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寸相思一寸灰柳云溪元凌蔺仪 > 第36章 醉朦胧
 
“你,有话对我说?”元凌声音紧张的有些沙哑。

柳云溪抬头,对他笑了笑。

那笑容不带一丝敌意,只有纯粹的温暖,好像他们初见那时一般。

她说:“元凌,我原谅你了。”

声音语气都很平和,一如脸上的笑容。

“原谅……”他害她失去了母亲和做母亲的资格,竟还有被原谅的机会吗?

“我记得,开平王被圣上派去西北驻军的时候,在祠堂你跟我说,以后你想做个万民敬仰的大将军,像你爹那样。”柳云溪嘴角的笑纹越来越深。

那是自己对他心动的开始。

元凌想起那段回忆,也温和地笑笑:“是,我说过。”

那时,纯粹是因为心疼他爹一把年纪还要在苦寒之地奔波。

未曾想,如今真的走上了这条路。

他还记得,那时柳云溪跪在自己身旁,郑重地说会陪自己一起走下去。

只是后来,因为柳芸悦,他们再也没有那样温馨的时刻。

只有数不尽的,堆叠的误会与伤害。

“我相信,你以后会做到的,所以我原谅你。”柳云溪凝望他的面庞,眼神变得温柔。

元凌怔怔看着柳云溪,心中酸涩难当。

“所以今后,也像这几日一样,尽力保家卫国。别让我觉得当初花费那么大代价救了你,不值得。”柳云溪眼眶微微泛红。

“你曾答应我的三个条件,这是其二。”

元凌深深看着柳云溪,想要把她的轮廓刻入脑海中,再也不忘记。

他点点头,展露一个笑容:“好,我答应你!”

“第三个条件,我想不到了,便算了吧。”

过往恩怨情仇,也都算了。

柳云溪眼底有泪花,喜悦开怀的情绪却是实打实的。

他虽然对不起自己,但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历朝千千万万因为他不受战乱之苦的百姓。

柳云溪走出营帐后,在眼底隐忍已久的眼泪终是滑下眼睑。

蔺仪看着柳云溪咬着自己嘴唇无声地哭泣,眼神有些恍惚。

或许是嫉妒,或许是心疼,或许是些别的情绪在心中升腾,他早已分不清。

“走吧!”柳云溪吸吸鼻子,将脸上眼泪擦干。

第二天,元凌带领军队往凉州进发,柳云溪与蔺仪沿反方向回幽州,谁都没有回头。

蔺仪总是沉默地出神,柳云溪却似被拘在深闺许久被放出来的天真大小姐,连寻常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都惊喜赞叹。

与来时的路,两人情绪截然相反。

这天,柳云溪终于忍不住了,她花大价钱买的白玉手镯,蔺仪都没看,便敷衍说好看。

“喂!又不是让你救人,你干嘛老哭丧个脸?”她杵了杵蔺仪胳膊,十分不满。

蔺仪直直看着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你还如此开心?”

“正因为时间不多,所以才要更珍惜当下啊。”柳云溪理直气壮,“话说,你娘就要回到你身边了,你该开心点才是!”

是啊,该开心的……

可……为什么?

心中却越来越沉重。

蔺仪深深叹了口气:“还想买什么?”

谋划多年,终于走到了今天,他不可以,也不能动摇。

柳云溪满意地笑了:“我还想吃柿饼,枣花糕,都分拣些船上吃吧!”

他们从皖州预备坐船回江南那日,元凌攻下了梁州,将突厥大军打退,捷报传遍整个西北,市集街铺的人们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

战乱一平息,他们便可安心在此生活。

柳云溪看了,也十分高兴。

无论蔺仪内心如何纠结,船只一路顺风南下,很快抵达扬州陆家。

陆家地下密道,一路往下,温度愈来愈低,直到披着袄子都觉得凉,才到了地方。

清寒的石室中,放置着一具冰棺,内里封存着一个身着红色宫装的绝色女子。

果然与开平王妃长相十分相似,不过,王妃已经年华老去,冰棺中的女子却还是年轻模样。

“这就是我娘。”蔺仪凝望着冰棺中的女人,眼中似怀念,又似歉疚。

柳云溪弯唇一笑:“你娘很漂亮。”

“她喝了“醉朦胧”,是在梦中死去的,无论我怎么叫她,就是叫不醒。”

中了醉朦胧后,人会陷入昏睡,有清醒的意识,却无法从睡梦中醒来,最后也只能在睡梦中死去。

柳云溪看着冰棺中女子上翘的嘴角,声音轻柔。

“我想,她做的梦一定是个美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