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黑料巨星的锦鲤之路 > 047.丑不拉几的水壶
 
  他刚准备开口,有人却比他先喊了苏言的名字:“苏言!”

  回头一看,是一个他没见过的男人。

  苏言回头挥了挥手打招呼:“早,学长。不对,公司里,应该喊组长。”

  沈年桥快步走到他们身边,笑着说道:“一个称呼而已,你想怎么喊就怎么喊。”

  他像是这时才看见顾尘似的,转头和顾尘打了个招呼。

  虽然顾尘不认识他,可沈年桥对他并不陌生。

  三人一起搭上上行的电梯,沈年桥旁若无人地对苏言表现着关心。

  “这几天对工作还习惯吗?”

  苏言回:“挺好的,最近乐队也没有什么大行程,还挺轻松的。”

  “马上年终了,活动也会多起来,做好准备,到时候可有的你跑的。”

  苏言笑说:“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有信心的,没问题。”

  之前在韩国的时候,两个人几乎每天一起吃夜宵。

  苏言是个闲不住的,白天动得多,消耗也大,天天吃夜宵倒是也没长胖。

  想起在韩国的生活,沈年桥问道:“最近还吃夜宵吗?”

  苏言摆摆手:“不吃了不吃了,养成这个习惯一点儿也不好。”

  说到这个,她还有些怨念。

  在韩国的时候,因为每天又是体力消耗,又是脑力消耗的,自然需要多补充一点。

  可是夜宵吃着吃着也会变成习惯。

  她刚回国的那几天,每天晚上都在家里各种找吃的。

  可是回国了之后她并没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了,吃了夜宵晚上又消化不良,她这才下定决心不吃夜宵了。

  电梯快要到七楼了,苏言和顾尘要下了。

  沈年桥最后叮嘱了一句:“听公司门卫说,前几天晚上很迟了你还在公司?合理安排时间,别太累了。”

  顾尘一直像个透明人似的在一旁听着,听沈年桥的意思,苏言好像就该供起来似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被苏言叫醒的怨念,这个时候才爆发。

  伴随着电梯“叮——”的声音,顾尘说道:“要是怕苦怕累,还是别当经纪人了。”

  电梯门应声开启,顾尘抬步走了出去。

  苏言一愣,这位爷这又是怎么了?

  她赶紧和沈年桥道了别,走出了电梯。

  苏言到练习室的时候,其他几名成员也已经到了。

  新经纪人都就位了,经过了几天的磨合,其他三组都已经配合得不错了,可是她和顾尘……

  与其说是配合,不如说是瞎拼硬凑。

  季旬也本就开朗健谈,和经纪人叶云已经混得很熟了,这个时候已经“阿云阿云”喊得不亦乐乎了。

  苏木虽然看起来很冷淡的样子,但是和经纪人徐硕就是形成了一种无形的默契,感觉也很不错。

  还有徐清月和经纪人季浩楠,两个人都是彬彬有礼的类型,相处起来也很愉悦。

  也不知道是顾尘太难搞呢,还是她有问题。

  实在没有答案的时候,就是一个字,干!

  她既然说了要跟顾尘的作息,自然要坚持到底。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顾尘好像总是对她有很大意见似的。

  顾尘这几天请了声乐老师过来指导,既然是歌手,自然要在唱功上下功夫。

  说着,以往懒散地好像走路都能睡着的顾大爷,此时脚底生风,飞也似地跑到了电梯间。

  见电梯还从3从慢悠悠地上来,他一把推开了紧急通到的大门,生生从十七楼跑了下去。

  徐子诺本来也有些尴尬,可是看到顾尘那样儿,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他还挺有意思的。”

  苏言通知简单地点评了两句:“纯粹是幼稚罢了。”

  “幼稚”的顾大爷,一路从十七楼跑到了一楼,才想起来要坐电梯,又按了电梯按钮,一边等着电梯又从十七楼下来,一边懊恼地摘了鸭舌帽,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尴尬的事情,总是你越去想,越是尴尬。

  “记得晚上轻点儿”,这句话像是开了单句循环似的,在顾尘的脑海里疯狂回放,尬得他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叮——”电梯到了。

  顾尘吸了一口气:“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走进了电梯。

  十秒之后。

  “叮——”顾尘原封不动地走出了电梯。

  他喃喃自语:“我进电梯干嘛?”

