀川看了看恐惧点余额,索性又兑换了一只零阶鬼怪。

  名称:低级梦魇。

  说明:杂兵。

  技能:制造梦境。

  恐惧点:120。

  之所以会选中这个鬼怪,是因为大和田还活着。

  这是石神的复仇方式,希望大和田可以最终受到法律制裁。

  但这不代表琥珀川在了解大和田的罪行后要放过他。

  而这种惩罚方式,则是琥珀川参考了一部叫做《猛鬼街》的电影。

  里面的反派,可以入侵到他人梦境,一旦在梦境中对人造成伤害,就会影响到现实。

  只是低级梦魇远没有猛鬼街的反派那么强,他顶多是入侵大和田的梦境,对他的精神造成折磨。

  换句话说,这是琥珀川专门为大和田一个人打造的专属恐怖场景。

  一方面可以对大和田进行惩罚,另一方面也能够不断制造恐惧。

  这种恶人的羊毛,能薅干嘛不薅?

  搞定大和田一事,琥珀川才看向了眼前的地缚灵。

  因为星野和川森要在警视厅做笔录,所以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

  自己有的是功夫了解地缚灵的故事,帮他复仇。

  琥珀川怀疑,石神和花岗没有晋级二阶,是因为花岗的心里还是希望大和田死,但却因为对石神的爱意和温柔,才选择支持他的正义。

  所以才导致石神和花岗的复仇,只能算半完成品。

  不过考虑到这是石神和花岗一起做的决定,琥珀川也不打算再去干预什么。

  而地缚灵,可以说是霓虹恐怖故事中的标配。

  漫画,游戏,小说,几乎都出现过地缚灵的身影。

  “所谓地缚灵,其实是被束缚在某一媒介上的灵,往往是生前有很大的心愿未了,或者是很大的仇恨,从而形成特殊的灵体。”

  按理来说,地缚灵一般是无法离开自己的地界。

  但是作为创造地缚灵的琥珀川,拥有完全掌握恐怖场景的能力。

  换句话说,琥珀川的意识,便是规则。

  基于这样的原因,本该被束缚于别处的地缚灵,才会现身于琥珀川面前。

  只见这名地缚灵的皮肤有些干瘪,看上去就像是因为脱水而转变成了干尸,双眼空洞无神,脑后更是被利器破开了拳头大小的血洞。

  “主人……”

  因为是从小辅助商城购买的关系,所以每一只鬼怪都会把琥珀川当成主人,这是刻印在他们灵魂深处的本能。

  “嗯,说说你的故事吧。”

  琥珀川本想问眼前的地缚灵是咋死的,但是这个状态明显就是被砸死的!

  “回答主人,我的名字叫半田一鹤,是一所聋哑人学校的老师,因为发现了校长的恶行,所以在准备举报他的时候,被他用利器活活砸死。”

  与石神不同,半田在陈述死因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愤怒,也没有散发出怨气。

  在他的身上,琥珀川感受到的情绪,是无奈,是无助,是……绝望。

  “什么恶行?”琥珀川问。

  对于那名校长的行径,半田没有半点隐瞒,全部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半田最开始是一名私立学校的老师,因为校方弄错了学生信息,导致三好学生去了恶名昭彰的铃兰中学,反而是该校的差生,进入师资力量优渥的学府高中。

  事情被曝光后,半田被迫背了黑锅,遭到学校开除,经过朋友介绍,前往了一家名叫博爱的聋哑人学校,担任老师。

  结果半田感觉到学校始终笼罩着压抑的气氛,同事体育老师更是经常体罚学生。

  自己班级的同学也是常常满脸淤青。

  半田去找校方领导沟通的时候,被告知小孩子正处于打架年纪,不用管就好。

  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引起了半田的反感。

  并且在途径女厕所的时候,半田偶然间还会听到了女孩子的呼喊和哭声。

  天生的正义感,以及对学生的关心,让他开始偷偷调查。

  结果半田意外发现,这里的孩子不仅经常遭到暴力殴打,逼喝马桶水,要求互扇耳光等问题,更有女生会衣衫不整的从校长办公室哭着出来。

  “博爱学校的校长不仅在这些女生身上发泄自己的兽欲,他更从中挑选出长相清纯的女孩,带她们去讨好大人物。”

  “我尝试向地方机构检举,却发现校长一直在暗中行贿。”

  “并且有一名叫做六海的女生,因为无法再承受伤害,选择了跳楼自杀,在我试图救下她的时候。”

  “她却用手语跟我说,希望她的死可以成为无声的呐喊,引起外界的关注,救救她的朋友们。”

  “她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半田的眼泪止不住红润起来,流出一滴眼泪。

  然而这件事不仅被那名校长压了下来,还通过表演,将自己包装成了,关心六海,却没能救下她的好人形象。

  民众对校长的声援,让半田感觉吃了屎一样的恶心。

  不,比吃屎还要恶心!

  “愤怒之下,我在那天夜里,一脚踢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用摄像机拍摄了证据,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他的狠毒,没想到他竟然把我杀死,然后埋在了学校的操场。”

  “他一定……觉得自己很厉害吧。”

  半田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上扬,浮现出一丝苦笑。

  “到头来,也许只有那些学生是错的,他们……投错了胎。”

  听完半田的故事,琥珀川使用电脑,进行了搜索。

  结果琥珀川发现,博爱聋哑人学校,依旧混的风生水起,半田口中的校长,更是经常到各个地区做演讲,呼吁这个世界应该更加关爱残障人士。

  几乎每年,都是数不清的爱心人士,捐款,捐物。

  然而这些物资,从来都不会到那些学生的手里。

  全都被这名校长中饱私囊。

  最可怕的是,距离半田的死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在这六年期间……

  更是有数不清的聋哑儿童,被送往那个学校。

  不……应该说是被送往人间地狱!

  “哪怕到了现在,我的脑海里也会经常浮现,六海在跳下天台之前问过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她说,老师,我一生下来就听不到声音,是我错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