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我是魏荣 > 第三十九章 获消息魏费相争
 
华夏天命二年二月某夜,魏荣紧急召见魏猛、魏安,此时魏荣寝宫内,还有邓良、孟超、刘敏三人。

  “费家胆敢谋逆!真是岂有此理!”魏荣此时是极为愤怒,自己对费家赏赐优渥,费诗居然不领情,还要图谋不轨,真是令人生气。

  “皇兄,此事可有证据?”魏猛小声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魏荣发这么大的火。

  “晋王殿下,费家为了稳妥,早已联络了臣和邓良二位将军。臣一家受陛下信任,岂敢有非分之想,一确定费家有谋逆之心。立马告知陛下。”孟超拱手拜道。

  “臣父子受陛下恩宠优渥,自是忠于陛下。”邓良朝着魏猛拜道。

  “好在二位将军忠心啊。”魏猛轻呼一口气,缓缓说道。

  “陛下,臣失职,特务旅不曾留意费家,还请陛下责罚!”魏安伏地请罪道。

  “特务旅人员有限,难免会有漏洞。魏安,你即刻收拢特务旅在京人马,给朕死死盯住京营!谁敢有异心,立马告诉朕!”魏荣当即下令道。

  “遵旨!”魏安拱手拜道,随后连忙退了出去。

  “子勇,皇兄冷落了你多年,未曾给你安排什么重任。自即日起,由你出任兵部尚书一职。”魏荣到了现在,才感到孤独,自己还是势单力薄了。之前一直不曾安排魏猛重职,一是因为魏猛身份特殊,二是因为魏猛才能有限。

  “皇兄,臣弟自知能力有限。如今身居高位,已是皇兄皇恩浩荡,岂敢再有异心。兵部尚书掌管天下兵员和武备,臣弟懒散惯了,难以胜任。”魏猛连忙推辞道。魏猛也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因此行为极为谨慎,迎娶的王妃都只是一个县令的女儿,平日出行游玩都不敢叫外人。

  “能力是培养出来的,你若担心,朕给你兵部添置两个仆射。皇室孤寡,吉儿、礼儿两位侄儿还年幼,只能让你出来帮助朕分担一下了。”魏荣轻叹道。

  “既然如此,那臣弟只得遵命了。”魏猛恭恭敬敬地拜道。

  “陛下,既然已经掌握了费家谋逆的证据,何不派兵直接擒获?”刘敏建议道。

  “不妨,费家家大业大,若是不能派人接管其后的事,必会导致蜀中混乱。”魏荣摇摇头道,费家的财力经过这几年的膨胀,已经是蜀中不折不扣的第一家族。若是突然发难,必然会导致蜀地经济瘫痪,造成经济危机。

  “皇兄,可是担心蜀地商业?”魏猛问道。

  “正是,一旦诛灭费家,费家家业必然需要有人来接手,否则后果严重。”魏荣点头说道。

  “皇兄,费家胆敢谋逆,无非依仗其财力。既然如此,皇兄何不让官府接手费家财路?”魏猛提议道。

  “让官府接手?”魏荣一愣,这不就是后世的国有企业吗,就像这个年代的盐铁专营一样。

  “皇兄,臣弟推举一人,可代替费理,主管商部。此人名唤刘循,其妹为秦王太后。刘家财力不差费家太多,刘循又有才智,颇晓经营。”魏猛拜道。

  “刘循?”魏荣默默思索,刘循是刘璋的长子,其弟刘阐,现在东吴任御史中丞。

  “陛下,臣观刘循忠厚,是个可用人才。”刘敏亦推荐道。

  “好,来日子勇可推举其为商部侍郎。”魏荣认真思索后,决定录用刘循。

  来日殿议,气氛却格外诡异,费诗、陈祗二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队列里。杜琼见费诗没有推举人,也跟着站在队列里。

  半晌过后,魏猛出列拜道:“陛下,臣推举一人可为商部侍郎。”

  “哦?”魏荣做做样子,跟着看去。

  “此人名唤刘循,暂任秦王府长史。刘循通晓经营,为人忠厚,做事勤勉,可以重用。”魏猛叙述道。

  “晋王殿下,既然刘循如此大才,何不让其担任商部尚书?”费诗呵呵一笑,拱手拜道。

  “陛下已经任命公子为尚书,我又岂敢再乱言。”魏猛微微一笑道。

  “子勇说的对,朕金口一开,岂能更改,就命刘循为商部侍郎吧。”魏荣笑道。

  “陛下,臣推举一人可主吏部。此人名唤王山,其父王连乃蜀中大儒。王山为人敦厚,处事精明,掌管吏部,正可谓恰到好处。”费诗出列推荐道。

  “太傅,王山不过中资之才,你却推举为重任,只怕不妥吧。”杜琼却是反对道。

  “大司徒,我忠于陛下,岂敢不用心调查。你大司徒有意阻拦,莫不是看我不舒服?”费诗缓缓说道。

  “在下岂敢,只是太傅身居数职,难免会有所差误,我也只是提醒一下。”杜琼不快不慢地说道。

  “大司徒多说无益,还得看陛下如何决定。”费诗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看向魏荣。

  “王山此人,朕不曾关注,先让人去调查一番,再作定论吧。”魏荣却出乎意外地反对了费诗的提议。

  “陛下!”费诗一愣,满脸涨红,随即大声拜道,示意其不满意这个安排。

  “就这么定下了。”如今形势到了这个地步,魏荣也没必要再给费诗多少脸色。

  “遵命!”费诗低头一拜,随即退回队列中。

  魏荣瞥了眼费诗,见其恼羞成怒的样子,心里却是一阵舒爽,总算是强硬了一回。整了整心态,魏荣正言道:“各部既已任命了尚书,便可递交各部属官名单,由朕亲自斟酌任命。”

