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从富江开始侵蚀一切 > 第五十二章.这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星光模糊,黄昏临至

  古塔丽涅的身影凭空浮现,出现于右侧的驾驶座上。

  “接下来去哪里?”

  后座上的金发小男孩依旧是那模样,双手伏在笔记本电脑两旁,带着些许陶醉看着自己身前的电脑,没有抬头对她说道。

  古塔丽涅轻轻地呼一口气,将束紧头发的头绳取掉,双手熟练地将酒红色的头发捋顺,然后说道:“去见一见林川易吧。”

  男孩抬起头,双手轻柔地揉了揉眼睛,减轻眼睛的疲累感和疼痛感,说道:“是为了调查黑水吗?”

  “不仅仅如此,我也想要见一下见证过根源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古塔丽涅带着一丝显而易见地期待如此说道。

  “根源吗?”

  男孩带着一些感叹着说道,没有再说什么。

  突然,古塔丽涅的面容上浮现起饶有兴趣的神色,说道:“之后再去吧,现在有事了。”

  男孩了然地点了点头说道:“是他来消息了吗?”

  古塔丽涅轻笑了一声,低声说道:“富江……”

  油门踩下,车开始行驶。

  ……

  寂静在房间里弥漫开来,隐匿的情感在此刻显现。

  富江侧过头,在昏黄的光照下缓缓勾勒出绝美的笑容,令人忍不住沉醉于这笑容之中。

  裙摆摇曳,长发拂散

  富江行走在这间屋子里。

  白色的拖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无言的寂寞在此刻愈加浓烈。

  情感……无法具体描述而得知的情感在此刻愈加浓烈。

  跳动的心脏在此刻引人瞩目,微弱的声音在此时震耳欲聋。

  未知的恐惧在心底浮现!

  恐惧?

  富江完美的笑容里掺杂着一丝傲慢地不屑,不过转瞬之间便化作了好奇的有趣。

  恐惧随着时间的挪移逐渐浓烈。

  害怕、惊悸、绝望

  逐渐加剧的恐惧浮现在心底

  但那潜藏在寂静之中的隐匿情感也从中逐渐浮现。

  富江抬起眸子,任由这股恐惧的情感浮现,贪婪的追寻着那未知情感的源头。

  无法找到……

  “你在哪里呢?未知的先生”

  富江低柔着说,凉薄的语调隐藏在绝美的笑容之后。

  我感受着这股情感,任由恐惧流淌在身体里,享受着从未感知过的情感,追寻着自己难以发现的情感。

  情感在自己的眼中是如此的清晰,宛若一道道精致的餐品。

  摆放在自己的面前,等待着点评。

  自己……还未曾品尝过这份源于自己的恐惧之情。

  富江低低的笑了起来。

  亦没有感受到这样隐匿的自己不曾识别的情感。

  不过自己心底的情感真的不是足够美味,就像是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勾动你自己对于恐惧的具象。

  并不是实实在在的恐惧,而是一种经过制造的可以勾动恐惧的情感。

  拙劣的作品

  富江抬起眸子,眉毛扬起,显露着毫不遮掩的傲慢。

  就凭这……

  “也想让我恐惧吗?”

  富江低低的私语着,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掌,抚摸着自己面前出现的自己的样子。

  宛若是镜像一般,出现了一模一样的自己。

  “我最为厌恶的东西,可不是我会害怕的东西。”

  面前的富江显露出令自己厌恶的熟悉微笑。

  两只手掌轻柔地托起对方的的下巴,手掌上传来清晰无比的触感,细腻而光滑。

  尽管只是虚假的存在,也是引起我的厌恶了呢。

  “我……是富江。”

  富江如此说着,勾起唇角,红润的色彩在唇瓣绽放。

  “你是谁呢?”

  任由恐惧的情感冲刷着身体的每一片、每一缕,感知着寂静的房间之下稍显浓烈的隐匿情感。

  双手顺着雪白的脖颈,划过精致的锁骨,从腋下穿过,纤长的双臂环绕着对方,柔软的身躯紧紧地贴合着一模一样的身躯。

  双胞胎一般的两人,相互亲热地拥在一起。

  温热的吐息从主动一方的嘴唇里吐出,喷没在对方的唇上,轻柔的话语在此刻狭小的距离中吐出。

  “我有点儿生气了呢!”

