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寸相思一寸灰柳云溪元凌蔺仪 > 第18章 魂不守舍
 
柳云溪很快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抱歉!世子!”

他却不依不饶抓着她的手腕,面目严峻:“你是云溪对不对?”

柳云溪柳眉一蹙,语气骤然冷却:“放手!我不是什么云溪!我是七皇妃,陆离。”

“顾念着世子身份,我才好言相对,你却如此不顾礼法,实在让人不齿!”

元凌这才意识到大庭广众,两人身份如此拉扯不合规矩,放了手。

柳云溪越过他离开了店铺,面带嫌恶,再没看过他一眼。

元凌站在原处,握着手中的白玉簪,眼中浮现怀念、不舍、眷恋和苦痛交织的神色。

柳芸悦站在对街,几乎旁观了全程,双眸满是阴戾。

见元凌从铺子出来,她忙回到街铺拐角处。

说什么有公事处理,却是迫不及待来找这个与柳云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从见到这个什么七皇妃开始,她心中便有预感,依元凌在柳云溪死后那魂不守舍的模样,肯定会因为这个女人动摇。

她那便宜姐姐,死了也如此阴魂不散,真是可恶!

“走,我们去云来客栈!”柳芸悦咬着牙对丫鬟吩咐道。

这厢,回到翊王府的柳云溪第一时间回房换了身衣服,将双手用胰子彻底洗了一遍。

“如何,与元凌见面可还顺利?”原本应该在春风楼的蔺仪大喇喇走进房中。

“嗯。”柳云溪垂眼回答。

蔺仪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微微一笑:“西北那边起了战事,开平王要出战了。”

言下之意,令人心惊。

“我当初与你说的很清楚,我只要报复元凌两人而已。”

虽然王妃不喜自己,但毕竟只是刁难,并没有实质伤害过自己。更何况,开平王在府中时,并未亏待过她,甚至可以说是,府中唯一一个不因为她家世出身看轻她的人。

冤有头债有主,她并不想伤及无辜。

“战事又不是我挑起的,你这是什么口气?”蔺仪脸色一冷,“再说,你要让元凌一无所有,他是世子,只要开平王一日为亲王,他便永远是世子,妇人之仁!”

“西北战事若败,会牵连许多无辜百姓。”柳云溪认真地凝视他,“并非什么妇人之仁,我生在澧朝,便不可因为个人私怨影响家国安定。”

“我在意的,并非开平王安危。若你动了开平王,有适合人手接管军务处理战事,我并无异议。”

蔺仪脸色稍缓,眸中神色错杂。

良久,他移开视线转头看向窗外,有些唏嘘:“没想到,你这么个弱女子,还有这种觉悟。”

倒是比朝中那些尸位素餐的朝臣王公更心怀家国。

“你亦与我想象中的,很不相同。”

这些时日,她观察到的他。

无论是谋算人心,还是政务远见,都智计过人。

这样一个人,为何要装得风流纨绔?

“不同?”他凑近柳云溪,桃花眼盈然一笑,“意思是,我非常招人喜欢么?”

柳云溪早已习惯他时不时的不正经,拿起桌上的团扇挡住他的脸,将人推回去。

“招人打。”

蔺仪摇摇头:“每次都冷冰冰的,真没意思。照你这般,若不是有我在旁策应,要想让元凌爱上你可谓是难于上青天。”

被戳到痛处,柳云溪横眉冷目地开口。

“当初是你非要如此报复他的。”她还觉得烦心呢。

“这样有意思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多解气。”蔺仪无辜耸肩。

“王爷!”蔺仪身边的近卫进门禀报,“柳芸悦去了云来客栈,说是被人下毒流产了。”

“云来客栈?!”柳云溪蓦然站起身来,“她去云来客栈做什么?”

白芍和老板娘都在那。

“说是客栈的小丫鬟在酒水中下了流产的药,要将客栈的人抓去报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