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空境之舟 > 第001章 恩公贵姓
 
午时,永夜天,欢喜城,城东望海楼。

  望海楼,欢喜城的地标,楼高平地一十五丈,分九层。做为全城最奢华的酒楼,每日里宾客攒动、熙熙攘攘,酒色中,十二位妙龄花魁隐约其间,南音绕梁、琵琶玉箫,让人流连忘返,不知永夜。

  此时,望海楼上,第三层甲字号包间。

  八九个菜碟荤素搭配、骨汤一蛊时辰煲足、两斤醉刘伶来自南域、颤巍巍,红包袋里三十颗魂石、红彻心肺。娘亲十二分笑脸和一百分的奉承,少年秦墨言的未来,就这样被顺顺利利的安排了。

  席间,首座上,满脸油光的中年胖子便是秦墨言的亲舅舅,今日娘亲口中提及无数次,欢喜城的大拿。

  但是,秦墨言却对这个大拿名号,以及这个亲舅舅完全没有一丝印象,十八年间也从未见彼此走动,但此刻,他也必须陪着娘亲一起,点头哈腰、强颜欢笑。

  秦墨言从欢喜城最高学府,三善学院结业出来,一晃眼已经足足半年有余。没有背景外加身体有疾的他,在这座欢喜城里,甚至都觅不到一份跑堂的工作。

  男儿当自强,此刻,也得靠亲娘。

  未时,亲舅舅酒足饭饱,未见客套的收下红包袋,对着母子二人,一声回去候着,便哼着小曲儿,提溜着剩下的那半瓶醉刘伶,一步三晃的离开。

  母子二人陪着笑脸,一路目送,哈着腰、低着头。一瞬间,秦墨言陡然察觉,娘亲的腰身比以往更弯,脸上的皱纹也比以往更深,不由地眼圈发红。

  唤来伙计,一算账,又是二十颗魂石,红彻心肺。

  秦墨言现如今的家境着实一般,这五十多颗红色的魂石,娘亲整整积攒了大半年,可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而母子二人的耳边依旧是南音绕梁。

  秦家也曾经在欢喜城算是大户望族之一。只不过,随着父亲秦颂十几年前的不告而别,家道中落,母子二人只能相依为命。

  秦墨言低着头,和娘亲一路无言。

  欢喜城,城欢喜,这是永夜天连接北界光明天的一座普通的小城,三千里离水,自东都城阴山北麓起始,烟波浩渺,一路蜿蜒。

  秦墨言和娘亲,便住在城南一条不算热闹的小街上,娘亲开着一家小小的面馆。这里与离水的码头不远,门脸也够醒目,娘亲的大碗宽面也是欢喜城一绝,量大、劲道,常有往来的宾客、官差光顾,也是这些来自光明天宾客们,到永夜天的第一份味道。

  光明天的宾客都是有来无回,永夜天是他们的必由之路,所谓的恐怖之旅。

  无业的这段时间里,秦墨言就靠替这些宾客,书写家书来补贴家用,不过一次提笔千言,也只能换来一到两颗绿色的魂石,整个月下来也攒不到一颗红的。

  娘亲从不让秦墨言帮忙自己的买卖,就是因为光明天圣贤一句:君子远庖厨。

  一回到家娘亲就扎上围裙,为晚间即将开始的营业做起准备。今日,为了儿子的未来停了午市,这对她而言,损失颇丰。

  不过此刻,她的心情还算不错,毕竟能亲耳听到大哥的承诺,让这个独身多年的女人,内心里踏实了不少。

  秦墨言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是后院一间紧靠柴房的小屋。

  窗边,一张大大的书桌,足足占了这个小屋的一半。这是秦墨言从同窗兼好友蔡弈那里讨要来的,要不是他的软磨硬泡,这张书桌恐怕早已经是一堆劈柴。

  这些一根筋的修行者们,总是在自己升境成功的时候,焚毁身边所有的旧物件,并美其名曰:断、舍、离,着实愚蠢肤浅。

  说到修行潜质,秦墨言无疑是有天赋和慧根的。三岁开蒙幼学,六岁私塾学礼,九岁起三善学院悟道,历九年的炼气,已经到三凝境的最高一级,一路平稳,安定,起点颇为顺遂。

  只不过自己家境不够殷实,每每到即将突破筑基境的关键当口,便会因为高昂的历练费用一次次放弃。秘境修炼,采购灵宝,时至今日,秦墨言却连最基础的护身灵宠都没逮着过一只。在这座用魂石一层层构建起的城邦,没有家底,一切都是徒劳。

  娘亲对秦墨言的修行品阶并不在意,也不要求,只是希望儿子能够增强体魄,延年益寿,未来娶妻生子就好。毕竟在这个城,修行境界顶到天,也就是个筑基三阶的强者,出城门最多修理几个低阶的妖兽。

  即便如此,秦墨言并没有放弃自己,骨子里的那股子与生俱来的不服、不忿之气,总是让他能悟出一套适合自己的修炼方式。

  人家秘境修炼一日千里,他就炼气;人家持宝打怪,他就炼气;人家突破三凝境升阶筑基,他仍旧平常心、笑看江山。

  没有灵宝,他就苦练十八般武器,没有灵宠,他就研习梵语、兽言,没有高阶的卷轴,他就研习更实用的法术,虽然他也不知道尽头如何,意义何在。

  底子倒是扎实,见识也够广博,但是修行的历程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三善学院的毕业考试,三等九级的评级,秦墨言被列为乙等下级,只能结业。并且还在武试的二轮,还被蔡弈的灵宝所伤,落了个内伤,要不是好友手下留着情,这会儿恐怕他早已是卧床不起,不能自理了。

