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空境之舟 > 第010章 吞火妖兽
 
亥时,欢喜城城南,秦墨言小屋。

  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旭惊电,白昼之所归来必要恢复眼力,秦墨言此刻提笔疾书。这是他在学院时引以为傲的技能之一,只有在笔墨之间才有豪情、才有自我。

  不过今日秦墨言笔下,狂野之风犹如脱缰野马,癫狂之间不失灵气乾坤。

  “好一个,山高几许我为峰!”言毕之处,一老者正站在秦墨言的身后,而他寄情笔墨竟未有察觉丝毫。

  来着不是旁人,正是白间秦墨言在西市帮扶的文宝行的老者。

  白间秦墨言只顾出头逞强,并没有仔细端详老者。但此刻一眼望去,老者白发素衣,面容慈祥可亲,在暗影憧憧之下,竟有有几分道骨仙风。

  “秦公子,这幅字可否送给老朽。”

   秦墨言赶忙拱手招呼老者坐下。

  “老朽姓林,单名一个海。”

  “哦,是林先生,小生秦墨言有礼了。” 

  “老朽此来,特为感谢秦公子今日白间的仗义相扶。”

  “林先生,也就是看不惯市井间的欺行霸市罢了,您客气了。”

  “老朽和小女曦月一同从东都来此,不熟此地便租了那西市的店铺,怎料此地风土不喜诗文,只爱珠玉、宝器,这几个月也未曾开张,而小女这几日又回东都进货未归,这才……”

  “哦,林先生不必担忧,这西市的铺租已经解决了。”

  “还是要感谢秦公子,老朽此番冒昧前来,还有两件事。”

  “林先生,您请讲。”

  “秦公子白间替老朽解难排忧,老朽无以为报,先奉上我文萃阁三成的股份。”老者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据。

  “林先生,这我可不能收……”

  “秦公子,你务必收下。”老者言语间有着文人特有的倔强和不屈。

  “还有,老朽给秦公子备了一份薄礼,请笑纳。”

  只听得话音声未落,眼前便落下一副长长的山水墨卷,卷首,铁画银钩赫然五个大字:九天揽胜图。

  待到秦墨言回过神来老者已身影全无,连同桌上秦墨言那副笔墨未干的字。

  ……

  “真是大造化也!”乔师盯着九天揽胜图许久,突然冒出这一句。

  “乔师,此话怎么讲?”

  “这幅画是光明天至高法宝,乃是一位大修行者的泣血之作。这样的画一共是有三幅,第一幅是:百鸟朝凤图,善导鸟、兽、虫、鱼之类的灵体悟道修行;第二幅是:万里江山图,善导一般人形灵体的悟道修行;而这一副则是最高境界的:九天揽胜图,画中描绘了光明天自下而上的九种修为境界。”

  “九天揽胜图,这么贵重啊?”

  “何止是贵重,一般的常人若能进入此画,按画中不同的场景修行、历练,修为便以可日行千万里。”

  “你的一百五十颗红魂用的不亏,不亏。”秦墨言听到此,不由得心中暗暗欢喜。

  “我这不是占了林先生的大便宜了吗?”秦墨言嘴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乔师听到秦墨言这么说,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指着他不停的晃着脑袋。

  “秦大少爷,你这身小小的皮囊竟有如此的造化,本师也是佩服,这副九天揽胜图能到你手,绝不是意外,那个送画给你的林老头,我看也绝对不是普通人。”

  乔师正在说,白昼外突然传来一声兽类的巨吼、很接近、震天雄浑。

  “丹成了。”乔师没有去查看吼声的出处,反而一转身来到紫铜丹炉前面。

  紫铜丹炉炉体通透、光芒耀眼,蓝色焰火升腾聚拢,热浪习习。

  炉体深处,隐隐看到一颗红枣般大小的金丹,裹含炽光、飞速自转。

  乔师屏气凝神,口念真言,神光突现。

  只见乔师,手指乾坤,袖藏两仪,脚走天罡,步踏地煞,七星其里,南斗隐约,眼见得金丹功满,破炉而出跃至空中,宛如星斗般璀璨、耀眼。

  白昼之外,巨吼之声不绝于耳,只是更近。

  见乔师身形之处,画出一道金符,喃喃咒语、起剑指直射秦墨言的两眉之间。

  金丹识主,悠悠然落入丹田之内,九阶筑基强者,欢喜城第一。

  欢喜城外有一种异兽,名曰:吞火兽,生性对光敏感,专以吞噬荒郊鬼火为生。

  这些吞火兽中,有一修为千年的孤兽灵根早种、天资上乘,十数年前幻化为人形。长夜漫漫之时,得见知更崖古塔光明无比,鼻息之间又嗅到真火的味道,便觉兴奋,吼声连连。可一盏茶的功夫,古塔光亮消失,真火的味道竟也是一毫不见,沮丧之际,低头俯卧塔前闭目不语。

  ……

  一睁眼,已是第二日辰时。此刻的秦墨言,犹如脱胎换骨般精神抖擞,面色红润,凝神聚气已经河车顺畅,丹田饱满,心中自然欢喜异常。

  这时,门声一响,小白雕呼扇着翅膀飞了进来,后面紧跟着蔡弈,提着点心匣子。

  蔡弈一整晚,都在折腾着秦墨言那些魂石的来历,没怎么睡好,早上一起还是决定来找秦墨言讨个明白。

  秦墨言早就猜出来蔡弈的来意,微微一笑,抢先说到。

  “蔡大少爷,就再别担心我了,那些魂石不是你想得那样。不过,晚几日再说,今天还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办。”

  “你不说,我不问,但是丑话先说好,要是你作奸犯科,本少爷定会大义灭亲,毫不留情。”

  秦墨言十分了解蔡弈的性情,凡事先说,别等着他问。

  “兄弟收到!我们走。”

  “又要去哪里?”

  “西市,文萃阁。”

  秦墨言拿上昨日林先生给的店铺股份字据,和那一副九天揽胜图。

  在秦墨言而言,救人水火天经地义,若是再占人家的便宜,无异是趁火打劫,这一点他可做不到。

  二人路过前厅,秦墨言发现前厅的门是关着的,今日娘亲竟然没有开店,这倒让他有些意外。

  今天欢喜城街上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像是欢喜城发生了什么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