  顾尘尴尬得想原地爆炸,苏言就拿着顾尘之前以为她和徐子诺是情侣的事情,当做笑料,一边做饭一边讲给徐子诺听。

  ————————

  晚上。

  顾尘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此时,他只是看一眼对面的大门,都觉得头皮发麻。

  视线转回来,他这才发现自家门口的地上放着一个保温杯,还有一个礼品袋,保温杯上还留了张纸条。

  纸条上是苏言清秀的字迹:新邻居,以后请多多关照。保温杯里是晚上煮的山药排骨汤,不介意的话尝尝吧~礼品袋里是见面礼。我明天开始跟你的作息哦,早上八点,记得给我开门~

  纸条最后面,还跟了一个可可爱爱的手绘颜文字。

  顾尘看了,一把把纸条揉成了团。

  那颜文字,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苏言是在嘲笑他!

  半晌,他又默默地把纸团一点一点摊开,提起门口的东西,进门了。

  第二天一早,顾尘是被手机的震动震醒的。

  他烦躁地一把甩了眼罩,拿起手机一看,7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苏言。

  他才看了一眼时间的功夫,电话又打进来了。

  他憋着气接起电话:“喂。”

  话筒对面,是苏言带着清新和活力的声音:“早。快来给我开门。”

  顾尘沉默了好久,久到苏言都以为他是不是又睡着了,才听见顾尘说:“982156,自己进来。”

  说完,话筒里就传来了干净利落的挂断声。

  苏言愣了两秒,才输入了密码,走进了顾尘家里。

  话说回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来顾尘家里呢。

  明明对门两家的格局完全一样,可就是让这两拨人住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苏言那边,因为徐子诺是从事设计方面的工作的,所以家具配饰选的都是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很居家的感觉,同时又很好看。

  可是顾尘的家就……

  但凡和墙壁相连的东西,比如墙、壁橱,都是一水的雪白,家里的家具,又是一水的黑色。

  这个黑白的鲜明对比啊。

  顾尘家里比苏言想象中的整洁多了,不过也有可能,整洁完全是东西少引起的错觉。

  虽然家里有厨房,但是一看就知道,这厨房,顾尘从来没有用过。

  雪白的灶台、黑色的燃气灶和油烟机,打开橱柜,碗碟都是白色的,筷子勺子什么的都是黑色的。

  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冷清。

  等她把公共空间都悄悄参观了一遍了,这家的主人还没露脸呢。

  顾尘不出来,她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等着。

  一个小时之后,顾尘终于打开房门出来了,依旧是一副困倦的样子。

  依旧是熟悉的黑色羽绒服和鸭舌帽。

  他招呼了一声:“走吧。”

  “去哪儿?”

  “公司啊。”

  “早饭呢?”

  “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

  估计不是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而是他这么久以来,一直都睡到这个点才起,为了准时赶到公司,根本没有时间吃早饭吧?

  苏言从包里取了一份三明治出来:“边走边吃吧,早饭很重要。如果你没有时间准备的话,我可以帮你准备。”

  顾尘一愣。

  说实话,他确实一直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因为他宁愿拿吃早饭的时间多睡一会儿。

  他以为换了一个经纪人之后,自己的生活并不会有什么改变,可现在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他伸手接过,“谢谢,走吧。”

  不过他也想看看,苏言能做到几天。

  毕竟,曾经也不是没有人说过,每天帮他准备早餐。

  苏言边走边说:“三明治里加了卷心菜、培根、鸡蛋、黄瓜、番茄、牛油果和沙拉酱,你有什么不喜欢的吗?”

  顾尘咬了一口,细细咽了下去,才说:“黄瓜。”

  这好像,是顾尘头一次明确地说,他不喜欢什么。

  苏言莫名觉得有点儿高兴:“好,记住了。”

  去公司的时候,苏言作为经纪人,自然该由她开车。

  前座中央扶手的杯托里,已经放好了咖啡,是顾尘喜欢的奶含量高的拿铁。

  顾尘状若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苏言一边把车开出车库,一边说道:“咖啡是给你的,拿铁,如果要加糖的话,旁边有糖包。”

  顾尘愣了一下。

  这种不言则明的感觉,有点奇妙。

  他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眨了眨眼睛,半晌,才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下车的时候,苏言要带走车上的垃圾。

  一看,果然,咖啡杯里的咖啡,几乎没剩。

  至于这人之前到底为什么说自己喜欢冰美式,苏言决定以后一定要问问他。

  两人并肩往电梯间走去。

  顾尘已经苦恼很久了,到底要不要问问她,她和徐子诺到底是什么关系。

  也不知道为什么,昨晚知道他们不是情侣之后,他总是会猜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他刚准备开口,有人却比他先喊了苏言的名字:“苏言!”

  回头一看,是一个他没见过的男人。

  苏言回头挥了挥手打招呼:“早,学长。不对,公司里,应该喊组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