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空境之舟 > 第009章 淬炼灵根
 
午时,永夜天,欢喜城城南。

  秦墨言一路无言,虽然对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并无后悔,但是对自己的鲁莽和冲动将产生后果,感到担忧。实在是太招摇了,这一百五十颗魂石,足以让他成为整个欢喜城的名人,并且不用一个时辰。

  蔡弈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今日秦墨言的言行让他感到陌生。而二人身后,则远远的跟着西市来的一票人,指指点点,他们中没几个人相信秦墨言可以一次拿出那么多的魂石。

  

  回到城南自己的小屋,秦墨言留蔡弈在门口把守,自己进到屋内。

  从床下罐子里数出一百五十颗红色魂石放到桌上,秦墨言这时却发起了呆,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恍惚间,他放佛看到了衙署门口的旗杆、旗杆下的刑场、白晃晃的鬼头刀……

  秦墨言低声唤蔡弈进来。

  蔡弈进来的时候,手里捏了几块魂石,但他看到桌上那一堆魂石,也惊呆了。

  “帮我解决,这些魂石就说是你出的,他们信。至于其他的问题,我之后再给你解释。”

  秦墨言语速很慢,眼神透着坚定、信任。

  蔡弈点了点头,拿起魂石走了出去。这时候,秦墨言唯一能靠的人就是蔡弈了。

  刚到申时,秦墨言便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正巧,蔡家来人说是有要事叫回了蔡弈。

  白昼之中,乔师正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

  “乔师,我来了。”秦墨言上前抱拳、作揖。

  “怎么样,今日第一次的历练感受如何啊?”

  “历练,第一次?”

  “善考。”

  “善考?”

  “积善之考。当然你也可以有别的选择,那就是另一番结果了。”

  “我若是不帮呢?”

  “没有对与错,冷眼旁观、架秧子起哄,你甚至可以选择落井下石。”

  “我做不到,就是看不惯欺负人。”

  “你本性纯良,不过到将来是否可以延续就看造化了。”

  “没有人发现你当今的修为品阶吧?”

  “没有,欢喜城的人都以为我没有修为了,听蔡弈讲高子恒的修为尽毁,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来看,快出结果了。”

  乔师睁开眼,缓缓起身走到紫铜丹炉旁,指着丹炉说。丹炉的蓝火依旧无声的舔着炉底,光芒笼罩着炉身,只是更加纯粹、透亮。

  “修行者的灵根存在与每个灵体之内,就如同本能一般与生俱来。资质当然会有高低之分,但是灵根永恒,不会消亡,只要灵体不灭,灵根就在,唯有灵体自身消亡,灵根便另觅良主。”

  “你秦墨言的灵根早已深种于心,如今你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就代表你的修为不灭。”

  乔师洋洋洒洒一番话,秦墨言似懂非懂,有些雾里看花。

  “灵根通过灵体不断的修行,来达到一定的境界,也就是你们永夜天常说的修行品阶。”

  “这难道不是统一的标准吗,不同的地方,品阶是不同的吗?”

  “那是自然,灵体自身居于不同的世界和空间,便会受到各自世界和空间规则的影响和限制。于是,每个不同世界的修行者,便有着不同的修行方式,正所谓:大道千条,万法归一。”

  “只是灵体自身往往脆弱,容易损毁、消亡,所以一生的修行难以到达巅峰之境。”

  “也就是说,修炼一辈子也许到头也是空?”

  “所以啊,有些灵体便会无意识的封存灵识,得过且过,送你魂石的那个小子便是。”

  “乔师,这个你也知道。”秦墨言有些尴尬。

  “自然,我随他来自光明天。他能得光明天的亿万财富,却没有悟出因何所得、有何福田造就。”

  乔师用手,指了指秦墨言的胸前。

  “万般皆是缘。”

  “秦墨言你的灵根早已深种,现在要做的只是让它继续,至于你在欢喜城这十来年的基础,不要也罢。”

   秦墨言的眼睛盯着蓝火笼罩的紫铜丹炉,七日之前,他的灵识已经在这里面燃烧,重新淬炼,也许,很快就要见到结果了。

  这七日秦墨言一直在这白昼之所,贪婪的汲取着这里的营养,乔师也是知无不言,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刺目、这里味道。

  他问过乔师光明天的大海,光明天的花香,日月星辰。

  乔师含笑的答案高深却又明朗:“自己体会。”

  ……

  蔡弈回到家便立刻去见了父亲。

  蔡嗣文今天的心情相当的好,又一笔大生意上门,让他说话的时候难掩激动。

  “儿啊,今天为父去你大伯衙门,得了一笔大生意。”

  “恭喜父亲了。”蔡弈对父亲的生意完全不感兴趣,此刻心里念叨的还是秦墨言拿出的那一大堆魂石。

  “你也是修行多年了吧,为父呢一直也未帮上你什么,今天倒是有一件好事与你聊聊。”

  听到父亲主动的提到修行二字,让蔡弈感到十分意外。

  “咱们欢喜城自你大伯登上这城主之位,这么多年一直也是风平浪静。不过,这几日他那边有些难处,都是一家人,你作为欢喜城的修行强者要替他分担一二才好。”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一定全力以赴。”

  “是这样的,那个高家的少爷高子恒,原本在衙门口领了个护城的差事,你也知道,他如今已经修为尽毁,现在衙门急需要一个修行强者接手。你不是二阶的强者吗,我给你大伯推荐了你来接手,一个月的月俸,五十颗红魂。”

  说到这里蔡嗣文故意停顿了一下,想看着儿子的反应,他认为儿子一定会对登上欢喜城强者位置兴奋不已,却没有想到儿子那边很平静,甚至没有多少反应。

  “怎么,你不愿意接手吗,这可是官差,权力不小的。”

  这句话倒是让蔡弈有了些反应,今天秦墨言来历不明的魂石,让他不敢向下想,也许自己当上官差……

  “父亲,以我当下的二阶修为不知道能否给大伯分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处理,你只要点头上任就好,对了,还有一事。”

  蔡弈心里一惊,生怕父亲的嘴里再说出秦墨言的名字,在他心里,好友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他什么时候做的,又做了什么,还是不为所知,难道衙门有……

  “城西百里的知更崖近来有异动,你知道吗?”

  “父亲,这个我不清楚。”不是秦墨言的名字,蔡弈顿时安下心来。

  “知更崖你也去过,不过这次是崖顶异象,红光遮天。知更崖有变,你大伯作为城主,便有巡查之责,可是大伯的年纪大了,修为也……唉,难负此任啊。”

  “父亲,我可以……”

  “为父不是让你去,我自另有安排。不过你帮着大伯办点事,对了,带上你的那个同窗,秦墨言。”

  秦墨言的名字还是从父亲的口中冒了出来。

  ……

  这几日城南的高家,同样是鸡飞狗跳。

  高子恒一直作为家族的未来和骄傲,却被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换来了修为尽毁,举城哗然,让高家在欢喜城城中颜面尽失。

  他一边严令高云不得再与秦墨言交往,同时心里也在盘算,如何对隔壁秦家小子的报复。在他看来,这一切的起因全是因他而起。

  高子恒醒来之后,精神一直萎靡不振,整日里呆坐郁郁寡欢。这让当爹的高天啸心乱如麻,却又是无奈无计可施。

  这日,欢喜城城主又差人送来了高子恒的解约文书,雪上加霜,着实又让高天啸恼怒了一番。

  随着对秦墨言的仇怨不断加深,他吩咐下去盯紧秦家,只要有机会,他就要让秦家万劫不复,虽然隔壁的秦墨言也是个废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