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从富江开始侵蚀一切 > 第二十章.这一夜蝉在鸣
 
  入夜,星空已经遍布头顶,蝉鸣呕哑。

  吉良贺从床上起来,透过窗户看向星空,不知是否是错觉,今夜的星空格外明亮。

  放在床头的手机亮起,闪过一条信息。

  我今天不回去了。——老婆

  吉良贺伸手拿过来。直接将消息清除,重新放回去,躺下来继续睡觉。

  脑海中,填充着川上富江的身影。

  “富江……”

  宽大的床上,独自一个自语着。

  窗外,蝉鸣更加呕哑,燥人心肺。

  ……

  【晚安】

  奈良介人发出最后一个消息,关掉与矢泽凉子的对话框,将手机塞入枕头下面,揉搓略显僵硬地脸庞,闭上眼准备睡觉。

  脑海中,填充着川上富江的身影。

  蝉鸣呕哑,惹得令人心烦。

  奈良介人侧过身子,将身体蜷起,抱着被子,稍顷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富江……”

  嘴里喃喃着,面容平静。

  ……

  东古城站在阳台上,双手扶着栏杆,眼睛眺望远方的星空。

  蝉鸣呕哑,使得人隐隐不安。

  星星……真亮啊!

  东古城心里感叹着。

  “唰唰”

  一阵凉风骤起,携带着远方海水的湿咸,吹打着树叶,声音遮过了蝉鸣,凉意消退了心中些许不安。

  东古城深吸一口气,吐出,转身返回去,小心地行走着,避免打扰父母的安寝,在路过自己妹妹的的卧室时,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推开门,依靠在门槛上看着床上娇小的身影。

  东古城宠溺地笑了起来,心中的不安彻底消退了。

  床上的身影好似感觉到了什么,带着更加灿烂的笑容安然入睡。

  ……

  林川易沉默着坐在长椅上,路灯的光亮使得面容一半隐藏在黑暗,一半暴露在光亮,带着诡异的对比。

  蝉鸣没有响起。

  影子平静如初。

  心中蓦然悸动,林川易抬头看向星空,看向明亮的星空。

  脑海中闪过梵·高的《星空》,今天的星空比那个星空更加神秘。

  星空之后,便是川上富江的身影。

  她……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林川易依靠在椅背上,蹙起细长的眉毛。

  ……

  江老师仍然打着游戏,突然手一滑,界面就暗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星空,星空明亮而奇诡。

  明天……应该是个好天吧。

  蝉鸣呕哑,被电脑的喧嚣声隔绝。

  眼神迅速瞥了一下那栋客厅明亮的西式住宅,重新将目光投向电脑上。

   0/12/7

  聊天的界面已经出现了谩骂,江老师并不在意,继续做着一个玩家的本分,继续送着人头。

  最后的最后,灰色的界面暗了下去,江老师看着它久久没有再继续下一场游戏。

  蝉鸣呕哑,不停地嘶吼。

  ……

  ……

  小野大雄感到愤怒,感到了无以复加的愤怒,感到了被戏耍的愤怒。

  “砰”

  一拳捶碎放在二层的花瓶,哗啦啦的碎片洒落一地,划破了手掌。

  “哼。”

  小野大雄冷哼一声,顺着环形楼梯下来,走到厨房,打开水龙头,冲洗了一下手。

  水流急促,冲击在划破了的手掌上带着莫名的刺激感,随着水流的,还有一股刺鼻的腥气,夹杂着咸湿的味道,构成了无法言说的味道。

  小野大雄强忍着不适,冲洗过后关上水龙头,将手掌在衣服上擦了擦,再次走回客厅。

  “**”

  突然,从手掌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小野大雄忍不住骂出声,抬起手仔细看去。

  “**”

  手掌上,裸露的伤口外卷着皮肉,红于白交织在一起,在皮肉之间的夹缝里镶嵌着颗颗晶莹的规则状颗粒,在血的浸染下呈现殷红的光泽。

  “川上富江……”