  午间陪着亲舅舅喝了几杯醉刘伶,秦墨言全身这会一阵又一阵的发热,脑子也开始发懵,一回想起自己在酒桌上的阿谀之态,突然嗓子眼有些冲动,想呕。

  秦墨言赶忙扭头就往茅厕冲去,可是这时茅厕的门是被从里面反锁着的。

  “哪位,哪位,憋不住了!”秦墨言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气息,因为此时茅厕里面散发出的恶臭味让自己更加难以控制。

  茅厕里面静悄悄的,毫无声息。

  “有人吗,快点,小爷我真的受不了了!”秦墨言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口鼻,一只手用力的敲着门。

  茅厕里面静悄悄的,仍然毫无声息。

  秦墨言终于还是憋不住了,一抹身,冲到旁边的草丛边,哇哇几口,淋漓畅快。

  “我去!我去!!”耳边传来一声男子的怒骂,却全无气势,甚至有些娘们唧唧。

  秦墨言抬眼观望,从他身前的草丛里猛然站起一人。

  此人年纪不大,却顶着一头花白的乱发,瘦高挑的个头,眼圈乌黑,一对三角眼滴溜乱转,面色煞白,嘴角向下耷拉着,穿的倒还别致、新奇,衣服面料一眼就知考究,不过双手被一银铐子铐着。

  “我去,你小子往哪吐呢,没长眼啊。”说话声音依然软嫩。

  “失礼失礼,真没看到你。”

  “瞎啦,要本少爷给你配个镜子戴戴吗?什么玩意啊。”对面男子一脸嫌弃,两手开始拨拉身上的呕吐物。

  “镜子?”秦墨言一脸懵,真不知道镜子和眼瞎有什么关联关系。

  “眼镜,眼镜,不懂啊,今个这还遇到一个傻子。”不过当男子看清楚秦墨言之后,也是满脸的诧异。

  秦墨言正待追问,突转念一想,恐怕这眼前人是从离水码头来的宾客,便不再发问。

  “小子,这是什么鬼操作?少爷我明明关好门,怎么一蹲身就这儿了,还挨你小子吐了一身的晦气?”

  男子指了指茅厕的方向。

  “客官,你怎会一人至此,与你同行的官差何在?”

  “什么官差?你说锁我的那俩小子?”

  “嗯,就是带你来这里的人呢?”由于失礼,这会儿秦墨言表现的相当耐心。

  “今天约了一顿大酒,找了几个网红小妹子……那俩小子一上来就锁住我。”男子抬起双手晃了晃。

  秦墨言明白了,这个家伙果然是来欢喜城的宾客。

  “他们何在?”

  “何在,你小子讲话怎么这么拽词。”男子接着说到。

  “那两个小子拽我出来,就让我选车,本少爷什么时候不是布加迪,还特地选了架红色的,一溜烟就跑,估计这会俩小子还在后面追呢!”男子说得挺得意。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秦墨言明白了,这个宾客很豪,不一般。

  “小子,这是哪里?就一条直路,摸着黑就到这里了。”

  “欢迎来到欢喜城。”

  “欢喜城?什么东东?”

  “我们这里是永夜之境,永夜天,欢喜城。”

  “什么玩意,永夜,永夜天,怪不得这一路上都是黑蒙蒙的。”男子抬头望了望上空,仍旧是一脸懵逼。

  “这里就是你们世界光明天常说的冥界,阴间。”秦墨言语速故意放的很慢。

  这下男子明显的惊了,慌乱的环顾四下,并开始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脸颊,果然是无声无息。

  “我死了?我是死了吗?”男子盯着秦墨言,像是望着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还不到三十,不到三十,我不想死,不想死。”

  “你还没到终点呢,这只是欢喜城,离你要去的永夜天东都城还有段距离,现在你最多算是离魂状态。”

  “还有机会,我还有机会回去,是吗,是吗?”

  “应当有,但不确定。”

  “怎么回去,我可以出钱,我有钱。”男子在自己的身上开始翻找起来。

  哗啦啦,在男子的口袋里,竟然哗啦啦的落下了许多颗红色的魂石。

  “这是什么鸟玩意,我的钱呢,我的钱呢?”

  然而,这男子的口袋就像是一个聚宝盆,红色的魂石不停的下落,他越是心急,魂石下落的就越多。

   秦墨言看到这些掉落的魂石就明白了,这个男子定是在光明天身价非凡。虽然男子感觉自己只是驾车一刻时间,却已是过了多日。

  普通的宾客从光明天至此往往步行,需要七日,而乘船至少五日,好车的话,估摸着也要三日。定是男子光明天的亲朋,这几日里给他做路引,供养过来的。

  就像酒徒看到珍酿,孩童看到雪花,看到这么多红色的魂石,秦墨言顿时酒气全消。

  也就在一瞬间,一个合理的想法在秦墨言心里油然而生。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自己搏一把,拼一下。

  偷天换日,秦墨言定下计来,决定让自己铤而走险……







该文为本人原创作品,曾在起点以(那夜彼岸花)之名发布,,现已经屏蔽了所有已发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