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从富江开始侵蚀一切 > 第六十二章.顺利的侦破
 
  “这是自相残杀呢,警官。”

  ……

  姿容绝世的少女亭亭而立

  呆滞无神的男生跌坐地上

  思想凄惨的四人在这间住宅里。

  当中兵野感到雪花町5丁目的时候,他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已经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在进行调查取样,其中唯二的在场的活人被紧紧的盯着。

  学长带着自己从警戒线外穿过,踏过一层蓬松的落叶,看着这样的情景,神情不免地有些严肃。

  不仅仅是因为案发场景的诡异,刚刚已经得知这四个人是相互动手,但最终都是死亡的结果,诡异的事件让人不寒而栗。

  更是因为在这里出现的一个人,一个绝美的少女,川上富江。

  中兵野抿了抿嘴唇,侧过脸看向满脸笑容的少女,神情间没有丝毫被场景影响的迹象,依然美丽如初。

  少女仿佛感受到了这股视线,侧过脸看向自己,眨了眨眼睛,勾起更加明显也更加惑人的微笑。

  中兵野向学长挥了挥手,没有立即进屋里自己检查,他知道自己足够优秀,但在实践上自己仍然缺乏足够的经验,等到真正的专业人士将可以搜集到的东西都搜集到,自己再浏览一遍之后,再进入其中看一看是否可以还能获得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

  那时才是现在的自己最合适的位置。

  “富江,你怎么在这里?”

  “山下君邀请我来他的家里来取一些照片。”富江抬起手指指向坐在地面的山下,然后对他说道:“你是来破案的吗?”

  “是的。”中兵野点了点头,从她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个词汇“照片?”

  “是……嗯,是山下君为我拍摄的一些照片。”

  中兵野点了点头,再次询问:“你知道他们是谁嘛?”

  “不知道呢。”

  中兵野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有在意,本来这些询问只是为了逐渐让对方不抗拒回答自己的问题,因此再次问道:“你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吗?”

  “这是自相残杀呢,警官。”

  “自相残杀?”中兵野皱着眉头,隐晦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笑靥如花的少女,完美的笑容仿佛与发生的案件存在于两个毫不相干的世界里,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知道?”

  “他们太爱我了,不愿意看到其他爱上我的人,只愿独自享受我的一切,真是愚蠢而又自知呢。”

  富江轻笑着,言笑晏晏,仿佛丝毫不在意死去的他们一般。

  不过,她确实毫不在意。

  中兵野听着她的话语,本想反驳一下她对生命的不尊重,但是看到眼前的少女,却始终无法开口。

  如此美丽的她,有人为了她而这样做,似乎也不是一件特别的事情。

  她,本应该受到呵护在对,不应该受到丝毫不好的影响。

  世界在此刻变得静默,唯有眼前之人的身影显得愈发清晰。

  不过如果真的如此,应该会有一个最后的生者的,但为什么四个人都死了呢?

  不,或许不止是这四个人,山下或许也参与了其中,并成为了其中最后的赢家。

  尽管什么都赢不到,毫无意义。

  是的,毫无意义。

  “中兵,过来看看这里。”

  突然,中兵野的耳边突然传过来如此的话语,他看了富江一眼,便随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中兵野走到学长的一旁,问道。

  “这个案子……可以说得上已经侦破了。”学长迟疑着说道,脸上浮现起一丝怪异之色。

  “侦破?”中兵野惊讶的说到:“怎么回事?”

  “他对发生的事情供认不讳,并且详细地叙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学长向山下努了努嘴。

  “是真的吗?”中兵野有些疑惑。

  “还无法判断,但根据他所说的,确实是他亲手杀死了其中的一个人,叙述内容与我们的推测一致,因此我认为他的话大体上是真实的。”

  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中兵野皱起了眉头,不经意间往富江投向一个难以察觉的眼神,风姿绰约,绝代佳人。

  “那么,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兵野询问他。

  学长有些唏嘘地说道:“简单说来,就是他们四个人都非常喜欢那个叫做川上富江的女生,因此可以说得上是因爱生恨,自相残杀后只剩下了一个人,当时的那个家伙躲在二楼,下来之后便将最后一个人也杀了。”

  “他说事件发生的动机了吗?”

  “……他说是爱。”学长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说完之后看向那道绝美的身影,笑容淡淡,却忍不住让人怦然心动。

  中兵野无言。

  …

  一切都很简单了,案件得到侦破,凶手得到逮捕,事情顺利的根本表现不出任何侦破的意义。

  最后的最后,一切都已经成为事实,只待最终去验证这一切是否是事实。

  中兵野有些茫然地走到警车旁边,扫视着四周。

  即使一切都已经如此了,他还是无法相信这就是真相。

  爱?