  恐惧在此刻消失,温热的吐息在空气中冷却消散,双臂环绕的怀抱中空无一人。

  隐匿的情感浮现而出,漆黑的男性背影坐在梳妆台前的圆凳上。

  宛若被墨笔勾勒出来一般,从此时看来就只有一道仿若男性的背影。

  黄昏的光亮无法穿透而过,投射到地板之上无法形成一丝一毫的阴影。

  他为什么要出现呢?

  富江缓缓地向他看去,疑问的思想在此时浮现。

  源自于他的情感在此刻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感知之内。

  爱?

  富江有些无趣地微笑着。

  怯懦的自卑、非人的孤独、未知的迷茫

  全都化作了对自己的爱。

  没有谁能拒绝自己的美丽!

  没有谁不会爱我!

  富江抬起腿,向他所在的方向缓缓踏出一步,没有再向前走出下一步。

  黄昏的光亮下,梳妆台前的圆凳上,再次空无一人。

  源于内心的情感再次隐匿。

  他不会再次出现了。

  他潜藏于爱下的自卑让他隐匿逃遁于自己的面前。

  恐惧……只是名为恐惧的情感造物没有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心底。

  那是他的能力吗?

  隐匿……以及恐惧情感的诱发。

  “咚咚”

  敲门声在此刻骤然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弥漫。

  熟悉的情感,因力量强大而无所畏惧的情感以及那一丝在正常不过的对于美丽的赞叹与欣赏。

  “请进。”

  富江如此对卧室门外的来客如此诉说着。

  ……

  黄昏渐渐垂落消泯,但明日的此刻又会出现重演。

  古塔丽涅透过车窗看着被黄昏渲染得仿佛镀上一层璀璨之色的别墅,酒红色的长发被涌进的带着一丝海水味道的风卷起飘荡飞舞,散乱在空气中。

  “是发生了什么吗?”

  后座里的男孩抬头瞧了一眼窗外熟悉的景色,然后继续垂下头看向无论如何也看不腻的电脑屏幕。

  微白的光芒映照在青涩的面容之上,为金色的短发衬托一丝煞白。

  “是啊。”

  古塔丽涅感叹着,面容上勾勒出优雅的笑容。

  “这位户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男孩一瞬间便知道了一些事情,有些疑惑地问道:“吉良贺的死和她有关系吗?”

  在进行一些比如说这样存在异常事件但处于公众场所的地方,一般情况下都会安装一种名为【普通对人干扰仪】的装置,它会向周围发射有效半径可以设置的一种特殊波,可以与普通人的大脑发生共鸣,诱使普通人自愿地远离装置安放的地方。

  具体的原理不太清楚,毕竟除了研究院里的那些人,可能也不会有人要清楚地了解这些吧。

  据说这种装置的原理,是根据一种可以诱使普通人不由自主地向自己走来的鬼的能力。

  反转之后,就是这样的装置。

  既然名为川上富江的户主进入了这栋别墅,那么就代表她一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这栋别墅是由吉良贺购买但处于川上富江的名下。

  吉良贺恰巧在此时死去,有着非人存在的参与。

  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位名为川上富江的少女是否与吉良贺的死亡有着关系。

  古塔丽涅将眸子聚焦到二楼的一间窗户上,一扇没有被窗帘掩盖的窗户,听到了疑惑的询问,解释道:“她有着强大的魅惑能力,连我都甚至难以抵抗。”

  男孩闻言,不由得脸色一正,便听到她继续说道:“如果可以,你尽量避免看见她,你没无法抵御她的魅力。”

  男孩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这样,我也该过去了。”古塔丽涅用头绳将酒红色的头发束起单马尾,推开车门说道。

  ……

  门把手旋转,门开。

  古塔丽涅从门外走进。

  富江坐在一张白色的椅子上,上半身依靠在椅背,及腰的黑色长发披洒在椅背的另一侧,修长的双腿相互叠加交错,翘起的小脚上半挂着白色的拖鞋,微微摇曳着,一只手伏在大腿上,另一只手放在扶手上,微侧过头,对着来人显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狭长的双眼之中,透露出无法理解的神色。

  古塔丽涅低下眸子,看向座椅上的绝美少女,耳边响起她的声音:“你来了呢,古塔丽涅。”

  古塔丽涅随手关上门,轻声回应道:“是的,我来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富江低柔着说,好似在耳边轻喃低语,勾起无尽的遐想。

  古塔丽涅走到梳妆台旁,拿起圆凳走到富江对面,走下了下来。

  “你刚才应该见过他了。”

  富江闻言,勾起完美的微笑,说道:“见过了呢,真是有趣的存在呢,我心中的恐惧是他引发的吗?”