  小野大雄低吼着,宛若受伤的野兽,抬起右脚狠狠地踩向地面,凉意攀上了脚踝,带着怒气低下头去,黑色的不知名液体流淌着。

  “啊!!!”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恐。

  ……

  在小野大雄离去的厨房里,水龙头突然打开,流出黑色粘稠的液体,带着浓烈的腥味。

  “咕噜噜”

  液体上浮起无数气泡,随着水面的升高逐渐溢了出来,流淌着从门缝钻出,一大片一大片的漆黑液体遍布了整个地面,就像是具有生命一样,攀附着可见的每一处地方,最终攀附上了小野大雄的脚上。

  “唰”

  一道凌冽的光芒扫过,将正在攀附着的黑色液体消弭掉,与此同时分离的还有一只孤零零的脚掌。

  小野大雄惊恐地看向门口,一个少女立在那里。

  散乱的短发、细长的眉毛、平淡的眸子,纤细的手里持着一个纯黑色的木簪。

  ……

  “滴——滴”

  江老师看着突然黑下来的电脑屏幕,看着上面显现的白色字体。

  ——进房

  ——进房

  ——进房

  重复的字体显示着对方的急迫,江老师知道这是来自实时看向这里的学者,正要行动,便见一旁的林川易早已猛然起身,几个踏步便快速的前去,离去的同时,一件外套随着风飘过来。

  江老师将大腿上的手提箱放在一旁,伸手便接住林川易的外套,放下,不急不慢地走去。

  少会儿,白色的字体消失,随后出现的是加大加粗的殷红色字体。

  ——疑似A·黑水,注意!江宅!

  一只手从黑暗中探出,那是一只指骨分明宛若白玉的手,在出现的那一刻黑暗便从他的身边退去。

  俊逸儒雅的美男子,着一袭狩衣,手持一柄骨扇轻轻摇曳,红唇间噙着一丝甜酒般的笑意。

  美男子看向依然在不停闪烁的电脑,持着骨扇遮住嘴唇,眼角微弯,掩住那如水的清澈双眸。

  “仆可不会让她们死的,放心便是了,何况她们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美男子走向那栋住宅,身影在此隐没于黑暗当中,无人可见。

  “也罢,此乃是仆之领地,理应扫除不洁。”

  在灯光之下,电脑上的字体恢复正常,变为另外一行字。

  ——多谢,安倍晴明大人。

  随即屏幕彻底黑了下去。

  ……

  林川易看到第一行白色字体出现的那一刻便反应过来,瞬间站起来,一脚踩在刚刚坐着的长椅上,向着那座住宅飞速前进,两只手臂一抖,身上的外套便被脱掉,顺着快速的逆流向后飘去。

  刚刚抵达门口,右手熟练地伸向发髻上的簪子,左手推开门,随着簪子的离开,收拢起的头发顺着重力垂落下去,但在垂落的过程中蓦然一顿,长发瞬间散开,化作点点黑光飘荡在空中,只剩下一头凌乱的短发,细长的眉毛蹙起,凭空添上一抹冷冽。

  “唰”

  林川易毫不在意,右手持着木簪对着门开之后显露的目标迅速的挥了一下,尖锐的鸣叫随着挥落响起,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璀璨的光芒。

  小野大雄那只被黑色诡异液体攀附的脚掌应声而断,跌落在在黑色液体中缓缓下沉着,与此同时连接处喷涌而出的血液一者为红一者为黑,脚掌断裂处喷涌而出的是宛若这诡异液体的东西。

  异源化感染

  林川易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名词,但此时已经接近绝对冷静的她并没有因此失措。

  此时在林川易的视线里,这个世界宛若被一层朦胧的灰色掩盖,只有小野大雄的身上连接着纯黑色的细线以及被黑色的诡异液体覆盖的地面遍布着密密麻麻相互扭曲缠绕的黑线,就像一个小孩子的信手涂鸦。

  每一根线条都代表着一个概念「死」

  这些所有的细线都伸向空中,在不知哪里突然断掉,就像是伸向另一个世界。

  “咕噜噜”

