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45章 只应该,灰飞烟灭!
 
“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

齐志辉瞬间暴怒,挥舞着手臂,面目狰狞的扑向了叶无双。

叶无双扬手,单手。

单手变掌,五指伸开,横向推前。

这一掌,直直覆盖了齐志辉的整张脸。

叶无双踏前一步,身体前倾,顺势向下一压。

狂暴的霸气,强势灌入齐志辉面门,以近乎狂野的姿态,撕扯了他整张脸颊。

轰!

齐志辉仰面跌倒,重重的砸落在地。

强横的气息并未就此止步,而是在其身体里不断的撕扯。

他的整张脸血肉模糊,白骨森森,清晰可见。

砰砰砰……

忽然,强横撕扯齐志辉身躯的霸气,在其身体里传出霹雳爆响。

噼里啪啦……

他的身体里像是被扔进了鞭炮,不断炸出响声。

直至,他化为一滩血泥!

“杀你师父?”

“不好意思!”

“本王一向喜欢好事成双。”

叶无双抖了抖大衣,从口袋里顺势拿出了手绢,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属下失职,未能第一时间送上手套!”

“给您……”

荆轲贴近,将一副崭新的白手套双手呈上。

叶无双接过,不紧不慢的戴在手上,侧移几步,站在了黄烟面前。

噔噔噔……

黄烟急速后退,整张脸吓得一瞬间煞白无比。

叶无双当着她的面,当着三大亨等人的面,一只手送齐志辉去见他师父了!

什么叫狠人?

什么叫杀伐果断?

这就是!

前一秒,跟你笑意绵绵。

后一秒,送你归西!

“其实,于本王眼里,你们三大亨早已是死人!”

“只不过,我一向言出必行。”

“说了让你们大年夜那天为我至亲抬棺,便不会再做出任何改变。”

“在仅剩的这些日子里,本王许你们动用所有人脉找援手。”

“希望你们能扳倒我!”

“若是不能,请珍惜这些仅剩的日子。”

叶无双凛然放话。

黄烟:“……”

三大亨:“……”

海本树:“……”

没得谈!

什么许配黄烟,什么推脱罪名,在叶无双这里,统统不好使。

至于黄烟自以为是的因爱生恨,纯属无稽之谈。

这份不共戴天之仇,会是因爱生恨的表现吗?

大年夜让你们三大亨集体上路,抬棺送行!

这是因爱生恨?

黄烟的自以为是,不攻自破!

“人们都说,死者为大。”

“无论这名死者生前做过什么丧尽天良之事,他的恶行都会随着死亡而被人遗忘。”

“但,在我叶无双这里,没有这条规矩!”

“我行事,不念规矩,只念一颗心,一句公道。”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叶无双再次抬手,两手齐动。

诸人只看到白手套飞舞,空中划过无数双白手。

轰隆隆……

四口摆放在灵堂里的棺材,被一股股狂暴的霸气不断璀璨。

木屑飞舞,杀意化作冰封的冷意,席卷了整个灵台。

噗呲噗呲……

尸首被凌迟,化作血尸,化作血雾,漫天飘零!

“恶人不需要棺材,不需要入殓,不需要下葬。”

“只应该灰飞烟灭!”

“下去,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话落,叶无双转身离场。

“理想城早点脱手,本王等着接手!”

“最好联系一尊体量巨大的人物,贾富贵这种垃圾就不要搬出来丢人现眼了。”

“活着的日子不多,尽快把真正的幕后黑手叫出来。”

叶无双徐徐走下台阶,一番话留在了当场。

两个意思。

其一,叶无双要理想城。

其二,当年策划坑害叶家一事,若是有幕后黑手,三大亨该叫出来了。

风起,刮起浓烈的血腥,直入三大亨等人的鼻孔。

现场,如冰封的死墓,让人无限胆寒!

这就是叶无双,杀害父母的凶手敢入殓下葬?

不好意思,没这规矩!

死者为大?

也不好意思,不敬歹人死者!

这不叫狠!

于叶无双这里,这才是公道!

行进间的叶无双,呼出一口浊气。

铁蹄撞白骨,他戎马沙场,摘过的人头何止一万?

踏足炎夏的外邦贼子,哪怕是降,也换不回活路。

作恶多端的恶人,没资格入地狱!

……

傍晚时分。

荆轲要走了。

班师回朝是大事,上面一直再催,叶无双不搭理。

作为下属,荆轲得替魁首分担一些。

班师复命,犒劳三军,补偿牺牲的将士……

这些善后工作,荆轲要忙活一阵子。

阿楚来接替他的工作,荆轲不需要担心魁首的安全。

但,终究是朝夕相处的魁首,情分非比寻常。

“魁首,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您要按时吃饭,按时休息!”

“津海城的冬天特别冷,下雪的时候别出门,尽量窝在家里!”

“我记得咱们背棺征战的那一战,您还受了伤,我这次回国府燕城,第一时间联系温神医!”

“三大亨那边别着了他们的道,这等狼心狗肺之辈,只会玩阴的,您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还有,您都二十四了,也该找个姑娘谈恋爱了。”

“实在不行,把阿楚收了吧!她对您可是一直念念不忘……”

荆轲像一个老婆子,碎碎叨叨。

“滚!”

“回去查清楚第十道国门之战的真正起因!”

叶无双实在受不了荆轲的墨迹,打赏了荆轲一个滚字,还给他下了一道名令。

他的下属,他了解。

这个不苟言笑的一米九壮汉,铁血柔情,对至亲的人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说叶无双有伤在身,荆轲又何尝不是?

背棺亲征那一战,九名直属麾下,率领九大战团冲在第一线。

那是用一堆堆白骨堆出来的血路,更是一堆堆连叶无双都叫不上来名字的坟墓。

其中最小的才十六岁!

他们悍不畏死,用稚嫩的身躯扛起了这一战的胜利。

叶无双不愿意回国府复命,就是怕在那一刻,他会想起这些。

继而,在那皇族大殿,拔刀怒骂一堆纸上谈兵的文臣,甚至不惜踹翻龙椅。

什么处事圆滑,什么笑面虎姿态。

在叶无双这里,不存在!

铁蹄撞山河,不是靠文臣的纸上谈兵打下来的。

拔刀怒骂又怎样?

敢还嘴,宰了!

这同时也是荆轲执意回去复命的根本原因。

他了解魁首,不希望在山河已固的大好形势下,让魁首再跟皇家大院那帮人起冲突。

这第十道国门之战,它是有猫腻的。

荆轲三步一回头,一向浩瀚且魁梧的身影,不知为何,在这夜色下,颓废而落寞。

啪!

一道甩臂敬礼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荆轲瞬间热泪滚烫。

他转身,向着那尊巍峨身姿,标准敬礼的青年,回以最崇高的敬礼。

其实,两人都知道!

谁和谁都未曾走出彼此的心。

将与士,从来都是心心相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