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从富江开始侵蚀一切 > 第五十四章.起舞~起舞
 
  “喂,你们说胖虎找我们干什么?”

  四个穿着黑色皮裤皮褂的青年或站或蹲或坐的聚在花坛旁,其中一个坐在花坛边沿的青年两根手指捻起衔在嘴上的香烟,从嘴里吐出灰色的雾气,随后随风飘散在空气中,然后开口说道。

  另一个双手抱在胸前,一只脚踩在花坛边沿的人冷笑了一声说道:“听说他这两天在找小野大雄。”

  “小野大雄?”蹲在一边无聊地数着蚂蚁的人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说道:“他是谁?”

  最后一个站在花坛旁,揪起一朵粉里透着白的花瓣,解释道:“胖虎的表弟,一个新人。”

  “他为什么要找小野大雄。”数蚂蚁的那人说道。

  “他吹嘘他和他的表弟碰到一个美女,据说还是一个高中生,他表弟和那个女生去酒居屋喝酒了,然后一起去她家了,听他说真是风情一夜。”

  第二个人放下自己踩在花坛边沿的脚,冷笑化作看到他人过得好的不爽。

  第四个人将花瓣用手指碾碎,随后张嘴一吹四散开来,然后说道:“自从那之后胖虎就找不到他表弟了,甚至连短信都没有。”

  第三个人不再去看地上的蚂蚁,想了想说道:“是不是他故意躲人?”

  “可能。”第一个人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也想起来了,听胖虎说那个女生非常有钱,或许是傍上她不想当不良了。”

  “他没有去她家找人吗?”

  “胖虎他……除了知道那个女孩的家是一栋别墅且没有人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这……看,他来了。”

  四个人向一旁看去,

  同样一身黑的一个青年骑着摩托车疾驰而来,在离这里不远处的时候缓缓停下,带着手套的双手握紧两只把手,双脚伸直踩在地面上,左脚抬起稍微一蹬,支架便被放下,撑起想做稍微倾斜的车身,青年松开握住把手的双手,取下全盔样式的头盔,显露头盔之下黄色的显而易见是染过的头发,左手将头盔抱在怀里,右手抬起挥了挥,说道:“大家好啊!”

  “你一大早找我们出来是干什么?”

  第一个男人吐出最后一口烟气,放下手将烟头狠狠地与花坛里的泥土相互接触,彻底捻灭,随手将烟头扔掉,站起来拍一拍屁股,向着来人问道。

  “我想让你们帮我找到小野大雄。”

  “找他?”

  第四个男人再次捻起一片花瓣,粉里透白的花瓣上还沾染了一些晨起的露水,覆盖在花瓣的表面更显娇嫩。

  “你想我们怎么找他?”

  露水在阳光的照射下缓慢蒸发掉,花瓣的纹路在光照下显得清晰可见。

  “先找到那个名为川上富江的女生,我知道她是长河高中的。”

  “然后呢?”

  胖虎吐出一口气,缓缓说道:“询问小野大雄的下落。”

  “如果她也不知道呢?”

  胖虎沉默了一下,说道:“到时候再说。”说完,然后看着眼前的四个人继续说道:“我不会让你们白忙活的。”

  “很好,那我们就先去找那个女生吧。”

  数着蚂蚁的那个男人也站起身来,挪动了脚步覆盖住蚂蚁,说道:“我认识一个姓山下的家伙,他也是长河高中的,我想可以让他帮我们找到她”

  “山下?”胖虎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他之前花钱找你去教训了几个人。”

  “是的,据说是有几个人想要霸凌他,然后花钱找我带人打了他们一顿。”

  胖虎闻言,点了点头,重新将头盔扣在头上,将镜片放下盖住眼睛,沉闷的声音从中出现:“那你们先去找山下吧,有情况给我说一声,我先去赛车了。”

  说完,没有等他们回答,蹬开支架,拧动把手,轰鸣声从发动机里传来,摩托车便迅速地离开。

  “呵,好大的架子。”

  第一个男生有些讽刺的笑了笑。

  “有钱的人自然能支撑得起这样的架子,不是吗?”

