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空境之舟 > 第023章 不入官鬼
 
申时,欢喜城衙署,地牢。

  秦墨言打小就听娘亲说,“生之富贵,不入官鬼”,这句话的意思是,但凡是富贵之人有生之年绝不入牢狱半步。

  今日护城使秦墨言大人有幸驾临牢狱之中,并且还是欢喜城中最为阴森的地牢,正可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地牢建在欢喜城衙署后方的死绝之地,深入地下百尺,万块整块条石坐底,共有三层,内部阡陌纵横、划分有致犹如迷宫一般,是欢喜城关押重犯、恶囚之所,为了保险每块条石嵌缝之处具是铁水浇筑,异常坚固。

  牢里霉腐,或有丝丝阴风从不知之处袭来,发出凄厉的呼啸,飘荡在空中的酸臭糜烂之气让人窒息。

  秦墨言随着衙差的火把,一步步摸索着向地牢深处走去,耳畔突然传来的镣铐叮当,或是来自某处囚徒的呻吟、惨叫弥漫了整座地牢。

  渗进眼底的黑暗与那不甘的声音,似来自沉睡千年的冤魂厉鬼,一声声刺痛耳膜,让秦墨言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渗入心扉。

  这是一个被世人遗忘或者唾弃的地方。

  一路行至地牢末层,火把照耀之处出现一个老者,衣着褴褛须发散乱,眼神漂移。

  “秦大人这是牢头孟达,这里一直都是他在打理。”

  “达叔,这是咱们新上任是护城使秦大人,快来行礼问安。”

  唤作达叔的老者急忙走到秦墨言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声音沙哑、低沉。

  “秦大人吉祥,小老儿孟达这厢有礼了。”

  眼见到一个老者给自己行此大礼,秦墨言还是觉得有几分不自在,也赶忙拱了拱手。

  “秦大人,前面便是关押妖兽的水牢,请大人前去缚妖。”

  五行之中水火属性相克,吞火兽自然是被关押在水牢之内,不过吞火兽此时已然幻化为人形,其修为的程度早不是一般妖兽所能比的。

  果然水牢之中,那幻化的少年赤着身子,手脚被铁链束缚却仍然可以活动,挣扎。少年的长发披散着遮盖了一半的面孔,但是从那对犀利的眼神之中仍然可以感觉道仇恨。

  见到火光闪耀,少年一眼便望到秦墨言到来,立刻变得激动和愤懑。

  双手奋力扯动铁链令其咔咔作响,铁链绷得紧紧地,随时都有可能断掉,吓得同来的衙差慌忙后退几步。

  缚妖,秦墨言在学院学过并且学科十分优异,为的是能亲手擒获自己满意的灵宠伴行,只不过那城西的八万丛林对于曾经修为垫底的他,是个奢望罢了。

  现如今已然是金丹境界的修为,虽然自己仍旧是赤手空拳,但是念个咒、祭个捆妖绳并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但是这一次秦墨言想错了,也大意了,眼前这个少年可不是一般的妖兽、灵宠,他对秦墨言的仇怨已经累积起了更强大的战斗力。

  秦墨言拿出捆妖绳,脚踩魁罡、口念真言,只见得半空中捆妖绳金光闪闪,耀眼夺目,瞬间照亮了整个水牢。

  嗖地一声,捆妖绳如同一道闪电,一道金光向少年方向直射而去。

  那少年眼见捆妖绳射到面前,并不躲避,而是将身体迅速一扭,轻巧的让过前行的绳头,对准绳身一处用嘴一叼,竟然把捆妖绳活生生的咬在口中,捆妖绳两端在少年嘴边转着圈,顺势紧紧的缠绕住少年的脖颈。

  少年不慌不忙,仰着脖颈用牙齿咀嚼绳身,看得出十分用力,额头上已经冒起了条条青筋,不一会捆妖绳变得无力,软软的耷拉了下来,失去了光芒毫无用处。

  少年松嘴吐出了捆妖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颈,一扭头眼神轻蔑的望向秦墨言,

  挑衅我,秦墨言这会有些挂不住面子了,同来的衙差和牢头孟达热辣辣的眼睛可就在身后盯着。

  这下子倒是难住了秦墨言,金丹境界不假,但是还没有修得适合自己的高阶技法,并且又赤手空拳,没有法宝如何取胜。

  少年也同时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少年开始更加猛烈的挣扎起来,双手的锁链已经发出来一连串低沉的异响,眼看着就要被少年的力道铰断。

  秦墨言脑海之中突然记起自己在斗幡时的做法,于是乎开始凝神、运气,希望将自己体内金丹真气聚集一处砸向敌人,可是真气是充盈的,丹田也是饱满的,却是找不到出路无法发出。

  他哪里知道,前日斗幡身后可是有林海与乔裳的支持,如今,他没有靠山。

  砰地一声巨响,原本锁住少年手脚的铁链从中间处断开。

  少年一声低沉的长啸,冷笑着将半截铁链一甩,缠在手臂上,恶狠狠、带着一丝冷笑慢慢向秦墨言逼近。

  一步步的逼近,少年的眼睛瞪得通红,牙齿紧咬咔咔的作响,额头血迹斑斑应该是蔡弈白雕啄出的伤口,披散的乱发之下眉宇间,少年倒是英气逼人。

  不能退也无路可退,秦墨言没有回头却听得身后的二人脚步纷乱,正所谓人倒势不倒,秦墨言沉住气,赶忙用周身的金丹真气护住要害,心想能坚持多久是多久。

  一股血腥的恶臭冲入鼻腔,少年并没有给秦墨言继续思考的时间,直接抬右拳对着秦墨言前胸就是一击,力道相当大,带着风声。

  如果是一般人这一拳招呼到身上,不是立即丧命也是骨断筋折,可是眼前却是金丹境界的强者,少年的这一拳落到秦墨言前胸,虽然也是一声闷响,但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损伤。

  少年也是觉得意外,不由分说又一拳立马再次招呼了过来,力道更甚,还夹着少年从身体发出的嘶吼。

  嘭!又是一声闷响,秦墨言依然纹丝不动,神态自若。

  嘭!

  嘭!

  少年发狂了,他瞪着火红的眼睛低声怒吼着,伸出双手薅住秦墨言的衣襟,硬生生的把秦墨言举到半空。

  意图很明显他是要摔死秦墨言,不过他手中高高举起的秦墨言竟轻飘飘毫无一丝的份量。

  哐当当一声响,秦墨言怀中掉下一个重物,翻滚着在地上转了好几个圈,正是那件“北斗金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