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25章 三句话,请珍惜。
 
周海潮虽未跟通话之人碰面,单是这口气,这名字,就让他生出胆寒之意。

“你可知金刚商会在津海城的影响力?”

周海潮稍缓一口气,撂下了第二句话。

“我不关心这个,我只关心你家儿子得罪了我家魁首。”

荆轲回了这样一句。

周海潮再度无语。

魁首是个什么称谓?

搞半天,跟自己通话的压根不是正主。

周海潮只感觉荒唐。

这意味着,自己一介商会会长的显赫身份,却没有资格跟正主说话?

对于周海潮而言,奇耻大辱!

“老子管你什么魁首,立刻把我儿子送去就医,否则……”

“这是你的第三句话,到此为止!”

荆轲直接打断了周海潮,于他而言,否则这种话听的太多了。

他径直来到周浩面前,并未归还手机。

而是当着周浩的面,在现场无数双瞩目的眼睛中,掌心陡的一凝。

这只手机,以肉眼可观的速度急速变形。

直至,化作一滩粉末。

哗啦啦……

塑料、钢末混合在一起,簌簌落下。

却又如一根根钉子,钉进了周浩心里,乃至全场之人的心里。

这一幕,极具冲击力,太过骇人!

一人,徒手,将整只手机化作了粉末。

这手法,史无前例。

但,这远远不够。

荆轲抓起桌上的一根刀叉,直直的扎在了周浩的手腕上。

“啊,我的手……”

周浩杀猪一般吼叫,疼的撕心裂肺。

血水顺着手腕不断涌出,细细来看,这根刀叉所扎的位置,很巧妙!

“二十分钟之内,你父亲赶不到这里,提前备好后事。”

这意味着,若是周浩的父亲迟到,他的儿子会因为流血流干而死。

荆轲留下这句话,捧回玄龟十变,撤到了窗边,继续履行他做下属的职责。

他的归位,让同排站着的其他保镖,做出了同一个举动。

纷纷向两边快速撤退,无人敢跟荆轲靠的太近。

闹呢!

此人行事,狠戾到极致。

同为保镖下属,这些人哪一个都比不了荆轲。

这种撤步退让,不止是胆寒,更多的还是敬佩。

拍卖会内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再继续下去。

早有人跑去通知了海棠商会的负责人。

金刚商会之子被打,在海棠商会的地盘上被人无情放倒,乃至放血等死!

这不是小事!

噔噔噔……

内场大门快步走进来一行人,是海棠商会的安保组。

为首一人大刀阔步,虎虎生威,他乃安保组组长余亮。

内场发生打斗事件,统管会场秩序的就是安保组,必然要第一时间进场。

实则,快步行进的余亮,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感觉还有荒谬。

这是哪里?

海棠商会!

与之津海城,商界的擎天大拿。

试问,谁人敢不给海棠商会面子?

更有,被打的竟然是金刚商会会长的亲儿子!

所以,余亮感觉荒谬。

呼啦……

以余亮为首的安保组,正式接管了拍卖会内场。

安保人员占领了出入口,等待组长余亮下达命令。

“周公子,你……你没事吧!”

余亮来到近前,虽然提早知道是周浩被打,但看到现场的惨烈,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于关心询问间,余亮俯下身子准备把周浩扶起来。

“你踏马别动老子,别动……”

然,周浩不给余亮搀扶的机会,歇斯底里的吼叫了起来。

余亮:“……”

又不是我打的你,老子是来帮你的好不好!

这倒好,好心当成驴肝肺。

余亮真想说一声,你踏马爱死不死!

但,这话他也就是在心里叨咕叨咕,真不敢对金刚商会的公子哥公然说出。

“周公子,我现在让人打急救电话,你在撑一会。”

周浩不让动,余亮哪敢伸手。

“快打急救电话,告诉他们赶紧来海棠商会……”

余亮迅速吩咐了手下。

“谁干的?”

待吩咐完手下,余亮环顾四周,厉声喝问道。

唰唰唰……

诸人的目光特别的统一,虽没公开指认,却是第一时间把目光全部对准了叶无双。

“是你打了周公子?”

最终,顺着诸人的凝视目光,余亮锁定了行凶者。

“还不够明显?”

叶无双抬了抬眼皮,显得很慵懒的样子。

更多的还是,对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姿态。

是以坐上龙骧之王的宝座,能入他叶无双法眼,于这偌大的炎夏,又有几人?

余亮:“……”

面前这家伙,说话的口气怎么就这么狂!

无知者无畏吗?

还是说,坐拥显赫身份,已然到达无视任何人的权力之巅?

一番审视,余亮更相信前者。

但直觉告诉他,面前此人一定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

这一身隐隐现出的锋芒戾气,余亮很熟悉。

因为,余亮本人是退役将士。

“你应该知道这是海棠商会的场子,那么你就要承担起在这里闹事的后果。”

“我叫余亮,我这双手不仅沾过血,还摸过枪。”

“所以,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向周公子道歉,并且给予医药费赔偿。”

“至于你得罪海棠商会的事情,将由会长定夺你的责任。”

余亮板着脸,详细告知。

“嚯,厉害!”

“这才是海棠商会安保组该有的气势,不愧是戎马参伍的汉子,真霸气!”

余亮的一番话,引得诸人频频称赞。

“何时退役的?”

然,面对余亮的霸威,叶无双却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只因,他对曾经戎马的儿郎,都有一股天然的亲近感。

若是细究起来,如果余亮的退役时间不是太早,他应该是叶无双下属的下属……

中间隔着不知道多少个下属。

但,天下将士是一家。

故此,叶无双多问了一嘴。

“千福年第十五年……”

下意识的,余亮回复了,但转而一想,他又竖起了眉毛。

“你问这个干吗?跑题了!”

“莫要跟我套近乎,你这个年纪怕是刚进戎营没多久。”

“津海城本地的戎营吧!”

“如你这种小将士,我见得太多了。”

余亮不屑一顾,浑身上下更是透着满满的自豪感。

曾几何时,他身披戎装,手握钢枪,热血奋勇。

只可惜,戎营生活太过古板,直至退役,他都未曾把肩膀上的徽章换掉。

回归社会,现实的打击接踵而至,让他不得不将这身傲骨彻底放下。

他选择了接近权贵名流,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于是,在一个个灯红酒绿的夜晚,他余亮都可对着麦克风无尽吼骂。

“我余亮,这辈子都不会再怀念戎营生活。”

“那狗屎一样的古板生活,老子早就受够了。”

“我这今后的人生,再没有戎装,再没有起床号。”

“只有金钱、美女、豪车……”

诸如此时此刻,他站在让他感受到锋利戾气的青年面前,他认定这个青年属于在职将士。

余亮便以过来人的口吻,开始上课。

“识相点,向这个社会卸下你的傲骨。”

“如你这种级别的将士,如果再不放聪明点,你这辈子都会为今天的冲动而后悔。”

“人可以犯错,但要记得止错,切勿一错再错!”

余亮厉声教训着叶无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