  捻着花瓣的男人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走吧,走吧。我带你们去找山下。”

  第三个男人抬起双臂,向后挥了挥,然后说道。

  “需不需要再带一些人。”

  “不用,我们就足够了,不过你们见他的时候不要太狠厉,毕竟他是我的顾客。”

  “呵……”

  他们离开了。

  ……

  绿色的灯光亮起,胖虎座下的摩托缓缓停下,并伴随着一声轻微地刹车声。

  胖虎透过头盔,不耐烦地看向绿色的灯光,左手拍了拍把手,移开视线四处观望着,这时左后方的一辆车吸引住了自己的目光。

  黑色的宾利,锋利的棱线勾勒出复古典雅之感。

  但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到的位于驾驶座上的人。

  酒红色头发披散在座椅上和白色的衬衫上,东西混血所造就的精致面容,其下的大片雪白,令人瞩目的宽广胸怀,不堪重负的扣子。

  胖虎的眼神不由得被那抹雪白吸引住,即使是镜片的遮挡也无法让人不得不赞叹其中心胸的宽广。

  模糊的视线当中,尽剩下雪白的颜色。

  许久的许久,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响起。

  胖虎转过头,感觉到脖子有些酸痛,不过没有细想是什么原因,红色的灯光便映入眼帘。

  拧动把手,摩托车沉闷的引擎声响起,疾驰的身影,头盔之下是如此的低语:“为什么脖子……有些不舒服呢?”

  就像是……脖子保持扭动的动作很长时间似的。

  刚才有什么吗?

  不解的疑惑最终被甩在疾驰的身影之后,不被警觉。

  ……

  黑色的宾利车中

  后座上金发的男孩敲击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发出清脆带有韵律的声音,他专注地开口说道:“为什么要用能力呢?”

  “这还需要理由吗?”古塔丽涅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任由酒红色的长发因为惯性飘荡。

  男孩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敲打键盘的动作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你还是太小了啊。”

  古塔丽涅微微地感叹了一下,随后说道。

  “只要没有被他人察觉到,不就是没有使用了吗?”

  金发男孩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双手,抬起头来说道:“可是、可是一旦被别人发现了呢?”

  “那又怎么样呢?”古塔丽涅透过反光镜看向后座上的男孩,显露出优雅的微笑。

  “协议法有规定不能再普通人面前使用能力。”

  “你说得对。”

  古塔丽涅闻言没有反驳地点了点头,双手握紧方向盘,眼神专注的看着前方,随后用着只有一个人能听到的响度低声说着:“是啊,普通人……”

  踩下刹车,黑色的宾利车停下。

  林川易的家到达了。

  ……

  山下缓缓地睁开眼睛,显露出带着些许血丝的眼睛,继续缓缓地起身,从床上下来,穿着拖鞋缓缓地走近卧室的门,右手缓缓地伸出握住把手,停顿了稍会儿,长吸一口气,缓缓地拧动把手,拧到终点,不由得咽了咽唾沫,最后缓缓地打开门,目光随着打开而显露的空间搜索者外界的一切。

  空无一人

  没有富江

  山下松了一口气,缓缓地穿过客厅,走到洗浴室,看着镜子上脸色略显苍白的自己,不由的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嘴角怪异的勾起。

  打开水龙头,双手并齐接过一捧凉水覆盖上已经低下的面容之上,冰冷的感觉刺痛大脑,昏沉的思想不由得感觉到了一丝清明。

  富江……不会来的!!

  东古城他……是不会骗我的!!!

  再次模仿一般捧起凉水冲刷着苍白的脸颊,面容之上因此显露出了一抹病态的红晕。

  思想也愈加清明。

  在清明的思想当中,在洗漱的过程当中,山下无法抑制地随意思考着。

  儿童的过往

  初见的恋人

  敌意的学长

  反击的教训

  绝美的……富江?

  思想不可压抑的描述着名为川上富江的少女的一切,山下的身躯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我终究是……彻底拥有了她,不是吗?”

