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宰执北宋 > 第48章 老高的难题
 
  今日没大朝,于是临近黎明时就散了。

  枢密院的每房每局每处、日常事务都很多。领兵驰骋的帅臣固然赢了后能集光辉于一身,但真正在保证国朝运转的,恰好就是这些微不足道又繁琐的日常的人和事。

  高若呐上任以来,除了整日被狄青刺激的抓墙,被皇帝在狄青问题上反复骚扰外,还被前一任枢密使庞籍留下的嫡系和裙带弄的头大。

  真正能让高枢密有存在感、且又能管得了的,也仅仅只剩这些保证国朝运转的日常小事。

  至于其他,譬如就狄青这德行,是否启用他出阵两广力挽狂澜,这是我老高能决定的?

  这是皇帝的锅好吧!

  老奸巨猾的皇帝,分明只是想借助我老高于保守派中的威望来奏请这议题,他做好人顺手通过。

  否定狄青的是文彦博和欧阳修两泰斗,这尼玛是我老高的威望镇得住的人?

  现在高若呐想明白了,只能消极应对当下的一切问题了。

  两广的问题已经成为了派系、文武、政治等多重纠葛的问题,不是军事问题。

  即使不做这枢密使,高若呐暂时也不想深入摊浑水了。

  就因被各种政治因素束缚,不得已下,哪怕不熟军伍的情况,不知指挥官的情况,也强行调遣武冈军和南安军南下端州协防。

  五千人就这么因死伤严重而溃散,致使了端州沦陷,没能走的老百姓苦受战火煎熬。

  这又该责怪谁?

  西南房承旨韩笑章明显是老庞这厮的嫡系,初来乍到的高若呐,暂时很难插手西南军政的具体事务。

  谁知道前阵子这些混蛋和地方官僚勾结了什么猫腻,致使了侬智高要投宋却被拒绝,恼羞成怒下就起兵反宋。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

  只是说这些不能去查,查也没用。永远不会有结果。

  “只能归结于侬智高的丧心病狂!”

  这是当前整个大宋的定调。

  毕竟,不论侬智高被广南官僚和韩笑章怎么忽悠,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和侬智高有仇的人是交阯。大宋只是拒绝了他的投靠。

  一定程度上大宋容许他在广南边境迂回,导致交阯征讨侬智高时候缚手缚脚,已经算是提供了纵深,于侬智高有恩。

  所以就回到了上一个问题,即使是当时的西南军政的实际主持人庞籍和韩笑章、于广南涉及侬智高的问题上真有猫腻,那也是好事!

  意味着他们提前给大宋排除了一个天雷!

  他侬智高不敢去打仇人,于是心有怨气后只敢来杀脾气温和、于他有恩的宋人出气?

  苍天有眼,好在没有接受这白眼狼进入大宋内部!

  “哎!”

  独坐到天明之际,高枢密还是不知道怎么解决当前问题。

  “明府。”

  一个心腹走了进来,“暂领广西马步军总管、兼桂州知州陈署奏报到了。”

  从奏请陈署提举广西马步军事那时候起,高若呐就知道陈署是个大棒槌。

  自侬智高起兵以来,桂州知州陈署是消极应对的,只因为运气好,侬智高精力和兵力有限,暂没关注陈署的地盘。

  “这个陈署啊,棒槌归棒槌,却成为了当下为数不多的选择,实在局势太乱,无适合之人可用了。”

  高若呐叹息:“此番他又怎么了,出兵抗敌是他最消极,写信邀功却也是他最积极,妈的狄青要是有他一层的老奸巨猾,就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心腹又看了一眼文报,疑惑的道:“他说有个‘两浙转运司特遣广南行营’活跃于广南地界?”

  高若呐不在意的道:“原来是为了这事。没什么值得关注的,最早以前有人在都堂提及‘两书生为情所困,想不开便约着进广西送死’,不,这太难听,他们用词是‘勤王’。”

  “但人家都去了,那时期全部人往外跑的大环境,也没谁去说他们。据说那两人是王安石的人,本相自来不喜欢王安石,也就更不想过问这些事。有人问我西府承认那什么行营吗?本相也只以不了解情况为由搪塞。”

  到这里高若呐又问:“陈署干嘛关心这事?”