  “遵旨!”各部掌权的人尽皆大拜道。

  “陛下!朱提太守李丰急报!”魏荣正准备说话,殿外忽然跑进来一侍卫,高捧文书,大拜道。

  魏荣一惊,连忙命人递上,拆开一看,却是越巂夷叛乱,攻破郡府,太守孟芳不屈被杀,夷人遂劫掠府库。

  “可恶!”魏荣大怒,此时成都已是风雨欲来之势,越巂夷人却趁机闹事。

  “陛下,越巂夷人杀害太守,为祸不小,还应尽早发兵镇压。”费诗拜道,心里却是一阵窃喜。

  “袁綝,朕给你五千禁军,你可有信心镇压夷人?”魏荣看向袁綝,问道。此时成都守军不多,只能省着用了。

  “陛下放心,夷人皆乃宵小之辈,如何能敌我天军,臣定当为陛下平定越巂夷人!”袁綝伏地大拜道。

  “越巂夷过得太安稳,所以才会作乱。朕再把破敌师第一旅机动团调给你,务必将作乱夷人全部绞杀!”魏荣这回是真的动了杀心了,孟芳在任上对夷人甚是宽度,可夷人恩将仇报,真是可恨。

  “臣,遵命!”袁綝领会了魏荣的意思,坚决地拜道。

  二月中旬,袁綝联合犍为、朱提、江阳、汉嘉四郡人马,以大势围攻越巂郡。越巂夷在越巂滥杀无辜,不得人心,前脚出城对战,后脚城里人就接应华夏军,驱逐守军出城。袁綝把握机会,挥军掩杀,越巂夷大败,想要退往山林,却被严礼率领机动团截杀,损失惨重。

  此时成都,因袁綝外调,守军空乏,费诗、陈祗立即活动起来,联络成都各处驻军。作为魏荣的亲信部队,虎贲卫和羽林卫自然也在联络的名单里,不过孟超和邓良皆忠于魏荣,这一笔就注定了费诗和陈祗二人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跳梁小丑。

  瑞和宫是皇后费清的寝宫,名字是魏荣取的,寓意祥瑞端和,不过现在宫里却是一阵黑暗。费诗静坐在瑞和宫里,紧紧地看着费清,等待着她的回复。

  “叔父,陛下对您和兄长不薄,叔父为何如此糊涂?”费清挺着个大肚子,脸色却是黯然。

  “陛下分割尚书台权利,便已经在疏远费家了。一旦陛下强势起来,铲除了我们费家,你以为你皇后的位置还能继续坐下去吗?”费诗不悦地说道。

  “不会的,陛下对孤疼爱有加。再说,你们费家要找死,干孤何事?”费清一甩头,嘲讽道。

  “呵呵,居然还有几分国母的气质了。”费诗轻笑一声,随即起身走上前,冷冷地说道,“除掉魏荣,由你肚中的胎儿做新君,你以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岂不更好?”

  “放肆!”费清转身呵斥道,眼神已是愤怒到极致。

  “皇后,你可要三思啊。费家是你的依靠,一旦费家被冷落了,将来魏荣若是纳了别的妃子,你又该如何?”费诗静静地看着费清,再次劝说道。

  “这……”费清浑身一颤,心里安安思索,确实如费诗所言,一旦费家被冷落,将来她的位置只怕危险了。而能够牢固她的地位的,只有她肚中的胎儿为新君。费清猛吸一口气,坐倒在榻上,浑身乏力地说道,“叔父,我肚中胎儿尚未诞下,如何能立为新君。”

  “哈哈,这个好办。可先控制住魏荣,只等你肚中胎儿诞下,便可被立为新君。”费诗见费清已经有所松动,连忙说道。

  “可是,这肚中若是个公主呢?”费清还是有些犹豫。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何事呢。”费诗大笑道,随即坚定地说道,“倘若是个公主,那就溺死。叔父自然会从宫外弄进来男婴,到时候你仍然是龙子的生母,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啊。”

  “陛下是我夫君,虽然我们并无多少感情,但毕竟在一起多年。叔父掌控大权后,能否放他一条活路?”费清略带恳求的语气说道。

  “魏家在蜀中立足未稳,我放他一条活路,他也起不来,自然可以放他。”费诗微微一笑道,心里却是嘲笑费清单纯。

  二人又聊了一阵后,费诗便离开瑞和宫。

  费清静静地附魔着肚子,嘴角一扬,淡淡地笑道:“叔父还真当陛下好欺骗,费家既然要找死,孤可不能陪他们一起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