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从富江开始侵蚀一切 > 第十一章.序幕早在开始之前上演
 
  “你……爱我吗?”

  在睡梦中,好似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说着,柔柔的,勾起无尽的思绪。

  这是谁说的?

  在半睡半醒之间,中兵这样想着,但是迟钝的大脑没有给他最终的答案,只是将思绪拉回了可以给予答案的过往。

  ……

  “小安,她是?”

  傍晚,早早从警署回到家的中兵此时正在看着电视,躺在沙发上缓解一整天的疲惫,听到妻子在玄关的疑问。

  中兵侧过身子,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儿子的身后跟着一个少女。

  一个绝美的少女

  “母亲,她叫富江,是我的同学。”

  儿子……中兵安说着,挂着腼腆的笑容,在那笑容中,是兴奋的表现。

  但是中兵没有注意到儿子不寻常的兴奋,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少女……富江。

  富江从小安的身后走出来,整理了一下白青色衬衫上的的衣领,勾唇,微笑,躬腰表达尊敬,低下头可以清楚地看到百褶裙和其下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双腿,修长而挺直。

  起身,再次整理了一下头发,说着:“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富江……川上富江。”

  “母亲,现在饭做好了吗?”

  小安询问着一旁的妇人。

  妇人温柔地说着:“已经做好了,是你最爱吃的菜。”说着,略显迟疑地想着富江看了一眼。

  “富江……”

  小安正要对富江说些什么,就见富江微笑着说:“如果有鹅肝就好了。”

  小安便立马向母亲说:“可不可以再加一道鹅肝?”

  妇人如同无数次那样,无法拒绝孩子的请求,只得宠溺着说:“可以,但这需要一段时间。”

  “无论多久我都愿意等。”

  小安立马回道,说完看了一眼富江,只是富江没有理会。

  妇人靠近小安,悄悄地说了两句话,便走去厨房。

  “富江,我一会过来,你先坐下来吧。”

  小安对富江说完,便向跟着母亲往厨房走去,只是在走动的时候,看到父亲依然在仔细地观察着富江,皱了皱眉,略微沉着脸走进厨房,只留下客厅上的两人以及电视机上电视剧的声音。

  “我可以坐这里吗?”

  富江迎着中兵的眼神靠近着,微微倾下身子,用着柔柔的语气说着。

  “当然可以。”

  中兵避过那双能摄人心魄的双眼,将目光投向电视机上,却发现往常引人入胜的电视剧在此刻显得有些枯燥……且乏味。

  将注意力集中在眼角的余光处,见富江整理一下百褶裙,坐在自己的一旁,只隔了些许的距离,将腿并拢,微侧着,双手优雅地搭在过膝的白色丝袜上,脊背挺得笔直。

  “叔叔,这是什么电视剧?”

  富江侧过脸,靠近中兵一点点,询问着,带着期待的感觉。

  “这是……”

  中兵淡淡地回答着,极力让自己将注意力集中于电视剧上,鼻尖好似能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若有若无、引人探究。

  ……

  “母亲,怎么了?”

  小安靠在厨房的门上,询问着已经准备食材的母亲。

  “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她?”

  “她是转校生,今天刚来我们班。”

  “转校生?你之前认识她吗?”

  “不认识,我和富江是第一天认识,怎么了吗?母亲。”

  小安抱着胳膊,有些疑惑地说。

  母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既想知道为什么第一天认识就带回家吃饭,但是又担心儿子会感觉自己多管闲事,想了想还是不说了。

  毕竟儿子已经大了,一件事情已经有了基本的价值判断,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不过……那个女孩真是漂亮啊!

  这样想着,母亲也这样说了。

  “那个女孩真是漂亮啊!”

  “确实,她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了。”

  小安立即点头回应,满满的兴奋。

  “啊!”

  一声惊呼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小安立即打开厨房的门向外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中兵一手握住富江的手腕举高,高过头顶,一手按在富江肩膀后的沙发上,此时正一脸平静地看过来。

  “父亲,你在做什么?”

  小安走过去,推开中兵,质问他。

  中兵没有回答,坐到另一个单人沙发上,继续看着电视。

  小安咬了咬牙,坐在富江的旁边,一脸关心地说:“富江,刚才怎么了?”