  山下对着镜中的自己,轻声低语着。

  “这同样代表了另一件事情,我记录了她的美丽,用自己的记忆,不是吗?”

  镜子当中,苍白但带着一丝病态般的红晕的面容上,缓缓地勾勒起一个奇怪至极的笑容。

  洗漱完后,山下回到房间脱掉睡衣,换成自己做完准备好的衣服。

  他长吁一口气,推开卧室的门来到客厅里。

  突然,大门外的铃声响起,顺着机器蔓延到客厅之内。

  是谁?

  山下的身子一僵,富江的绝美面容闪过脑海,那一颦一笑在记忆中愈加清楚。

  不会是她!

  怎么可能是她!

  不会的!

  不会的!

  铃声继续响着,带着诡异的音调在耳边继续响着。

  山下小心地打开别墅的门,透过狭小地空隙穿过庭院看向大门。

  四个穿着一身黑色的青年。

  其中一个自己认识,曾经自己花过钱请他带几个人去教训霸凌自己的学长。

  自己也知道,正是那次之后,自己是不良的传闻便开始在学校内传播了起来。

  以及其他的各种各样奇怪的言论也开始出现。

  自己已然习惯了。

  但是他……为什么会来找我?

  山下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也不由得皱起了眉。

  他来找我不是什么好事情。

  山下在心里下着这样的结论。

  铃声继续在耳边响着。

  看来,他们是必须来找我了,这架势真是毫不罢休那!

  山下彻底拉开门,穿过庭院,走到大门的前,没有开门。

  “有什么事情吗?”

  山下隔着铝艺大门看向其中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我找你有事请。”

  “什么事情?”山下闻言立即回道。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什么事情?”山下重复着说道。

  “……想让你帮忙找一个人。”那人并不因为山下疏离的行为感到丝毫生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谁?”山下微皱了一下眉头,果然没什么好事,这样的人让我找一个人,会是什么好事情吗?

  那人盯着山下的面容,缓慢而清晰地说道:“川上富江。”

  山下闻言,瞳孔不由自主地缩小,然后故作镇静地说道:“我不认识。”

  “看来你是认识她的。”那人并未理会他的话语,只是轻声着说道。

  “我不认识她。”

  那人再次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山下抿了抿嘴唇,没有动作。

  我已经不想和川上富江有着任何意义上的联系了。

  但却没有料到的是,今天的早晨尽管没有出现川上富江的身影,却从他人的嘴中听到了她的名字。

  而且,甚至是看起来完全不相干的两人。

  僵持……这样的僵持终究无法延续,终会被打破。

  “山下,你应该知道。”

  那人伸出手拍了拍面前的铝艺大门,轻声诉说着一个事实。

  “这样的门,我可以轻而易举地翻过去。”

  山下再次抿了抿嘴唇,最终打开了大门。

  四个人陆续地从打开的小门走进来。

  最后走进的那人伸出手拍了拍山下的肩膀,然后说道:“你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山下。”

  ……

  “这是一件大案。”

  中兵野依靠在墙壁上,如此诉说着。

  “这是一件离奇的超级大案。”

  中兵野重复着,强调其中的含义。

  “然后呢?”

  明显老态的中年警官如此说着。

  “我要加入其中,我要知道谁是真正的犯罪之人。”

  中兵野对坐在椅子上的前辈如此诉说着。

  “这件案子不适合现在的你。”

  “现在?”中兵野反问道:“到了适合我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前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即使前辈您不同意也没有关系,我的申请已经通过了。”

  中兵野不再去看他,这位自己除了名字一无所知的前辈。

  “既然已经通过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因为我想,您应该知道些什么。”

  前辈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去做吧,不过一切都要注意小心。”

  小心……

  中兵野捕捉到了这个词语,这是说我也有可能会遭受这样的危险吗?

  中兵野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我知道了,前辈,我现在就告辞了。”

  他挥了挥手,对中兵野说道:“走吧。”

  中兵野转过身,向着门的方向走动,没有看见的是,他的眼中绽放而出的一点火星,微小但又炙热。

  他静静地看着中兵野走出房间,随后微不可查地叹出一口气,嘴唇微动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