  那只脚掌最终深陷在黑色的诡异液体中,泛起一阵令人作呕的气泡,最后炸裂,散发出浓重的令人不适的腥味。

  “唰”

  黑色的诡异液体带着令人不安的速度从厨房里涌来,林川易只是熟练而快速地再次用手中的木簪在空中挥舞着,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应声亮起,一道道黑线消失在雾色的世界里,转瞬却又被新的黑线掩盖。

  “唰”

  “唰”

  林川易继续挥舞着,手指随意地转动着木簪,来自前方任何一个角落的黑线都无法前进一分,但相应的是也无法后退一分。

  林川易将平静的目光投向厨房,但是此时在惊骇在原地不得动弹的小野大雄依然在原地,脸色苍白已经晕了过去。

  大量失血所造成的后果毕竟是很严重的。

  林川易继续挥舞着指尖的木簪,脚掌轻轻踩向自己的影子。

  手臂已经开始酸痛了,注意力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直观表现为十一点钟方向的黑线突进了一毫米。

  但是影子毫无动作,一如往常般平静。

  只有有两个可能的原因,一个是他不想出来,一个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不能出来。。

  不过无论怎样,都不能在待了。

  林川易继续挥舞着持着的木簪,控制着行动的轨迹与速度朝着已经昏厥的小野大雄走去。

  如果只有自己在场,或许会尝失着突破这些阻碍进入厨房,但一是这里还有普通人,二是——

  “君临者,血肉的面具,万象,振翅高飞,冠以人类之名者,真理与节制,仅以爪牙立于不知罪的梦壁上。”

  江老师……江宅一扫颓废的气息,两只手合隆在一起,随着语言的吐出,掌心凝聚起湛蓝色的光芒,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湛蓝色的光芒宛若惊蛇向着前方黑色的诡异液体冲去,诡异液体瞬间便消弭在其间,而地板被掀起笔直的轨迹,直达厨房。

  “轰隆”

  湛蓝色的光芒掩盖住了一切,只是得以听见震耳的巨响从厨房里传来。

  “好了,再检查检查,就可以休息一会了。至于其他的事,就交给那帮学者去研究吧。”

  江宅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遮住大腿的上衣衣摆,这样说着。

  “老师,这座房子怎么办?”

  林川易此时放下抓着小野大雄的领子走到一边的左手,右手依然持着木簪没有放松。

  “哈……哈哈”

  江宅避开那双平静的眸子,讪笑着说。

  “我今天刚看了一集《死神》就忍不住用了,谁知道威力那么大。”

  话音刚落,江宅手腕上每一次出任务都要带的普通手表振动了两下,安静之后便传来缓慢的机械音。

  “探员江宅,目标异常波动消失,由于目标特殊性,请进行一次常规检查后前往东九区北基地进行述职。”

  “滴——”

  “探员江宅,目标异常波动消失,由于目标特殊性,请进行一次常规检查后前往东九区北基地进行述职。”

  重复了一遍后便恢复安静。

  至于后续的一切事情?那就要看后续的安排了。

  “你先在这等一下,我出去拿东西。”

  江宅晃了晃手表说,然后走了出去,检查要用的工具在手提箱里。

  林川易待江宅出去,便舒展开来蹙起的眉毛,长吐一口气,木簪在右手指尖转动着,凌乱的短发随着情绪的缓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直到发尖垂在地上,冷冽的感觉消失不见,此时从背后望去,一袭触碰到地面的头发就像包裹住了林川易一般,衬得躯体显得娇小,更显得那双腿所占躯体的比例更显清楚。

  林川易将右手的纯黑色带着些许花纹的木簪横缝在嘴间,咬住。

  两只手则一同伸向后背,缓慢而熟练地收拢起头发,形成发髻,左手勉强维持着原型,右手则拿起咬着的木簪插进发髻固定起来。

  雾色的世界里随着发型的固定也消失于虚幻之中。

  即使没有镜子,凭着多年来养成的感觉来判断,发髻并没有任何歪斜。

  而此时,早已到来的江宅则是一直等到她将发髻整理好,才提着手提箱走进那已成废墟的厨房。

  江宅知道,自己的这个学生最不喜欢的便是打扰到她整理头发了。

  头发才是本命!