  富江揉了揉有些发红的手腕,带着明显想要隐瞒事情的口吻说着:“没什么”

  “富江……”

  小安眼神复杂地叫着她的名字。

  “怎么了?”

  富江微笑着。

  “为什么?”

  “这是为了你好。”

  富江抬起手,搭在小安的肩膀上,身体微倾,这样说着。

  小安看一眼微红的手腕,没有再说些什么。

  向中兵看去,感觉此时的父亲有些陌生。

  ……

  晚饭是安静度过的,中兵一脸平静,妇女低下头吃饭,小安沉着脸,富江则独自吃完了鹅肝。

  晚饭结束

  小安擦了擦嘴,装作不经意间说着:“富江今晚要住我们家。”

  “啊?”

  妇人有些惊讶,随后看向中兵。

  中兵淡淡地看了小安一眼,说:“可以。”

  ……

  中兵从睡梦中清醒,从床上坐起,看向了门,门上挂着一幅画,画上有一个绝美的少女,她是富江。

  想起来了,真的想起来了,那个过去。

  中兵感觉此时的大脑无比的清醒,用双手捂住大脑,手上有些粘稠,放在眼前,发现是殷红的血迹。

  “富江……这是你的血。”

  中兵说着,又将回忆投向过往。

  在回忆时,画上的富江勾勒出一个唯美的笑容,在那嘴角处,殷红色的血流淌着,滴在地面。

  “嘀嗒……嘀嗒。”

  低沉而怪异。

  ……

  几天就这样过去了,中兵一家平静地度过,但是一些事情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那是一个雨天,雨缓慢的下着,乌云厚厚的,令人沉闷。

  “我回来了。”

  小安从学校回来,尽管距离比较近,但是还是打湿了衣服,包括后面的富江。

  中兵坐在单人沙发上,侧过身看着此时的富江。

  雨水打湿了头发,流过眼角的泪痣,滑过娇嫩的脸蛋,从锁骨一直往下,湿润了黑色服装,打在裸露着的小腿上,雨水使得富江此时展现出不同以往的美。

  “我现在去洗澡,你在这里等着。”

  富江此时没有笑,神色厌恶,带着命令的口吻说着。

  真是……不舒服的感觉,这种被雨水浸湿的感觉。

  “我知道了。”

  小安皱了皱眉头,不喜欢这种口气,但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待富江走后,妇人在一旁略带埋怨地说:“真是的,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小安沉下脸,身上潮湿的触感更让人不爽了。

  雨水从头发上滴下,从眼角划过,不得不眯住眼睛,揉了揉脸,不爽更加浓烈,化作了愤怒。

  “打扮得那么漂亮,一点儿也没有学生的样子。”

  妇人无法平息自己内心的情感,又说了一句。

  小安的脸色更难看了。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

  只会抱怨……

  有什么用?

  只能使说的人和听的人都难受。

  真是的……

  愤怒使得小安无法再在这停留一分,并且内心潜藏着的欲望也驱使着他离开,拿好换洗的衣服在浴室前等待着。

  第一次痛恨这门竟然无法看穿,无法欣赏臆想多次的酮体。

  不过却可以听到,那哗哗的水声以及若有若无的鼻息,勾起无尽的遐想。

  未待多久,水声停下,随后便传来穿衣服的声音,门开。

  富江此时只着了一身白色的吊带裙,朵朵粉嫩的梅花点缀其上,两条细细的绳子挂在瘦削的肩膀上,向下垂去,独留胸前一抹白皙。

  富江看到门外的小安有些惊讶,带着傲慢的神情说着:“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说了你在那边好好等吗?”

  最讨厌了,这种不听话的人。

  真是……无用的人。

  还是他父亲有趣,双重人格?真是少见呢。

  如此想着,富江毫不犹豫地从小安的身旁走过去,没有在意小安阴沉的脸。

  庸俗……永远都是庸俗。

  小安转过身看着富江离去的背影,一席长发垂至腰间,遮住了脖颈下的一片雪白,走动间,裙摆下的小腿若隐若现,勾人目光。

  本来因为看到美色而缓解的愤怒,此时因为富江的话语更显热烈。

  愤怒……

  愤怒……

  真想好好地教训她!

