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34章 边走边拆,闲庭信步。
 
“徐统领,您,您怎么了?”

贾富贵不明白,以为徐达夫那边无意间撞掉了东西。

呼啦,滋啦……

是捡起电话的风声,以及信号恢复的电流声音。

“你确定是叶无双?”

徐达夫的声音不是很正常,甚至还有些颤抖。

“应该就是他,昨天早上龙华社发布的那则新闻像是错了吧!”

“叶国士才是龙骧魁首,咱也不知道龙华社怎么就搞错了呢?”

“这个叶无双八成是假冒龙骧魁首,这可是死罪啊!”

“徐统领,您贵为国雄,必然不会坐视不管……”

贾富贵将疑问道出,更是请求徐达夫为他下场站台。

“搞错?”

“妈了个巴子的,贾富贵,你想死别拉着我!”

“老子从来没见过你,你赶紧给我死的远远的……”

不想,待听完贾富贵的话,徐达夫直接开骂了。

他已然明白了,贾富贵说的就是叶无双。

叶国士,叶无双。

上峰任命的批文,在内部小范围进行了澄清。

叶无双是以双胞胎哥哥的名字参伍,他跟哥哥共享此荣,特封的国士无双正是此意。

更有,叶国士还被追封为举朝英烈。

徐达夫也终于明白,为何贾富贵把电话打到他这里。

如叶无双这种人物,贾富贵真的扛不住。

别人不知叶无双的行事风格,徐达夫清楚的很。

这个家伙的名头太多太多。

莫说徐达夫没这个胆量跟叶无双叫板,皇家大院那三位参天元老都不敢太造次。

真要是跟他杠上了,他可是一向六亲不认的。

“徐统领,您您您……您为何骂我啊?”

“您贵为国雄,手握雄狮大印,雄狮榜上的显赫大能,治不了一个王族大员吗?”

贾富贵一度如梦,实在不明白其中缘由。

你徐达夫一尊国雄,治不了王族大员?

你徐达夫不止一次的公开说过,此生最痛恨滥用私权之人。

叶无双这种不正是你的菜吗?

什么人啊!

吃过药了吧!

贾富贵真想大骂一顿,可惜他没这个胆量。

“你踏马就是一头猪,老子虽然有雄狮大印,却只是位居第三榜单。”

“你可知,叶无双他被封为龙骧王爷,他手里就有圣手大印。”

“所谓的圣手本来叫圣王榜,就是指的十大贤王!”

“只因为两年前,有一个王族少爷跟叶无双的将士起了冲突,扛着圣王大印跟其叫板,被叶无双打废之后直接改掉了圣王二字,取名圣手!”

“你更加的不知道,叶无双护着的那个将士的名字就带圣手二字,他是为了一个将士强行更改了圣王榜的名字。”

“你让我一个位居第三榜的跟第二榜叫板,你是想让老子死吗?”

“你踏马给老子滚,咱俩至此再无任何关系。”

“你惹谁都可以,惹叶无双,你等死吧!”

徐达夫直接给贾富贵判了死刑。

贾富贵:“……”

柳泰兴等董事会元老:“……”

瘫在地上的毕敬业:“……”

尤其是贾富贵和毕敬业,他俩来的路上就讨论过圣手榜。

如今,彻底明白了,却也彻底绝望了……

“小徐,上午好啊!”

于贾富贵等人的呆若木鸡中,叶无双拖动转椅,滑到了贾富贵身边,对着开着免提的手机笑眯眯的说道。

“呃……”

“叶……龙骧王爷……上午好!”

徐达夫完全没想到,叶无双就在电话那边的现场。

这个该死的贾富贵,他竟然开了免提……

免提!?

曰你十八辈祖宗哦!

你挺会啊!

徐达夫冷汗直冒,捧着手机的手都在打哆嗦。

他要对话的是国士无双的叶无双,是极具争议的叶无双,是令无数皇家大员头疼的叶无双。

更是,杀伐果断、我行我素、敢违抗皇令的叶无双。

这个妖孽,谁踏马闲着没事招惹他?

“本王听说,你是贾富贵的靠山?”

叶无双笑问徐达夫。

“不不不,没有的事,我跟贾富贵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关系很浅很浅!”

“龙骧王爷请您明察……”

徐达夫急忙矢口否定。

贾富贵:“……”

撇的这么快吗?

不带这样的!

“听说你此生最痛恨滥用私权之人,见一个杀一个。”

“本王是在滥用私权吗?”

叶无双再问徐达夫。

“绝对不是,您享有炎夏特封的国士无双,可特事特办,甚至无需提交任何申请。”

“贾富贵这个狗东西,在津海城作威作福许久了,我很早就想办他了。”

“龙骧王爷您放心,这件事既然牵扯到了我,我一定亲自查办。”

徐达夫赶紧做了保证。

“还算识趣,我在津海城等你!”

叶无双抬手挂断了电话,直接不给徐达夫道再见的机会。

更是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要在津海城等徐达夫亲临。

一尊国雄下场查办贾富贵,貌似头一遭!

此时,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偌大的办公室,先前嚣张的贾富贵等人,彻底绝望了。

一通电话打过去,本以为换来的是徐达夫对叶无双的训骂,以及他下场之后的横压。

未曾想,叶无双当着他们的面喊了小徐。

而身为国雄的徐达夫,还要无比恭敬的答应着。

最后的最后,徐达夫是下场了,亲临津海城。

而,他是来查办贾富贵的。

津海城泰斗级人物,被国雄徐达夫亲自查办!

嘿,贾富贵三生有幸了呢!

噗通……

来不及思考什么,贾富贵当场离开座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咚咚咚……

这老狗,对着地板磕头如捣蒜。

“龙骧王爷饶命,饶命……”

“小的跟柳泰兴并无太近的关系,您权当我是个屁,随便放了吧!”

“求您了……”

贾富贵磕头求饶,还要赶紧把跟柳泰兴的关系撇清。

柳泰兴:“……”

曰你姥姥的,你贾富贵私下收了我们多少好处费?

你这条贪狗,怎么忍心说出这样的话?

更有,我们可是师徒关系。

一是为师终身为父!

你倒好,一出事直接把师徒情分都抹除了。

“贾富贵,你踏马收了我们这么多钱,就这点本事?”

“我们泰兴地产的钱还不如喂条狗,狗都知道摇摇尾巴,你全家不得好死!”

“王八蛋,老狐狸,老贼……”

泰兴地产董事会的元老急眼了,对贾富贵一顿臭骂。

叶无双懒得听,脏耳朵!

他抖了抖大衣,潇洒起身。

“想跪就跪着吧!本王没吃早饭,就不多待了!”

“兴隆巷一事,明天这个时候本王要看到妥善的处理结果。”

“看不到话,倒也没关系,本王一向喜欢宰不听话的人。”

“诸位,再见!”

叶无双转身离场,荆轲迅速跟上。

“拦住他们,弄死他俩……”

董事会元老已然不管不顾了。

这里是泰兴地产,门外有很多保镖,皆有配枪。

这个时候如果强行击杀两人,大不了多多塞钱买通上面的人。

如果放任两人轻松离开,面子丢了是小事,只要叶无双不死,麻烦永远不断。

故此,董事会元老动了杀心。

然,门外的保镖并没有围上来。

并不是他们不听董事会元老的命令。

而是荆轲于前行之中,像是一块磁铁一样,凭空搜走了所有保镖的配枪。

且,他正在走廊里,边走边拆着。

他拆枪,叶无双闲庭信步。

两人,像是阴间的鬼魅,吓傻了人间的凡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