  “是的,那是他的能力之一【恐惧之涡】,可以以形成一个特定的场域,使得位于场域之内的存在感受到恐惧,并形成恐惧的幻象。”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古塔丽涅。”

  古塔丽涅显露出优雅的微笑,对着眼前的绝美少女如此说道:“你……准备好加入到我们非人的世界当中了吗?”

  对于能力的解释,自是为了吸引对方的兴趣。

  并创造出加入的动机。

  没有一个野生的非人存在会拒绝加入里世界之中。

  即使是会存在极少数的不愿接近里世界,并非常想远离非人存在的一些存在,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被迫加入并了解里世界,从而成为其中的一员。

  非人存在们是会相互吸引的。

  有人说这是命运的指引

  有人说这是频率的接近

  有人说这是世界的选择

  有人说这是同类的本能

  …

  不管怎样,无论身处何地的非人存在,都会吸引到其余的非人存在。

  这是世界的本质。

  眼前的少女甚至连小黑都能魅惑,可见她的那种能力的强大。

  这样的存在已经不能还对里世界一无所知。

  或许……我就是因为此被吸引到她的身边,带领她走入这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当中。

  古塔丽涅露出优雅的笑容,安静地等待着对方做出哪一个必然的选择。

  “当然。”

  富江精致的面容上,勾勒出完美的笑容。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既然如此,就让我为你大致介绍一下我们的世界。”

  富江轻柔的笑着,红润的唇中吐露出话语:“不胜荣幸。”

  ……

  非人世界的发展大致分为以下阶段:

  先是依靠特殊能力成为一方之主的时代,在那时代当中,比如一些地方的神明、领主、主人都是非人存在充当的。

  然后由于时代的发展,普通人的力量日益强大,非人存在已经无法依靠能力而彻底通知他们,反而要依靠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尊贵的血脉、高超的权术、信仰的慰藉以及传统的惯性,非人存在已经不再占有优势。

  随后,当第一个神明被质疑、第一个神的代代言人被诘问、第一个君王被推上断头台,非人存在不得不将手中的权势拱手让人,被迫退离因力量带来的冠冕,然而凭借人与人之间联系的手段,少数的非人存在有那能和日益进步的普通人相比。

  即使是少数凭借手腕得来的冠冕,也会被其余普通人联合起来将其从头顶摘掉……连带那头颅一同摘掉。

  非人存在们不得不退避三舍,寻找时机。

  有人选择隐世远离尘世,比如阿瓦隆、桃花源、理想国等等,哪里没有这些东西存在呢?美好的让人心生向往,但最终都沦落到败亡一途。

  时间会消磨一切,让这些远离尘世的存在狂妄自大、短视无知,最后自取灭亡。

  另一些人甘愿为那些权势之人献上忠诚于才华,撷取自己欲得之物。

  他们获得了权势、获得了荣耀,让自己的家族或流派或传承流传至今。

  教会、古老学派、豪门望族,不外如是。

  再然后,大航海的开始加速了世界的联系,也加深了非人存在的联系。

  尽管国家、种族、文化、语言各不相同,但全都具有相同的本质——非人。

  随后,在西方的非人存在们其中较为强大的势力初步组建了非人存在共同所属的组织。

  当时的组织名为【会议】

  这是【机关】的雏形。

  最后,随着全球化的驱使日益加剧,几次战争促进的战争武器的发展,以及第一枚核弹的爆发,乃至于各个国家概念的深入人心。

  非人存在们的影响力跌落冰点,被彻底的全面压制。

  【会议】被迫解散。

  随后在各个大国的主持下,成立了联合国的下属组织,也即是现在的【机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