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一寸相思一寸灰柳云溪元凌蔺仪 > 第12章 双鱼佩
 
柳云溪虽然与宴守道有过山盟海誓,后又与元凌成婚一年。

但她与宴守道发乎情止乎礼,元凌又心系柳芸悦,从未与她有过亲密的夫妻之举。

是以,她还是头一次与男子有这般亲密接触。

虽她魂魄离体,似一个旁观者。

但她仍是觉得牵动着身体里的那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蔺仪喂完药,便很快跳窗走了,并没多留。她的魂魄被身体牵引,也无法离开太远,只能抱着满腹疑问与愤懑留在房中。

元凌没有给她写休书,不仅如此,她收尸入殓时,他还吩咐下人给她换了身嫁衣,化上妆容遮掩住青白的脸色。

整得跟冥婚似的,让她死都死的不安宁。

柳云溪在一旁看着,又恨又气。

不过,柳芸悦好像也十分怨怒,这一点,让她心情稍稍松快。

但还是好气。

这个狗男人!

当初大婚时他大晚上跑去喝花酒,如今她死在他手上,反倒开始惺惺作态了。

下葬这天,天微微下起了秋雨,清寒湿润。

柳云溪坐在棺木上,随着送葬队伍移动。她看到了来送葬哭天抢地的白芍被王府的守卫拦住,看到了与她有旧交的客栈老板娘红了眼眶,看到了隐匿在人群中的——蔺仪。

猜测着他估计不会让她就这么被埋入地底,柳云溪说不清自己是开心还是遗憾。

她独独没有去看面目悲戚的元凌。

这个男人,在她最绝望之时给了她一处容身之所,却又冷酷无情地将她推入更深的地狱。

一场孽缘。

果然,元凌离开后,蔺仪便从陵墓另一处地底密道启动了机关,进入其中。

移开棺柩,穿着嫁衣的她被蔺仪抱了出来,他解开她身上穴位,飘在空中的云溪只觉身体突然产生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吸了过去。

白光一闪,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睁开眼睛,是一间陌生的屋子,华贵迤逦。

“醒了?”蔺仪眯着桃花眼,吹开了手上木雕的碎屑。

柳云溪声音干涩地开口:“为什么……救我?”

“自然是因为,你有价值。”

蔺仪不再伪装她以前看到的那个风流纨绔模样,举手投足都有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她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水,润了润干涩的唇瓣:“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

柳云溪拧眉。

“身上的双鱼佩。”蔺仪慢悠悠地接上。

柳云溪脸上不悦散去,只剩满目茫然:“什么双鱼佩?”

“那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蔺仪细细刻着木雕,“虽然,你不记得了。”

“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柳云溪十岁以前的记忆一片混沌,只剩零星片段,而这些记忆中,并没有什么玉佩。

“我没有什么双鱼佩,你是不是找错了人?”

蔺仪摸了摸耳垂,放下手中木雕,俨然是个穿嫁衣的小人,看面容,还与她有几分相似。

“听说过镜像人吗?”

面对着柳云溪疑惑的眼神,蔺仪起身,在屋内踱步。

“传说这种人心在右肝在左,五脏六腑对调,我也是听说,未曾想,世上还真有这种人。”

心在右?

柳云溪伸手摸上自己左胸已包扎好的伤口,满目不可置信。

“你是说……我是镜像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