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寸相思一寸灰柳云溪元凌蔺仪 > 第17章 悚然一惊
 
柳芸悦声音有些失控的颤抖。

任谁看到一个本该死去的人活生生站在眼前,心中都会悚然一惊。更何况,柳云溪的死还是她一手策划的。

前世子妃尸骨未寒,柳芸悦便被娶进了门,还大着肚子,本就招人猜忌。

她这般心虚恐惧的模样,更让人怀疑前世子妃的死与她脱不开关系。

柳云溪只作不知,她抬眸看向柳芸悦,清浅一笑。

柳芸悦眼中情绪却更显惊惧。

“那……那是谁?”她颤声问身边参加宴会的礼部尚书夫人。

青天白日的,鬼魂应当也不敢出来作祟吧?

尚书夫人并不很想搭理柳芸悦,但顾念着这是太子妃办的宴会,闹出丑事终归不好,还是提点了她一句。

“这是翊王妃,江南大儒陆知书的孙女。”

柳芸悦心中稍缓,但仍覆盖着浓重不安。

这个陆离,跟死去的柳云溪实在是太像了,五官体态,无一不似。

整场宴会,她目光一直停在陆离身上,神情怔然复杂。

宴席开始,侍女带女眷去后院落席。

蔺仪走到柳云溪身边,轻声耳语:“元凌刚才旁敲侧击问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柳云溪漫不经心抬眸,迎上元凌怔忪看她的眼神,她嫣然一笑,眉目昳丽。

好巧不巧,元凌的坐席安排在她对面。

台上戏曲咿呀,可除了蔺仪,四人谁也没有闲心去看。

柳云溪与太子妃闲聊着,一边抬起雪白皓腕给蔺仪布菜。

“离妹妹与七皇弟感情真好,真是羡煞旁人。”太子妃想起后院那些莺莺燕燕,不无感叹。

蔺仪勾着云溪下巴,亲昵道:“新婚燕尔嘛,都是这样的。”

虽说亲近,却有些狎昵了。

柳云溪笑颜微微僵硬,眉目似有愁绪,都落在了元凌眼中。

他垂下眼眸,只觉胸闷得很。

柳芸悦坐在一旁,心中不安越发浓重。

宴席过后,余兴未尽的几个公子哥还要去春风楼楼再饮酒,元凌和蔺仪也被邀请同去。

蔺仪毫不犹豫应了下来。

春风楼,即是京城最大的风月场所。

“我便不去了吧。”元凌看着柳云溪微微泛红的眼圈,鬼使神差地拒绝了。

回府时,途经珍宝斋,柳云溪掀开轿帘下了马车。

“掌柜,可有红翡耳坠?”她视线扫过陈列的饰物,淡淡问道。

“有有有!等着,我这就去给您拿!”

“掌柜,结账!”元凌拿起一支白玉簪,在不远处开口。

“世子?”柳云溪转身,微微讶异。

“表嫂。”

她视线落到元凌手中的白玉簪上,点头微笑道:“这么巧,来为你夫人买佩饰?”

“不是为她……”元凌眼中有她看不懂的情绪。

柳云溪,生前最爱白玉做的饰物。

以往过年王府采买时,柳云溪告诉他的。

柳云溪只是随口一问,并未深究:“这样啊……”

“是为一位故人,她与表嫂长得很像。”这话有些逾越,但元凌还是说出口了。

“她很喜欢白玉做的佩饰,说是白玉最晶莹无暇,白净剔透。”

柳云溪走后,他便总觉得心中有处角落空空落落。

当时娶她虽是冲动置气,但毕竟夫妻一场,多少有感情在。

“你说的是前世子妃吧?”柳云溪皓眸微弯,“我听别人说了,她与我长得很像,只是很遗憾无缘相见了。”

神情一派坦然,仿佛在谈论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

“逝者已矣,世子也该节哀。”

元凌心口一滞,转而问道:“表哥去春风院,你可是不开心?”

“嫁鸡随鸡罢,其实我本该早想到的。”提及蔺仪,柳云溪脸上笑容维持不住,“王爷本就是个风流性子,接到赐婚时我还在想,他别在新婚之夜跑出去花天酒地,便很好了。”

元凌与柳云溪成婚那日,他便去了青楼喝花酒。

忆起往事,元凌便越发思念柳云溪。

她虽然固执,却是个有趣的女人,合格的妻子,将府中事务管理得井井有条,挑剔的母亲也对她满意。

元凌开口问她:“你为何,会嫁给表哥?”

“皇旨赐婚,焉能不嫁?”

原来她并不喜欢表哥,元凌内心浮出一丝不合时宜的喜悦。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王府了。”掌柜送来红翡头面,柳云溪也打算走了。

门外却在此时突然闯进来一个小孩,蹦蹦跶跶撞到了柳云溪身上,她躲闪不及,撞上元凌胸膛。

女子身上淡淡的蔷薇香涌入鼻息,像极了曾经那人。

元凌脊背僵硬,一双凤眸万千情愫涌动。

“云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