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空境之舟 > 第021章 心如刀割
 
“臭小子,快点起床。”秦墨言被娘亲的喊声惊醒,一睁眼早已是第二日的午时。

  秦墨言一骨碌翻身坐起,伸了一个大大的拦腰,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他走到门边打开屋门。

  娘亲带着一股风冲进屋内,并没有理会秦墨言而是一头扎进木箱,眼神冒着异光,动作轻盈。

  “这么多,这么多,发达了。”娘亲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娴熟用手的抓起箱子里魂石,凑到眼前仔细端详。

  这个画面秦墨言曾经憧憬过,设计过。

  这十多年以来娘亲辛劳的养育自己,必然要有回报,只不过这个回报来的突然,蹊跷。

  “我听说了,总共是十三万一千四百颗,他们凭什么克扣两成,奸商,奸商!”

  娘亲口中的奸商自然是指蔡弈的父亲蔡嗣文,确实也是,蔡嗣文不动声色的就赚了两万六千多颗魂石。

  “你昨晚登楼了,听旁人说还是九层?”

  “是的娘亲,九层,是城主设宴的。”

  “老娘走早了,不然也登道九层瞧一瞧,吃个本钱回来。”娘亲依旧对上次花在那里的魂石有些不甘心。

  “改天我和娘亲……”

  “你当上护城使了?那月俸至少也得有十颗上下吧。”

  “我听旁人说,该是一百颗……”

  “算了,做不做都不重要了,这么多魂石那里还用去当差啊,十几万啊,够这辈子使的了。”

  娘亲自言自语,打断了秦墨言的话眼手合一,忙个不停。

  秦墨言默默的看着娘亲,心中满是欣慰,有了这些魂石娘亲的再也不需要辛苦了,该享享清福了。刚刚想到这里,秦墨言脑海里突然浮现处高云、林曦月二人的模样。

  两人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穿插、交织在秦墨言的眼前,不由得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是啊,那纸婚约,林海手里的那纸婚约,这时,秦墨言却不知道该怎么对娘亲开口询问。

  秦墨言从来没有听娘亲提过,自己曾经有过什么婚约,并且还是父亲亲自画押盖章的,林曦月这个的名字,更是没有从娘亲的嘴里听到过。

  可是那份婚约真实存在,又在欢喜城众人面前被见证,应该不会有假。

  好一会,娘亲埋头在木箱里的头终于抬了起来,双手锤了锤腰,大大的吁了一口气,望向了秦墨言,这是他进屋以来第一次正眼看自己的儿子。

  “我要把面馆关了。” 这是她正眼对着秦墨言说的第一句话。

  “好,好,关了,关了,娘亲该享享福好好休息了,娘亲这么多年辛苦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墨言是的眼圈竟然有些泛红。

  “唉,这么多年臭小子也大了,现在,现在也算是立了业。”娘亲望着秦墨言,柔声细语,这是秦墨言记事以来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语气。

  “今天我们去看看房子,买一处庭院,你看看你这房子也……”

  “好,好,马上就去。”

  娘亲轻轻地合上几个木箱的盖子,又仔细认真的看了几眼,便慢悠悠的向门外走去。

  秦墨言赶忙转身,从桌上拿起那件“北斗金蟾”,小心的揣在怀里,跟在娘亲的后面走出了房门。

  ……

  蔡弈昨晚喝的酩酊大醉。

  高子恒的陨落原本是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机会,让他可以登顶全城的最强者,肩负起保护全城的重担。

  那日妖兽进城兴风作浪,是自己第一时间冲锋在前,也是自己和小白雕重击了妖兽,却无故让秦墨言占了个便宜抢了功劳,还好秦墨言知趣,告知伯父原委,才让他穿上官衣、坐到人前。

  从穿上官服的那一刻,自己便已经计划好,无论如何也要为自己的兄弟留个位置。

  而这一切的计划又被自己的好兄弟瞬间破灭,秦墨言不仅战胜了金丹境七阶的强者,又坐上了父亲原本为自己保留的护城使位置,自己反而成了他自己兄弟的手下。

  锣鼓喧天,万众瞩目的那个人不是自己,而是秦墨言,自己多年一直照顾的那个弱者,一个曾经连筑基境都破不了的垃圾人物。

  这是对于他这个修行者的打击与侮辱。

  多年的悟道修行,蔡弈原本不该如此心窄,可是在酒桌之上林曦月的父亲又抛出一份婚约,林曦月竟然是秦墨言的未婚妻子,这无疑是五雷轰顶,雪上加省。

  不断的打击、落寞、尴尬与伤心,那时候的他只能一口烈酒的麻痹才可以掩盖一切。

  他开始在心里不停地痛骂起秦墨言来,这里面甚至夹杂着诅咒,此刻蔡弈的心里除了惆怅便满是愤恨和恼怒。

  他突然想起秦墨言那些来历不明的魂石,还有这阵子出现的脸还和乔裳,到底是什么情况,成就了这个弱者,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一定要解开其中的秘密,让这个弱者无处遁形。

  秦墨言你等着,曦月你也要等着我。

  ……

  在欢喜城中,愤恨秦墨言的人还有一个,便是高子恒,这个被秦墨言毁掉修为的人。

  从望海楼归来高天啸就一直板着脸,一张盖着秦颂和邓上文印鉴的婚书,让他在酒席宴上丢尽了颜面,瞬时成了欢喜城的笑资。

  自己儿子修为尽毁丢了护城使的差事不说,在望海楼又想攀高枝被啪啪的打脸,近来自己灵宝楼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高家可谓是内忧外患,风声鹤唳。

  欢喜城是一座讲究实力的城邦,没有人情可讲,高枝攀不上自己的亮宝楼就有可能被他人吃掉,而这个人就是蔡嗣文,城主的亲弟弟,当年便想入股被自己言辞拒绝,当时靠的就是高子恒欢喜城第一强者的位置,而今这个屏障硬生生的倒了。

  此时他一个人坐在堂上,心情忐忑不安。

  “爹爹。”

  高天啸抬起头,眼前站的正是自己的女儿高云,而此时的高云一脸的憔悴之色,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高云也知道了秦墨言与林曦月婚约一事,犹如晴天霹雳心如刀割,一晚垂泪。

  看到女儿如此憔悴,高天啸也是心痛不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