  心腹参谋抱拳道:“相公有所不知,陈署此番是弹劾那两书生,又弹劾王安石这个多管闲事的两浙转运使。”

  高若呐道:“这就过头了,老夫也不喜欢王安石,他的确爱管闲事,但也只有他能于国朝风雨飘摇之际不讲条件,几次筹措粮草进那明显守不住的广西,哪怕王安石胡闹、派遣了个什么两浙转运使特遣行营不合规矩,也不要于这时期去纠结,以后再说,如果老夫还有以后的话。”

  顿了顿,高若呐又很不高兴的道:“告诉陈署,没事多想想战事,不要整天惦记人家和不和规矩,人家两书生即使想不开就犯浑了,也没如同丧心病狂的侬智高报复3社会吧?没欺负温和的弱小吧?他们选择了进广南找广源蛮人发泄也是好事嘛,也就聚集了几十,就让他陈署不要盯着人家的建制问题不放了。”

  心腹书生道:“陈署说初期懒得管他们,但现在那两书生已长成,仅武装战斗部就有两千五百人。”

  “两千五百人!”

  高若呐怀疑是不是耳背听错了。

  迟疑了一下,隐约闻到了油香味的高若呐舔舔嘴皮道:“真壮大到两千五百人了?”

  心腹书生点头:“以卑职经验判断该是真的,陈署此番的真实目的应该也不是弹劾王安石,是想以广南马步军总管身份指挥这只属性不明的武装力量。”

  高若呐想了想道:“陈署的确这德行。”

  在当时,广南西路军事力量和指挥体系已一盘散沙,说不存在了也是可以的。

  所以高若呐奏请陈署提举广西马步军事(加强版经略使),其实只是顺水推舟,空许个头衔。

  言下之意是广南到处是战败的逃兵逃将,全部归你陈署管了,但需要你自己去收集了起来,自某出路的解决短期的给养问题。

  这已经是大宋朝廷应对局部兵事的惯例,反正不到威胁根本时,原则上没有援军可派。给个编制和架构,自己有能力置办起家当来的话,朝廷也真会额外压榨类似王安石那样的人,让他送编外粮饷。总之就是大家都要牺牲一些,拉扯着过去。

  想到这里思路就顺了,高若呐又迟疑着道:“但现在做成这事的人,是当初沦为了笑柄的两书生。又依照体制章程,广南行营的指挥权和编制捏在陈署手里?”

  “明府英明。”

  心腹书生抱拳道,“是否斥责吕世杰和赵平安,让其接受陈署指挥?”

  高若呐自嘲的笑道,“陈署是老夫之门生,但是真当老夫是昏官了?他要是有能力指挥队伍,早就在端州沦陷前拉扯起了建制,顶起了半壁江山!何故让本相于政治上进退维谷?可以说,老夫现在的尴尬,全因他的无能而来。人比人简直气死人,有了那两书生后,这陈署是越看越不对劲啊。”

  “警告陈署,不许对那只物竞天择洗礼后生存下来的队伍瞎指挥,他喜欢做乌龟老夫能容忍,只要不添乱,他陈署就仍是广西最高军事指挥官,那只队伍是他名誉属下,但仅仅是名誉。如果陈署不听本相招呼,瞎指挥、拖后腿而导致这只队伍出事,本相饶不了他陈署。”

  “那对赵平安吕世杰他们可有指示?”心腹又问。

  高若呐眯起眼睛想了想道:“告诉他们,可便宜行事。另外,还可持有本相手谕,独立于任何军系外,除非是皇帝旨意,否则他们可不受任何人指挥和干扰。告诉他们,若能在老夫理顺京城政治烂摊子、派遣大军出阵之前拖住侬智忠部,他们就是老夫最大的恩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