  爱无法说明这一切。

  无法说明他们为什么会自相残杀。

  无法说明山下为什么也会动手。

  无法说明山下为什么会自首。

  无法说明富江那毫不在意的笑容。

  无法说明自己心底的疑惑到底从何解释。

  几乎每一个工作人员,心底都有一丝诡异浮现在心底。

  这不是说办案快有什么错的,而是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不符合自己的经验过往。

  但是,规章制度又在时刻警醒自己,没有什么诡异的,没有什么不合常理的,更没有什么不符合的。

  一切都很正常。

  一切……都很合理。

  中兵野看向正对铝艺大门的川上富江,被束缚住的山下正从里面缓缓出来。

  “富江……”山下带着略微的颤音,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富江,喉咙里吐出沙哑的话语。

  “再见呢,山下君。”富江轻轻的笑,让人目眩神迷。

  山下沉默着,被身后的人一点一点地推动着行走,但是被迫行动的步伐依然阻挡不了想要看见她的渴望。

  头颅一点一点地转动着,直到被人类的身躯限制再也无法扭转的时候,才停下来这个行为。

  当视野之中的川上富江失去了踪影,山下仿佛是失去了最后一口气一般,身体陡然一松,尽管只是微小的动作也能让人察觉到,他发生了一些变化。

  走动的步伐不用再被强硬的逼迫,只需小小的一推便可以让他向前走去,直到他进入到警车当中。

  中兵野看着富江,张了张嘴,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中兵君,怎么了吗?”富江侧过身子,抬起左手轻轻抚摸着眼角的泪痣,语气诱惑:“你……也爱上我了吗?”

  中兵野的心脏猛然一跳,艰难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指的是什么呢?中兵君,你是指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还是其他的什么?”

  “他们为什么如此的……爱你?”

  “你为什么要感到疑惑呢?”富江绝美的面容上显现出明显的疑惑,“他们爱我难道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

  中兵野沉默,喉结蠕动着。

  “我是如此的美丽啊,每一个人都会喜欢上我,谁都不会例外。”

  富江轻轻地感叹着,诉说着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实。

  “你也是其中之一呢,中兵君。”

  中兵野闻言,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富江,狭长的双眸里唯有自己。

  许久,中兵野的嘴唇颤抖了一下,然后立即转过身去,仿佛逃走一般进入一辆警车里。

  富江轻笑了一声,然后缓缓转过身去,抬起下颚,安静地透过铝艺大门看向这栋别墅。

  目光掠过蓬松的落叶,掠过没有修剪的松树,掠过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掠过微风与阳光,掠过紧闭的门扉,直达那间流过鲜血的客厅。

  绝美的少女缓缓勾起唇角,在明媚的太阳底下,显得矜持而傲慢。

  ……

  一队警车沉默着行使,环境当中营造出一种诡异的寂静。

  “不,不对,这一切不应该就这样结束。”坐在副驾驶上的中兵野打破了沉默,使得其中的氛围开始变化。

  “那该是什么样子的?”正在驾驶的学长出言回应了一下。

  “我不知道,但这太奇怪了,你难道没有这种感觉吗?”

  中兵野说着,然后透过反光镜看向后座夹在两个人中间的山下,此时正在软踏踏地依靠在座椅上,双目无神。

  “有,那么你想怎么做?”

  “帮我,帮我查川上富江,这个应该可以吧?”中兵野侧过头,低声说道。

  学长沉吟了一下,缓缓地点头答应。

  “可以。”

  中兵野长吁一口气,但也没有认为这个帮助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他上次可以没有帮助自己,甚至什么都没有透露,这次、下次也都可以,一切都应该靠自己。

  从山下那里知道,刚刚东古城也出现在了雪花町5丁目。

  在自己的调查对象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这里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情。

  而且得知,东古城应该是来这里找富江的。

  那么,其中应该是川上富江在自己的调查对象里优先级最高。

  但相比,东古城比她更好入手一点儿。

  中兵野缓缓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川上富江绝美的容颜。

  她……川上富江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

  黑色的宾利在道路上穿梭,锋利的棱线恍若闪电,最后缓缓停下。

  驾驶座上的车窗缓缓消失,显露出其后的身影。

  酒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被白色衬衫包裹的双肩上,有东西方共同造就的精致面容缓缓勾勒出优雅的笑容。

  “事情办好了吗?富江。”

  窗外绝美的少女低下眸子,轻声说道:“已经完了,该到约定的事情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