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黑料巨星的锦鲤之路 > 050.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学生
 
  虽然她一直以为顾尘是被包养的那个,可是看总经理的样子,像是上心了呀。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更深一些?

  顾尘身体怎么样,她完全可以自己打电话问顾尘呀,为什么绕一大个弯来问她呢?

  难道是为了来提醒她离顾尘远一点的?

  这么一想,苏言又觉得不对,毕竟她可是宋宜浓亲自挑选出来,送到顾尘身边的。

  像宋宜浓这样的人,那必定是挑了一个自己放心的人啊。

  想想宋宜浓刚才那紧张的神情,苏言好像顿时明白过来了。

  一定是宋宜浓不方便明目张胆地关心顾尘,才想通过她来关心的。

  这么一想,一切好像合理了。

  看,宋宜浓还让她平时帮顾尘注意着点呢。

  不过转念一想,苏言又觉得宋宜浓真是可惜了,这么年轻有为又有颜值的成熟女性,怎么就看上顾尘那棵歪脖子树了呢?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苏言给顾尘的评价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学生。

  这边苏言在暗自替宋宜浓可惜,那边宋宜浓却看着她一脸隐忧的样子,以为她是在为顾尘担心,不由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宋宜浓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照顾他哦,我先走了。”

  苏言应了下来,目送她离开,心里却在感叹总经理真是用心良苦。

  只是这一天之后,苏言再没有缠着顾尘问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了,和顾尘的一切对话都围绕工作进行。

  她有便回了那个一丝不苟的工作机器。

  这一天之后,顾尘依旧听不见手机闹钟的声音,却对家里大门开启的声音格外敏感。

  每每苏言给他准备早餐,一进门,原本还闭着眼的顾尘就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衣服穿上。

  这一天之后,顾尘也没有在早餐的时候见过苏言。

  以往都陪着他一起吃早餐的经纪人,恨不得点一点他早餐吃了几粒米的经纪人,最近只把早餐放下,给他把牛奶倒好就走了。

  他每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还有餐桌上的早餐。

  虽然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很熟的关系,可是苏言的突然冷淡,就是让他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得劲。

  两天之后,苏言因为对顾尘的作息也有了解了,也就结束了这段除了睡觉,几乎都跟在顾尘身边的生活。

  都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三天。

  苏言跟顾尘的作息跟了整整一个星期,虽然不想承认,但顾尘还是觉得,苏言跟着他的时候,周围的事情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这种感觉很好。

  他刚刚习惯这样的生活,苏言那个女人就擅自跑了?

  于是,苏言的电话都快要被某个小学生打爆了。

  早上。

  苏言接起电话:“喂,怎么了?”

  “我今天不想喝牛奶,给我换掉。”

  “……”

  苏言买了小米粥,又重新给他送过去。

  到公司了,苏言在去开例会的路上。

  “喂,怎么了?”

  “润喉茶呢?”

  哦,之前都是苏言把保温壶递到他手上的。

  “……你下车的时候没拿吗?我不是还提醒你了?”

  因为顾小学生的任性,例会她快要迟到了,只能让他自己带着去练习室了,他倒好,现在才来问。

  今天的例会时间长了些,苏言的微信消息都快爆炸了。

  【我谱子呢?你给我放哪儿了?】

  【电脑桌左边第二个抽屉。】

  【第二个抽屉?你确定?没有啊。】

  【从上往下数第二个抽屉,真的没有吗?】

  【哦,我还以为从下往上第二个呢……】

  一会儿之后。

  【我曲奇包里的棒棒糖怎么没了?】

  【你昨天晚上吃完了】

  【你怎么不提醒我放进去?】

  【你确定我昨晚没提醒你?】

  【……你提醒一次我怎么记得住】

  又一会儿之后。

  【你看到我耳机了吗?我早上带了吗?】

  【翻翻你的曲奇包,好好翻一翻】

  【没有啊】

  【曲奇包的内袋里!!!】

  苏言要崩溃了。

  她真的不是养了个儿子吗?而且是没带脑子的那种。

  也不知道是真的苏言工作做得太到位,还是给顾尘惯的,她只觉得,自从自己当了这个经纪人以来,顾尘似乎越来越不记事儿了。

  事事都问她,她难道是万事通吗?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练习室里来了一位客人。

  虽说是客人,但是大家却不陌生,来的是徐子诺。

  苏言也觉得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徐子诺在沙发上坐下:“来你们公司有点事儿,刚好也快下班了,来接你去吃饭啊。”

  徐子诺看了眼手机:“今天周五,我觉得已经到你想吃烤肉的时候了。”

  这句话,正和苏言心意。

  大概也是这样,让练习室里其他人都明白了“心有灵犀”这句话。

  中午的时候,他们还听见苏言说了一句“想吃烤肉了”,晚上徐子诺就来了。

  季旬也忍不住鼓起了掌:“这也太厉害了吧?你们俩是有心电感应吗?”