  江宅失笑地摇了摇头,将手提箱打开,这次打开的是手提箱的夹层,真正放着准备物品的地方

  ……

  林川易盯着江宅的背影,踮起右脚脚尖轻轻戳在地面上的阴影。

  “刚才这里有一位伟大的存在出现过。”

  阴影此时微微蠕动着,带着嘶哑的音调在脑海里说着,他知道她想要知道什么。

  “这位存在应该不是这件事的主导者,我无法看到这位存在,我只知道这位存在的身上没有无序的规则体现。”

  “至于……这位存在知不知道我?”

  阴影沉默了一会,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不确定。

  “……我不知道。”

  林川易点点头,表示记下了,神色未变。

  ……

  时间线拉回江宅正在念咒语时

  一只指骨分明宛若白玉的手伸向水龙头,周围黑色的诡异液体就像是排斥了一般,被动地远离着……无法靠近……无法动弹,手指轻而易举地扣住水龙头的开关,旋转,黑色的诡异液体便停止了出现。

  此时周围的诡异液体沸腾了起来,令人作呕的气泡不停地翻滚着,炸裂,散发出浓重的腥气。

  “不乖哦!”

  不知何时出现此地的美男子如此说着,黑色的诡异液体瞬间停滞了下来,恢复普通的模样,就像是普通的水一样。

  俊逸儒雅的美男子,着一袭狩衣,手持一柄骨扇轻轻摇曳,红唇间噙着一丝甜酒般的笑意。

  “多么可爱啊!”

  安倍晴明说着,抽出一只试管,灌满了这种黑色的液体。

  “这些小可爱……可有些不乖了。”

  安倍晴明抬起头,那如水的澄澈双眸看向渐渐暗淡下的星空。

  收起骨扇,一步跨出,随后便消失不见。

  ……

  “走吧。”

  江宅走了出来,右手提着手提箱,左手打了一个哈欠。

  “小易,你跟我回去吗?”

  林川易沉默地想了想,最终还是无法放下对于川上富江的想法,所以摇了摇头说:“我不回去了,我不想离开母亲。”

  江宅闻言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指了指一旁昏厥的小野大雄说:“我已经通知机关来了,顺便对他进行治疗,在他醒来后问问他为什么来这里,并询问他是否愿意成为守密人,如果不愿意就让他失忆吧。”

  这是对于在神秘事件中丧失一部分机体职能之人的恩惠,若是什么都没影响就直接让他失忆了。

  “我先走了。”

  江宅摆了摆手,在走到门的跟前时候仿佛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着林川易说:“至于我说的川上富江,虽然嫌疑如今降低了一些,但还是处于一个很不好的程度,有时间就观察观察。”

  江宅说完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着:“这次我是真的走了。”

  尽管无法知道小野大雄这个无关人士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是与没有出现的富江相联系,很难不令人深思。

  林川易看着她渐渐远去,脚下的阴影微微蠕动。

  “可怜的正义。”

  声音嘶哑。

  “妈妈还在这里。”

  林川易用着另一个回答回复他的嗤笑。

  影子恢复了平静。

  ……

  “滋~滋~滋”

  随着小野大雄拧开水龙头,屏幕中发出奇怪的声响,并且变成的黑白,就像是信号不好的一样。

  富江重新刷新了一番,对应房子内的监控彻底黑了下去,将屏幕转向房子外的监控,也只是依稀能见到那张长椅上的电脑屏幕由白转黑再转白最后暗下。

  不是是因为神秘的特殊性,还是因为外力导致的这样的状况。

  “无趣。”

  富江随手将手机扔向床的另一端,缩在被子里翻着白眼睡觉,却久久未眠。

  只是给了一个开头,就没有后面了,真是的。

  连怎么了解发生了什么都不能,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被我命令的男人应该也无法接近了。

  无趣……无趣至极!

  蝉鸣呕哑,仿佛要嘶吼出皮囊下的灵魂。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