  杀了她?

  一个莫名的念头涌上心头,便一发不可收拾,挤满了整个思考的空间。

  是的,杀了她!

  小安这样确认着,眯着眼看向富江最后的背影,掀起无法抑制的笑容。

  真好,我的富江!

  小安走进浴室,放好衣物,脱掉衣服,打开喷洒,一想到就在几分钟前,富江就在自己的位置上沐浴,真是发自灵魂地感到兴奋。

  不过可惜……

  将目光环视了一周,没有找到被富江脱掉的衣物在哪。

  真是可惜啊!

  ……

  中兵停止了回忆,看着好似活过来的画作,不禁笑出了声。

  “果然……没错,这才是你,富江,这才是真正的你。”

  那画里,富江抬起头,两行殷红的颜料从眼角滑落,勾唇,形成完美的微笑,抬起腿,从画中走出。

  殷红的颜料……从富江的身体上划至地面,显露出那完美的酮体,微笑着,手指缓缓摩擦着左侧眼角的泪痣,说着,音调深沉而怪异,至于神情……矜持而傲慢。

  “你……爱上了我吗?”

  ……

  吃过饭的夜晚

  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的中兵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迟疑了许久,终究是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许多各种药瓶里找到一个普普通通地位药瓶。

  打开,从中倒出一粒扁形的药片,倒入嘴里,吞咽,拧好瓶盖,重新放好,睡下,这一次安然入睡。

  过了多久已经不知道了,只知道在那一刻,中兵猛地睁开眼睛,睁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脸平静,在那血丝后则是疯狂,绝对的对比。

  富江,那是我的富江。

  中兵悄悄地起身,没有搅醒妻子的美梦,打开门,走出去,关上门,走到富江的门口,塞入早已准备多时的钥匙,拧开,手刚握住把手,就听见门内传来不安分的声音。

  “富江……富江……嘻哈哈,你是我的,你永远是我的。”

  “富江……”

  “富江……”

  中兵立即打开门,就见到布满殷红的床上,正躺着一具苍白的躯体,血染湿了洁白的裙。

  床边,小安站着,拿着一把刀,转过身看着中兵安,脸上挂着笑,亲切地说着:“父亲,富江是我的。”

  血从刀上滴落。

  “嘀嗒……嘀嗒。”

  声音低沉而怪异。

  ……

  “我爱你,富江。”

  中兵狂热着说。

  都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哈哈,都想起来了。

  那天拿的怎么会是照片,是刀啊!刀!

  那只是给表人格构造的假象……假象。

  是我亲手杀的小安,是我,是我啊!

  富江走过来,脚踩在地面上,修长的腿走动着,走到跌落在地面上中兵的跟前。

  弯下腰,靠近中兵,手掌扶在肩膀上,在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

  “那……愿意与我融为一体吗?”

  “愿意。”

  ……

  在意识即将脱离的时候,他想起了,在关山死的那一天,他再一次见到了富江,亲手……拍下了那一张照片。

  绝美而妖异的富江。

  ……

  “喂……我是本田。”

  “本田刑事,有一件事情需要和你说。”

  “什么事?”

  “中兵警部……死了。”

  “……什么?死了?你在开玩笑吗?”

  “……”

  “到底怎么回事?”

  “……中兵警部在他的日记里详细地介绍了包括杀死中兵安、森川优二在内的十三个人的详细过程,并亲手写了一封遗书,放在自己的尸体上。”

  “……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

  “说。”

  “我以后该称呼你为本田警部了。”

  “……我知道了。”

  挂断。

  ……

  此时,在千叶公园那条小河的下游

  一个冷漠的男人点起一把火,漆黑的火,燃烧着,那火焰的内部,依稀可见到是一具躯体,一具美丽的少女。

  少女此时凄惨地吼叫着:“不……我才是唯一的富江,不……”

  男人依然冷漠着。

  待得声音停止,火焰消散,男人才打开胸前的怀表看着。

  “该下一个了。”

  男人……达摩,毫不犹豫地离开,前去寻找下一个富江,然后……杀死她。

  在耳边,伴随着齿轮的机械声,永息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