  徐子诺撇了撇嘴:“心电感应算不上,相处久了自然就知道了。”

  此时的顾尘,正坐在一旁玩游戏。

  徐子诺凑过去看了一眼,原来是吃鸡。

  再看看顾尘又落地盒了,他忍不住说了一声:“真菜。”

  顾尘近来最受不了的两个字,就是“真菜”。

  他当即转过头来,语气不善:“你说什么?”

  他刚要爆发,下班铃声响了。

  苏言一边背包,一边拍了拍徐子诺的肩膀:“是吧,说了他还不服气呢。我们先走啦,拜拜~”

  于是,众人就看着苏言和徐子诺开开心心地走了。

  苏木决定在顾尘爆发之前离开战场:“我也走了。”

  徐清月尴尬地笑了笑:“其实阿尘我觉得你挺厉害的……我还有事儿,我先去忙了。”

  季旬也打量了一眼顾尘的脸色:“阿尘,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KD,敢于……”

  “闭嘴!”

  “哦。”

  苏言到了公司,就被沈年桥喊走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到沈年桥的办公室来呢。

  办公室不大,但是很整洁,资料和书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就像沈年桥这个人一样。

  沙发的小茶几上有一个小盒子,沈年桥推到她面前:“给你的。”

  苏言喜欢提拉米苏,沈年桥知道,所以总是会给她带一些。

  看苏言不动手,沈年桥笑说:“快吃吧,一会儿要是让人看见你从我这儿带东西出去了,估计得多嘴了。”

  苏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打开了小盒子,里面是一小杯提拉米苏。

  是她熟悉的味道,但是沈年桥从来不告诉她是哪儿买的。

  苏言一边吃,沈年桥一边问她:“顾尘怎么样?怎么回事儿?”

  “早上给他准备早餐,我不知道他大豆过敏,结果给他买了杯豆浆,过敏了。送他去医院看了,医生配了些抗过敏的药。”

  沈年桥点点头:“声带没事儿吧?”

  “嗯,没事,不过估计得休息一会儿。”

  沈年桥象征性地问了几句,也算是关心了。

  苏言一个提拉米苏快吃完了,他才又问起:“你每天早上都给他准备早餐?”

  苏言点点头:“反正我也要吃早餐,顺便给他带一份的事儿。”

  “都那么大人了还要人照顾,以后他要是不吃就随他好了。”

  “学长,你也是经纪人还说这种话。艺人任性可以,经纪人不可以由着他们任性。这话可是你教我的。”

  沈年桥说不过她,只好嘱咐道:“那就让他自己起来,自己准备。你是他的经纪人,不是他的保姆。”

  提拉米苏也吃完了,“训”也受完了。苏言舔了舔嘴唇:“知道了,学长还有吩咐吗?没有我就先回去了?”

  沈年桥无奈地笑了笑:“去吧。”

  苏言回到练习室,其他成员三个自然都围上来问她顾尘的身体情况。

  果然是塑料兄弟情,知道他没事儿,苏木和季旬也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再听见了。

  几人正聊着,有人推门进来:“苏言。”

  她回头一看,是宋宜浓。

  苏言赶紧跟了过去,就听见宋宜浓紧张地问她:“顾尘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过敏反应已经退了,声带也没有影响。”

  宋宜浓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这人过敏的东西多,但是他自己总是不上心,以后你帮他注意一点。”

  苏言点头应下,心里有些嘀咕。

  虽然她一直以为顾尘是被包养的那个,可是看总经理的样子,像是上心了呀。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更深一些?

  顾尘身体怎么样,她完全可以自己打电话问顾尘呀,为什么绕一大个弯来问她呢?

  难道是为了来提醒她离顾尘远一点的?

  几人正聊着,有人推门进来:“苏言。”

  她回头一看,是宋宜浓。

  苏言赶紧跟了过去,就听见宋宜浓紧张地问她:“顾尘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过敏反应已经退了,声带也没有影响。”

  宋宜浓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这人过敏的东西多,但是他自己总是不上心,以后你帮他注意一点。”

  苏言点头应下,心里有些嘀咕。

  虽然她一直以为顾尘是被包养的那个,可是看总经理的样子,像是上心了呀。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更深一些?

  顾尘身体怎么样,她完全可以自己打电话问顾尘呀,为什么绕一大个弯来问她呢?

  难道是为了来提醒她离顾尘远一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